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心仍红血未冷
    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这个世界太大了,我们的视角又太小了,所以很多时候眼见也未必为实,就像你去售楼处买房子,看着售楼处里人头攒动,貌似很红火的样子,但或许当你真的住进去以后,却发现整个小区好像并没有那么多人,这是因为当初你看到的景象根本就是开发商安排好的一出戏。

    就连买房子都是这样,那放大到一个国家就更不用说了,你在新闻联播里看到哪里又破获了大案子,哪里又抓到了一个巨贪为国家追回多少损失了,网络上也在为这些事情讨论的热火朝天,貌似有条有理的样子,可你没有到达一定的高度,你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些新闻背后的故事,不可能知道究竟是哪些既得利益集团在进行着政治博弈。

    看见的都是结果,只有看不见的才是博弈!

    周铭被季瑞明的秘书送出房间,心里回想着刚才和季瑞明的一番谈话,感到感慨万千,似乎通过这一次邢原的事情,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上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世界门口了。

    由于周铭前世只是一个普通人,因此不可能知道邢原的案子究竟牵涉到了什么,不过就从倒下一个首都市委书记那么一个副国级大员这一点,足以判断背后一定是骇人听闻的惊涛骇浪。

    周铭想到这里心里感到非常激动,尽管周铭也知道这个政治风暴的猛烈残酷,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在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周铭却依然不会有任何退缩,毕竟只有一个完全不同于前世的生活,才对得起自己重生的这一个事实。

    否则要是自己现在就退缩了,想着抱着自己赚的几千万享福享乐的度过余生,那还有什么意思?更别说如果自己失去了这股拼劲,不去和某些势力对抗,等到未来某一天,这个势力压到自己头上,举着刀等着宰向自己的时候,自己不就只能束手就擒老实听候对方发落吗?

    好不容易重生回来了,周铭才不想这样,周铭也清楚,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资产看起来很多,但还不至于让国家死保你,更会招来一些势力的垂涎,自己要真的想保住这些,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继续奋勇向前,把所有自己可能的敌人全部打倒!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暗暗握紧了拳头:既得利益集团吗?我不知道你囊括了多少人,控制了国家的什么东西,但我不会向你低头的,我已经庸庸碌碌的过了一辈子,留下了太多的遗憾,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就要想做什么做什么,反正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谁怕谁呀!

    不过周铭可不是一个莽夫,只会无脑的往前冲,现在季瑞明已经给自己揭开了一角,自己就要好好计划一下才行了。

    周铭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走回自己的房间,可周铭才走了没几步就停下来了,因为他看到了另一个人:“蒋秘书好。”

    站在周铭面前的人是荆楚省委副书记戴金山的秘书,他在听到周铭的问好以后只是平淡的恩了一声,丢给周铭一句“戴书记找你”,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让周铭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位戴书记究竟什么意思,但本着荆楚省第三号人物对自己发出邀请肯定有要事相商的态度,周铭还是跟着他去了他的房间。

    和季瑞明的房间一样,戴金山的房间也是一个套间,周铭来到他的房间,蒋秘书先让周铭在外面等一下,他进去向戴金山汇报情况,过了没一会蒋秘书出来对周铭说:“戴书记有点事情,你在这里等一下。”

    周铭哦了一声,领导忙周铭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让周铭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眼看时间就快到十二点了,周铭实在忍不住的问蒋秘书:“请问戴书记究竟在忙什么?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呀?”

    蒋秘书抬起眼皮看了周铭一眼说:“戴书记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你在这里等着就可以,戴书记忙完了会叫你的。”

    前世今生周铭最不爽的就是像戴金山这种把自己叫过来却撂在这里不闻不问的官僚态度,不过周铭也并没有表示不满,毕竟在进行体制改革前,机关内很多领导干部都是这副做派,抗议也没用。

    终于又过了十分钟,里面才传来戴金山的声音,蒋秘书进去询问情况,这才告诉周铭说可以进去了。

    周铭跟着蒋秘书走近戴金山的房间,见戴金山坐在椅子上,但他面前却并没有椅子,这时蒋秘书对周铭说:“戴书记明天还有很多事,不会和聊的太晚,你就站着说吧。”

    这尼玛是什么规矩?你明天有事不会先把话说完了吗?摆这个狗屁架子给谁看呢?

    周铭心里感到一阵火大,当然也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哦了一声,随后蒋秘书出去把门带上,戴金山抬头看着周铭问:“听说刚才季书记叫你过去,你们谈什么了?”

    开门见山是周铭很喜欢的谈话风格,但像戴金山这样一副审犯人的态度就让人厌恶了。

    “戴书记,季书记没有和我谈什么,只是谈了一些关于工业园和高速公路的建设情况。”周铭回答说,完全没有提及邢原的案子以及相关方面的事情。

    戴金山显然对周铭的回答很不满意,他说:“周铭同志,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聪明。”

    “我不明白戴书记你是什么意思。”周铭仍然在装傻。

    戴金山不屑的笑了一下说:“刚刚还夸周铭你聪明你就装傻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周铭你刚才是在和戴书记谈论关于邢原案子的事情吧?当然,或许里面还夹杂有一些其他的内容。”

    周铭皱了一下眉,不是因为戴金山能猜到这点,而是疑惑他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个。

    不过戴金山显然没有和周铭解释这点的意思,反而很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对周铭说:“给你讲一个历史故事吧,一个每个人都知道也是每个人都不知道的故事。”

    “岳飞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民族英雄,对于他最后的遭遇更是让人愤慨,不过在愤慨痛骂宋高宗和秦桧的时候,却很少有人去探究风波亭背后的真正原因。”戴金山说,“当年岳飞率军北伐,大家都知道岳飞对部下诸将说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却很少有人知道岳飞还说要迎回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帝;更很少有人知道,在此之前,岳飞还上奏高宗,要他立他的养子赵瑗为储。”

    戴金山说到这里就停住了,然后问周铭:“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周铭没有说话,戴金山叹息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明白,那我再给你说一个故事吧,说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杨修,是曹操手下非常聪明的幕僚,但最后被曹操杀了,后人都说是曹操妒贤嫉能,但实际上当曹操在考察曹丕和曹植能力的时候,杨修总在背后帮忙。”

    “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戴金山说,“佛说六道众生,这说明每个人都应该要有自己的道,谁也不能僭越,如果谁越俎代庖了,那么就会有惩罚,甚至会给自己找来杀身之祸。”

    “岳飞之所以被杀,就是因为他原本只是一个领兵大将,却要干涉政治,又要迎回二帝又要妄立皇储,这不是找死吗?还有杨修,你好好的当你的幕僚,和贾诩荀彧一样为曹操出谋划策不就行了?非要参与曹丕和曹植的储位之争,你不是逼曹操对你动刀子吗?”

    戴金山对周铭说:“还有周铭,你是个很聪明的商人,只要你好好经商我相信你未来一定是个非常富有的人,但如果你不老实经商,总想搞一些杂七杂八的歪门邪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话,那恐怕岳飞和杨修,就是你的榜样。”

    啪啪啪!

    周铭为戴金山鼓掌说:“戴书记不愧是戴书记,真是博古通今,并且观念另辟蹊径让人叹为观止!只是我有点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戴金山抬手:“周铭同志有话就说。”

    “的确,岳飞要迎回二帝又要立皇储是不应该,杨修牵扯进储位之争也是不应该,但这就该死吗?”周铭反问,“岳飞是当时的抗金名将民族英雄,杨修也是曹操的主簿,修内外之事,原本岳飞是要北伐替汉人收复失地一雪国耻的,原本杨修是又能力助曹操更快安定天下的,但不管是宋高宗还是曹操,他们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就杀掉了对自己和国家这么重要的人,事后还给自己找那么多的借口,这不是无耻吗?”

    戴金山拍案而起,怒斥周铭道:“周铭,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周铭好不畏惧的和戴金山对视:“戴书记,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谢谢戴书记提醒。”

    “我不知道戴书记你有没有看过鲁迅的文章,有没有看到他笔下那些面对不平事麻木不仁的看客,我也知道戴书记最喜欢的也就是这样的顺民,”周铭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很抱歉,我的心是红的血是热的,我也绝不是那种看到那种黑暗故事在眼前发生还会无动于衷的愚民,我会和一切斗争到底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