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晋宁之事不简单
    “罗工程师,你的身体好点了没有?”

    第二天,周铭和杜鹏来厂医院看罗伟,罗伟见周铭和杜鹏进来忙跳下病床,急急的对周铭说:“周老板,我已经没事了,我的身体好的很,我求求您还是先想办法救我妻子吧,我每每想到我妻子还在那些人渣手上,不知道正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难受呀!”

    周铭点点头,他刚从黄院长那里过来,知道罗伟的身体确实没什么大问题,虽然身体上被晋宁黑恶团伙打的内伤外伤有一些,但都没有伤到内脏,基本都属于皮外伤,年轻人休息几天就好了的。

    除此之外周铭利用昨天的时间也想办法核实了晋宁那边的情况,具体情况无从了解,但大体情况和罗伟说的差不多,晋宁当地的黑恶势力,确实和工程队发生了冲突,还扣下了几个人。

    正所谓先小人后君子,虽然罗伟在周铭面前表现得情真意切,故事也很让人义愤填膺,但为了保险起见,周铭还是要了解一下情况的,总不能别人说什么,周铭就闷头去做,那不叫好人,那叫二百五。而且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就算不为了去除罗伟的嫌疑,周铭也要做到了解晋宁的情况,才好对症下药。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来就是要在你面前帮你向省里举报晋宁市的黑恶势力!”周铭对罗伟说。

    这话让罗伟眼睛一亮:“周老板,这是真的吗?您真的要帮我了,谢谢周老板!只是不知道周老板打算向哪里举报呢?是省公安厅吗?”

    “省公安厅?如果他们有用的话晋宁市的黑恶势力就不会猖獗到现在这个样子了。”杜鹏不屑的说,“告诉你,我们是要直接向省长熊清平举报。”

    “什么?省长?”罗伟惊讶的问,周铭也对他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回答的罗伟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周铭,因为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答案,他不是没有想过周铭会找省政府里哪个领导帮忙,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一家伙直接找到省长那去了。要知道那可是部级大员,哪怕是在权力最为集中的首都燕京,省级大员的能量也是不容小觑的,更不用说是地方上了,那根本就是站在权力金字塔巅峰上面的人物之一。

    难怪周铭能成为荆楚省这么厉害的商人,原来是有省里的支持吗?

    不过这也让罗伟更放心了,他高兴道:“能直接找省长举报那太好啦!有省长直接下命令,我妻子就能得救,那些王八蛋也就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啦!”

    “罗工程师我认为你还是别抱太大希望的好。”周铭对罗伟说。

    罗伟愣了一下问周铭这是为什么,但周铭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带着他去到了院长办公室,因为这里的电话是可以随便用的。

    随着荆楚省内移动通讯网络的建设,身为省长的熊清平自然是配上手机了的,周铭拨通他的手机号码,为了能让罗伟了解清楚,周铭特意开了免提。电话等了好一会才被接通,而且也并不是熊清平接的,而是他的秘书吴世平,吴世平很平淡的问:“你好请问你找谁?”

    “吴主任你好,我是周铭我找熊省长有事。”周铭说,尽管知道吴世平是熊清平的秘书,但周铭还是称呼他的职位名称,这样更好听一些。

    听到是周铭的声音,吴世平的语气才放松下来说:“原来是周代表呀,真是不巧,熊省长他现在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他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好的,吴主任我是有很重要的案子要向熊省长举报。”周铭说。

    “是省建设厅那边的事情吗?这个事情熊省长已经知道了,他正在帮你进行协调,最迟不超过一个礼拜就会有结果了。”吴世平说。

    周铭挑了一下眉,看来自己这边的事情熊清平那边都是清楚得很嘛!

    吴世平见周铭这边半天没有说话又解释说:“周代表是这样的,省里最近的事情很多,熊省长要照顾的方面也很多,熊省长也只是省长不是省委书记,所以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方便。”

    罗伟感到非常惊讶,他虽然并不明白他们在讲什么事,但就从吴世平对周铭的这番解释就不难看出周铭和熊省长的关系。

    “吴主任你误会了,我打电话来并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周铭说。

    “那不知周代表你是为什么什么事情呢?”吴世平问。

    “晋宁市那边的晋宁公司,我不知道吴主任有没有听说过?”周铭问。

    “略有耳闻,不知道周代表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难道周代表最近和晋宁公司有什么业务纠纷吗?”吴世平又问。

    “我今天就是要向熊省长举报这个晋宁公司罔顾党纪国法,非法拘禁和殴打他人,还轮流施暴妇女等严重罪行;我要举报这个晋宁公司是盘踞在晋宁市内的一个黑恶势力组织;我要求省委省政府对这个晋宁公司进行取缔和打击,将所有人员绳之以法!”周铭说。

    周铭铿锵有力的话语在办公室内回荡,罗伟紧握着双拳,忍不住的为周铭叫了一声好,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吴世平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问:“周代表,你旁边还有其他人?”

    周铭看了罗伟一眼说:“是的吴主任,他是楚岭高速公路晋宁市两江县内的施工队负责人,也是受到晋宁公司迫害的受害者,他不仅本人受到了殴打遍体鳞伤,他的妻子还受到了不法分子的侮辱,导致流产,所以我要求省委省政府一定要打掉这个黑恶势力,将所有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周代表,你先让他出去一下好吗?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吴世平说。

    周铭回头看了罗伟一眼,罗伟想了一下,很配合的离开了办公室,还用力的关上了门,周铭对吴世平说他已经出去了。

    吴世平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这才对周铭说:“周代表是这样的,我可以帮周代表你联系一下那边,让他们先把人放了,并保证不再骚扰高速公路的施工队,你看可以吗?”

    周铭马上就听出了问题:“吴主任,这个事情很麻烦吗?”

    吴世平苦笑一下说:“不是很麻烦是相当麻烦,那个晋宁公司背后的水.很深的。”

    “深到连省长都要望而却步吗?”周铭问。

    “别说是省长,就连省委书记都会感到头疼,”吴世平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和周代表你说一个事情吧,之前省公安厅曾派过一个工作组到晋宁,想要调查晋宁公司的情况,可当天晚上那个工作组的负责人就被人打断了腿,这个工作组第二天就撤回了省里,我这么说周代表你应该明白了吧?”

    吴世平的话让周铭感到很可笑,省公安厅的调查组居然会被一帮黑社会给打回省里,尽管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原因,但这个事情本身无疑是让人感到啼笑皆非的。

    “明白,我当然明白,不就是简单来说晋宁这个盖子揭不得吗?”周铭说。

    吴世平自动无视周铭嘲讽的语气,他说:“所以周代表,这个事情我会向熊省长汇报的,不过最好还是由我来帮周代表协调,我相信以我的面子是能处理好的,周代表你就不用管了,周代表你看呢?”

    周铭无奈道:“吴主任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说呢?”

    “谢谢周代表的理解,你的那位施工负责人还请周代表帮忙多安抚一下,我一定会尽快帮他协调好这个事情的,如果他的情绪不稳定,也可以把他接到潭州这边来,我会派专人去做他思想工作的。”吴世平说。

    “好的,谢谢吴主任。”

    周铭这么说完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转头看了杜鹏一眼,杜鹏一脸嘲弄的笑容:“这还真是难办呀,听这位吴主任的口气,貌似他这位省府一秘的面子都不一定能解决这个事情。”

    周铭当然不相信一位省府一秘连这个面子都没有,只是从他的口气听来,如果打电话的人不是自己,他是根本不会管这个事情的。

    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吴世平态度的时候,周铭去打开办公室的门让罗伟进来,罗伟如行尸走肉一般一点精气神都没有的走进来,显然他已经猜到结果了,眼睛里面全是绝望的死灰。他对周铭说:“周老板,是不是省里面不肯帮忙?晋宁那边动不了?没关系的,还是非常感谢周老板,只要能把我妻子救出来就好,只要能把她救出来就好。”

    说完罗伟就转身要出门,不过周铭却叫住了他:“你就这么甘心了吗?你妻子被人侮辱的仇就这么算了吗?”

    “怎么能算了?”罗伟转身怒吼道,显然是这句话刺激到了他,不过随后他又苦笑起来,“可我不想算了又能怎么样?连省长那边都不愿帮忙。”

    “省长不愿意帮忙并不代表我帮不了忙。”周铭说。

    罗伟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周铭对罗伟说:“我有一个办法既能把你的妻子马上救出来,又能让晋宁那些黑恶势力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需要冒一点险,不知道罗工程师你愿意吗?”

    “愿意!”罗伟想也不想的回答,“只要能救我的妻子,只要能让那帮王八蛋得到应有的惩罚,什么险我都愿意冒!”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