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反革命分子
    “高书记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兵,正在包围这里!”

    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对高建辉说,这个消息让除了周铭和杜鹏之外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原本拉下脸来要怒斥自己秘书不懂事的高建辉都愣住了,大家都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跑过来的秘书,惊讶到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管体制内的很多东西一再被人诟病,但不可否认,部队仍然是最有纪律的组织,平时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些部队来包围这里做什么?

    高建辉相信自己秘书不会也不敢开这种玩笑,显然答案就只剩下了一个。

    高建辉转头看向周铭严肃道:“周铭是你喊来的部队?你想要干什么?你想挑起军地冲突吗?你这样的行为会比你非法拘禁和重伤他人更严重!”

    面对高建辉这一连串的质问,周铭轻轻摇头说:“不能不说高书记你这个大帽子扣的真没水平,军地冲突,你以为你说军地冲突就会有人信了吗?我不妨告诉你,这一次部队来这里,是奉了上级命令来这里逮捕反革命分子的。”

    “反……反革命分子?”高建辉又愣住了……

    当这边高建辉被周铭一句反革命分子说愣住的时候,门口响起轰隆隆的卡车引擎,十多辆军用大卡开进筒子楼大院。

    随后的情景就和战争片一样,就听一连串号令声,三百多全副武装的军人鱼贯从车上跳下,迅速占领各个要害位置,像铁桶一般的把筒子楼给围在了中间,甚至在靠近大门的几个地方还架起了机枪。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要打仗吗?

    这是每个人心头共同的疑问。

    不过不管原因究竟是什么,但至少这在第一时间把局面完全控制下来了,现场的人无论是警察还是晋宁公司的混子,哪怕是之前最嚣张的高锋都站在那里不敢动一下,毕竟刚才他们都听到了这些军人拉枪栓的声音,谁也不敢去试一试这些军人是不是真的敢开枪。

    局面控制下来了,一队几十人的小队在一位年轻军官的带领下,就像是一把尖刀般直扑筒子楼过去。

    “这……长官同志,我是这里分局的局长,你们这是干……哎呀!”

    帮高建辉守在筒子楼门口的警官见这队人马直朝自己这边过来,他硬着头皮上去想要套近乎询问情况,可他的话才开口,冲在最前面的尖兵就是一枪托砸了过去,直接把那警官给砸翻在地上。

    听着他杀猪般的哀嚎,那军官冷冷道:“闭嘴!部队执行军事任务,你敢泄密就打死你!”

    紧接着就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脑袋上,让他拼命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满脸恐惧的看着那个军官,生怕自己再发出一点声音,尽管他根本不明白自己被打了哼哼两声怎么也成了泄露军事机密了,尽管从他指间的缝隙里不断往外渗出的猩红不难看出,他的鼻子嘴巴都在流血。

    那个军官却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往筒子楼里面走去,然后高建辉就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作为晋宁市的政法委书记,他今天出来又是来解救自己儿子的,自然是把整个市局的精英干警都带出来了,并且在他和周铭说话谈判的时候,还有两队干警正在走廊上猫着,随时准备破门而入解救高明。

    当然现在随着兵哥哥们的入场,这只能是高建辉不切实际的妄想了。

    高建辉回头看了一眼走廊上,差点没一口老血气到喷出来,因为只见那些自己带来的‘精英干警’们,此时正像是犯了事的地痞混子一般,一个个抱着头蹲在地上,被那些当兵的用枪指着。

    妈蛋的,虽然不指望你们挡住那些兵,但也不至于怂成这个样子了吧?

    “高书记,还看不懂吗?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高书记和令郎都是这副德性,把整个晋宁市搞的乌烟瘴气黑恶势力横行的,你还能指望你的公安队伍能有多么高风亮节?只怕但凡有点善心的警察叔叔,都被你给清理出队伍了吧?”周铭很善解人意的帮高建辉解释说。

    说话间,那个军官带着几个战士来到了房间,看也不看站在门口的高建辉一眼,直接来到了周铭和杜鹏面前,敬礼道:“报告,本部全营官兵集结完毕,像首长报道,下一步请首长指示!”

    听着这军官向周铭的汇报,高建辉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他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完蛋了。

    高建辉也当过兵,他很清楚一个能指挥这么多人的军官应该是个少校营长,那么现在这个少校营长居然要向周铭汇报请示,还叫他首长?那他们究竟是个什么身份?要知道,这个称呼可不是随便乱叫的,作为军人不会也不敢拿这个事情开玩笑。

    想到这里,高建辉浑身感到一阵冰冷,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周铭这个人了,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更让他绝望的。

    周铭和杜鹏也都回了林少校一个礼,周铭指着高建辉和高明对他说:“林少校,这里有人组织反革命集团,意图对祖国改革开放的革命事业不轨,我已经抓到了反革命集团的头目,现在将他交给部队交给国家来处理!”

    反革命是一个年代的特有词汇,或许对于新一代的人,对这个词语并没有什么体会,因为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逐渐步入稳定,早就没了什么反革命,但是对于老一辈人,尤其是经过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年代的人来说,这个词语绝对是要了命的。

    所以高建辉马上尖叫道:“不是,我们不是反革命,周铭你这是在污蔑!”

    高建辉才叫喊出声,杜鹏马上就一个飞踹过去:“闭嘴!你这个反革命!”

    高建辉想爬起来,可随着冷冰冰的枪口顶到他的脑袋上,他就再也不敢动了,至于高建辉的秘书,则是站在那里就双腿打颤,被杜鹏眼睛一瞪就瘫坐到了地上。

    “好了。”

    周铭拍拍杜鹏的肩膀,杜鹏这才收起了自己那要杀人一般的眼神,随后周铭和杜鹏来到已经快要石化的罗伟和莉亚维娜面前问:“接下来这个反革命集团会被就地看押,这个地方也会被划为军事禁区,你们对这个反革命集团的罪行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补充?补充什么?”罗伟愣愣的问。

    “当然就是痛打落水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对于这些恶贯满盈的反革命分子,你们想怎么对付都行,都是支持革命事业的发展。”杜鹏说。

    周铭调侃杜鹏道:“不愧是革命世家出来的,说起革命斗争的大道理真是一套一套的。”

    罗伟和莉亚维娜他们耳朵听着周铭的调侃,眼睛看着周铭的笑容,心里却还是不敢相信:“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当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以后这个晋宁公司就是一个反革命团体,高明就是反革命的总头目,他们意图危害祖国革命事业,罪无可恕,任谁都救不了他们的!”周铭肯定的回答他们。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罗伟和莉亚维娜俩口子抱在一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让他们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罗伟是跟着周铭他们一起过来的,但是对周铭的布置他却一点都没有察觉,他也不会在刚才当知道晋宁市公安局包围这里以后说出拿自己出去顶罪,只求保住周铭杜鹏还有他妻子了。

    他那个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这些人要完蛋了的,在他看来,那个时候他们被困在这么一个小房间里,外面有那么多带着枪的公安,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逃出去的可能。

    然而现在就是这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整个事情就瞬间颠倒了过来,随着这队军人的入场,原本他们处于绝对劣势的局势瞬间倒转,不仅他们掌控了局面,甚至还把高明高建辉他们给打成了反革命分子。

    罗伟感觉自己的脑子根本转不过这个弯来,他不明白周铭究竟是怎么变的这个戏法。

    而相比罗伟,莉亚维娜更是有了一种从地狱爬到天堂的感觉,原本在过去的那段时间,她的心已经死了,整个人完全失去了生气,如行尸走肉般活着,那就是地狱,直到看到了罗伟来救她,才让她恢复了生气。后来罗伟要一个人担下全部的罪名,让她非常紧张,不过这个紧张也就只有片刻,紧接着就是周铭变的这个戏法,不仅解救了他们,还将他们的仇人全部抓起来还扣上了一个更严重的罪名。

    “周老板,感谢你!”

    罗伟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周铭面前,砰砰砰给周铭连磕了三个响头说,周铭忙上去扶他起来说:“罗工程师你这是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快起来!”

    但罗伟却执意不肯起来,他看着周铭说:“周老板,都说大恩不言谢,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你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认同,我以前也认为男人只应该跪天跪地跪父母,但是今天,周老板你帮我这样的忙,我也绝对要跪你!”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