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戴金山的报复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悠悠闲人ln”的月票支持!)

    “不是怀疑,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就是他的杰作。”

    周铭说,见杜鹏似乎有点不相信,他就把昨天陈达在离开之前问自己的那个问题,还有戴金山在视察八宝粥车间专挑卫生方面问题的事都给杜鹏说了。

    “这个戴金山也太无耻了吧?”杜鹏听后愤愤道。

    不过相比杜鹏,苏涵却是一脸茫然:“可是周铭,戴书记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们的八宝粥呀?”

    杜鹏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周铭,周铭这也才想起自己为了不让自己的女人瞎担心,并没有把自己和戴金山那个事情告诉她,于是周铭说:“小涵没什么事情,就是我曾经和这位戴书记有点过节,所以他过来看了八宝粥厂的情况以后,就要故意挑刺找茬了。”

    “但戴书记他来我们这里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转脸就这样了呢?”苏涵说。

    周铭笑着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说:“这些当官的小涵你还不明白吗?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越大的官,这一手玩的也就越熟练。”

    “这些当官的实在太可恶了!”苏涵嘟着小嘴愤恨的说。

    在解答了苏涵的疑问后,周铭又对杜鹏说:“不过戴金山昨天走了,今天省卫生厅和市卫生局就一起来封我的八宝粥车间,倒是让我放心了。”

    “怎么周铭你以为戴金山在封了你的八宝粥车间以后就会消气了吗?”杜鹏问,苏涵也看着周铭,显然是和杜鹏有着同样的疑问。

    “当然不可能,虽然我和这位戴书记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就从他昨天走今天就给我找事的这个做事方式来看,我认为他并不是一个有多大气魄的人,所以我觉得他不仅不会因此消气,反而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继续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周铭说。

    周铭的话让苏涵有些糊涂了:“那周铭你怎么还放心了呢?”

    杜鹏则貌似有点明白了:“周铭你是想说戴金山也只能给你找这样的麻烦了,对吗?”

    周铭点头说:“没错,既然我和他有过节,我就知道他肯定会来找我的麻烦,这是不可避免的,他要是不来找麻烦,我反而还会提心吊胆,担心他会用什么方式来找我麻烦,但是现在他老人家这么急着让卫生局来封我的生产车间,就证明他最多也就只能这样了。”

    “而我八宝粥车间的情况是达标的,我只要把材料往省里报上去,再找熊省长说说,这个封条就可以撕下来了。至于其他方面,不管是760厂还是这个乡镇工业园,他都没办法动,顶多就是像八宝粥车间这样,给我找点恶心,但威胁不到我的核心利益,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周铭想了想最后说:“相反我还觉得戴书记这样的做法是在给我们查漏补缺,督促我们做到最好,我还得感谢他呢!”

    听周铭说完,杜鹏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周铭你这个家伙真的太能搞了,要是戴金山知道你是这样的想法,估计能把他气到吐血!”

    “算了,我可不是诸葛亮,我们的戴书记也不可能是周瑜,杜鹏你这家伙可不要给我平白背上一条人命了。”周铭调侃了这么一句,然后对苏涵说,“估计这一次封停至少也要有一个礼拜到半个月的时间,小涵你去算一下我们的损失有多少,尽可能往多了算。”

    苏涵点头说好,然后就回去行政大楼了,看着苏涵离开的背影,杜鹏问周铭:“你没告诉小涵妹妹戴金山的事情吗?”

    “男人的战争没必要把她牵扯进来,她帮不上忙只会让她瞎担心。”周铭说。

    “周铭你这话我一万个赞同!男人的战争让女人走开!”杜鹏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戴金山真的这样一直给你找茬也挺烦的,虽然周铭你的事情做的很到位,但挑刺总是要比做事简单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他抓到东西,那时候就麻烦了。”

    “所以这不才叫你过来了,看看你这个从红墙大院里走出来的革命后代,有没有点斗争经验可以传授一下。”周铭说。

    “我就是一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教你吃喝嫖赌坑蒙拐骗这些都没问题,教你什么斗争经验这种,我只能把你带去见我家老爷子了。”杜鹏说。

    周铭看着杜鹏说:“别告诉我你在革命家族里就学到了这些东西,估计杜主席要是听到你这话,能把你关一个月的禁闭。”

    杜鹏不尴不尬的嘿嘿笑着:“好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还是先联系熊叔叔,让他先帮你把这个封条下下来,让你们的八宝粥车间正常开工再说吧。”

    “好的,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周铭说,然后就和杜鹏一起离开了,他们谁都没有动这个封条,是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封条既然是政府机关贴的,就只能政府机关来解封,他们要动了,那就是违反了规定,戴金山就可以借机大做文章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周铭在和苏涵打电话的时候,才会千叮咛万嘱咐的让苏涵他们千万别和卫生局的人起任何冲突。

    周铭和杜鹏回到车上,杜鹏就用周铭的移动电话给省长熊清平打了一个电话,把戴金山的事情告诉了他。

    熊清平听到这个事情开始并没有表态,过了好一会以后才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和省卫生厅那边打招呼,也会帮你们和戴金山那边进行协调的,不过你们千万要保持克制,在我给你们答复之前,一定不能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事情,知道吗?”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熊省长。”

    周铭这么回答然后挂断了电话,杜鹏看着周铭问:“周铭你怎么看?”

    “要把八宝粥的生产车间解封那就是熊省长一句话的事,不过要解决戴金山的问题,熊省长就无能为力了,这还是得靠我们自己。”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发动车子,“好了不说这个了,还是先送你去招待所住着,戴金山那边的事情我们得好好合计合计。”

    说完周铭踩下油门将车子开去县委招待所,杜鹏才刚在招待所里住下,熊清平那边也还没有消息的时候,戴金山的下一手就已经打出来了。

    下午六点,周铭和苏涵一起去招待所接杜鹏一起吃饭的时候,厂里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周铭接通手机,打电话来的是厂办公室主任孙杰,他着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周老板不好了,我们之前的生产任务要全部报废啦!”

    周铭皱了皱眉,马上一打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他对孙杰说:“孙主任你别急,一点一点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或许是周铭的淡定给了孙杰信心,孙杰那边也平静了下来,然后告诉周铭道:“周老板,上个月我们不是接了高亭那边的一个订单吗?这笔订单我们是在上个礼拜交付的,市政府国资办那边也已经代替那边验收合格了的,可是就在刚才,国资办突然打电话来说所有的产品都不合格,需要返厂重新做过。”

    周铭想了一下问:“这笔货我记得,那不是已经运去高亭县那边了吗?怎么现在还要运回来不成?”

    “就是要运回来呀!国资办说高亭那边在经过检查以后发现我们的制作规格和图纸完全不一样,要我们重新做过,还要求我们赔偿往返的运输费和索要赔偿。”孙杰说。

    “大概多少钱?”周铭问。

    “这个国资办还没有说,不过保守估计至少也要上万块钱。”孙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又说,“周老板您不会真的打算赔吧?他们这个要求根本是没道理的,这笔货明明已经是验收过了的,怎么会出问题?而且我们760厂的车工水平是整个临阳地区数一数二的,不可能和图纸完全不一样,这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周铭让孙杰打住:“孙主任你说的我明白,不过这个事情我们先不去讨论,等货运回来以后,我们一个一个按照图纸进行比对,没有问题最好,有问题马上返工。”

    “可是周老板……”

    孙杰那边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打断他道:“好了孙主任,你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了,知道吗?”

    “好的周老板,我保证服从命令。”孙杰说。

    “孙主任,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你盯紧一点,有什么问题马上给我打电话,一定不要擅自做主。”

    周铭最后又叮嘱了孙杰一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挂掉电话后,见苏涵和杜鹏都在看着自己,周铭扬着手机给他们解释:“我们本来已经收的货现在有问题了要返工。”

    “这也是那个戴书记做的手脚吗?他这也太下三滥了吧?”苏涵气愤道。

    周铭则想了一下说:“虽然这位戴书记不是个玩意,但他好歹也是省委副书记,应该不至于会亲自做这个手脚,应该是下面的人做的。”

    “不是他做的手脚但也绝对是他的授意。”杜鹏说,“周铭,要不我们先去举报他一下吧?要不然这家伙真的太嚣张了。”

    周铭当即否定道:“不行,现在举报他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我们还得等一等,等我们又更好的机会才行。”

    “可是这机会什么时候能来啊?”杜鹏说。

    周铭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不过这个时候就连周铭自己也没料到,自己的命居然那么好,老天就这么把事情送到了他面前。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