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以反革命之名(上)
    面对罗伟的坚决周铭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周铭的确机谋权变,但那也是针对对手而言的,如果罗伟是对手,那么不管他是将军还是什么省委副书记,周铭都有办法对付,哪怕是造成严重的政治事件也在所不惜,但现在周铭面对着的是一个真心实意感谢自己的人,周铭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你帮了别人,总不能不让别人感谢你吧?尽管对方的这个感谢有些太沉重了。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周铭也能理解罗伟,因为都说杀父夺妻是最大的血海深仇,现在他的妻子被人凌辱成了这样,他的孩子也被弄流产了,他心头的仇恨可想而知。

    如果只是仇恨的话,报了就好了,但现在罗伟的问题在于凭他自己的力量还根本报不了,这就让他感到绝望了,那种明明知道自己妻子正在遭受凌辱,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那种内心深处的煎熬,足以把一个人给逼疯。

    正是在这种绝望的边缘,周铭站出来不仅帮他解救了他的妻子,现在还叫来了部队把高明这些人全打成了反革命,那对莉亚维娜是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但对罗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只是周铭所不知道的是,其实罗伟当初在找周铭的时候,也就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态度,因为他在此之前已经想过了无数办法,可无论是晋宁市的相关部门还是工程局这边,都没人管或者说没有人愿意管,他这才想起了周铭,想起了自己曾听说过这是一个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特殊人物。

    于是,在万般无奈之下,罗伟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找他了。

    原本罗伟想着要是周铭也不帮忙,他就想办法和晋宁公司的那帮混蛋同归于尽算了,但没想到周铭居然一口答应了,并且也真的说到做到了。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罗伟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尽管这也正是罗伟一直期盼着的,尤其当周铭亲口对他说高明那些人罪无可恕的时候,罗伟当时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一刻在罗伟的眼中,周铭的身影是那么高大,罗伟不知道周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对于他们一家来说,周铭就是将他们救出地狱的救世主!

    看着罗伟的坚决,周铭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太阴谋了,因为自己当初决定要帮罗伟,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想要帮他,而是存了一层另外想法的。

    最后周铭叹了口气,微笑着朝他伸出了手:“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要是你当初不相信我不来找我,那么也就没有现在的这个结果,所以你没必要感谢我,真的。”

    罗伟和莉亚维娜都抬头起来呆呆的看着周铭,不知为何,他们感觉现在的周铭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如果说刚才的周铭还只是身影伟岸的英雄的话,那么此刻的周铭就更像是一尊需要仰望的圣人,对于周铭的话,他们心里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理。

    正是在这个想法下,刚才还倔强不起的罗伟现在和莉亚维娜一起站起来了,罗伟还自责的说:“对不起周老板,我知道您会帮我是出于您高尚的品质,我的任何感谢都会拉低您的道德阶级,我真是太蠢了。”

    面对罗伟的自责,这一次换做周铭愣住了,因为周铭是万万没想到罗伟会这样想,这简直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圣人的位置上了,但周铭心里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个趋利避害的生意人罢了。

    哎!为什么别人当伟人都是窃喜的,轮到自己要这么为难呢?人和人不能比呀!

    周铭在心里这么叹息一声,既然罗伟都这么真诚的说了,自己要再解释什么说不准会让他更觉得自己伟大了,所以自己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捏着鼻子认了。

    这个时候周铭的手机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接通,那边传来曹建宁爽朗的笑声:“怎么样?周顾问那边没出什么意外吧?”

    “没有,这都要感谢曹总找关系借调出来的兵,如果没有曹总你这一营兵马,只怕明天我就要成为恶意伤人绑架拘禁的暴徒了。”周铭回答说。

    那边杜鹏听到是曹建宁打来的电话,也过来对着话筒说:“曹总你是不知道啊,这边晋宁公司还有公安是有多嚣张,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扣帽子,根本不管晋宁公司那帮杂碎的胡作非为,我现在算是明白这晋宁市是怎么会闹成现在这个局面了,从上到下根本就烂到骨子里面了!”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屁话。”

    周铭推开杜鹏,接着问曹建宁道:“不过曹总还有一点,是关于晋宁反革命集团的事情,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把晋宁公司打成反革命集团,是周铭早就安排好的,事实上就在周铭决定帮罗伟讨回这个公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了,这是因为周铭很清楚,要想真正把晋宁公司连同他背后支持的高官一起打掉,光在法律上面做文章,只用行政的力量是根本不够的,这点早在上一次省公安厅调查组下来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明确了。

    那么既然公安这边已经不指望了,那么就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周铭要调军队过来,造成军地冲突是很不明智的。

    军队的私自调动,不管在任何国家都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更别说内地的部队了,这是人民军队,是受党指挥的枪,怎么能谁说调就调呢?况且要是真造成了军地冲突,那么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周铭觉得自己难得重生一次,还有大好青春等着挥霍,他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给这些王八蛋陪葬。

    既然不能是军地冲突,那么就必须给军队的调动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不好意思,你们晋宁公司就只能是反革命集团了。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再者说这晋宁公司这帮人也根本算不上道友,就是一帮欺行霸市的混蛋,像罗伟和莉亚维娜这样被他们欺负侮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不把一切屎盆子往他们头上扣去,周铭都感觉对不起那些遭到晋宁黑恶势力欺负的苦难大众。

    “这个你放心,军区一早就把这个事情报上去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传到你们省里了。”曹建宁说。

    就像是要证明这个事情一般,这边当曹建宁才说完,外面就匆匆跑进来一位军人,进来对林少校敬礼汇报说:“报告!外面来了自称是晋宁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他们请求要见营长。”

    林少校并没有回答,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周铭和杜鹏这边,他很清楚这里谁才是做主的人。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腰间的呼机又响了起来,周铭打开一看,几条信息排着队一般的被发送进来,分别是省委书记蒋文、省长熊清平内容无一例外全是关于晋宁反革命集团的,显然他们都怀疑这个事情与周铭有关。

    周铭笑了一下,他先对林少校打了手势让他稍安勿躁,然后对曹建宁说:“曹总果然神机妙算,消息的确已经传过来了,现在晋宁市和荆楚省的头头们全因为反革命集团的事情开始运动了起来,现在晋宁的市委书记就在门口,省委书记和省长在拼命给我打传呼。”

    “看来荆楚省不愧是革命老区,这干部的政治警觉性就是高,这么快就怀疑到你身上了,军区这边汇报的时候可没有提过你的名字。”曹建宁说。

    “军区是什么时候汇报的?”周铭好奇的问。

    “今天一早,消息是和林少校的部队同时出发的。”曹建宁回答。

    “原来是这样,那就不是咱们领导的觉悟高了,我之前为晋宁公司的事情曾找过熊省长,事情没有解决,现在晋宁又突然冒出了反革命集团,他能反应过来是我在搞名堂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周铭说。

    曹建宁想了一下问周铭:“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周铭能听出曹建宁收起了一切玩笑的语气,是很认真的在问,所以周铭也回答:“事情从开始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曹总我们现在只能一路向前。”

    “我知道,那周顾问你就自求多福吧。”曹建宁说。

    “我说曹总你这话说的真没气势,咱们这怎么需要自求多福呢?我们现在是打倒反革命的革命先锋,曹总你作为曹元帅的公子,要有点斗地主闹革命的滔天气势!”周铭说。

    “你这个周顾问呀,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说什么帮忙都是假的,你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曹建宁这么说完以后就挂了电话,而曹建宁的电话挂断没多久,周铭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周铭不用想也能猜到是谁打来的,所以周铭直接关掉了手机,然后转头对杜鹏和罗伟说:“好了同志们,现在是我们和反革命分子最后的斗争,让我们出去迎接挑战,去见见咱们晋宁市的官老爷们吧!”

    这话让罗伟和林少校简直哭笑不得,能在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的人,恐怕也就只有周铭一个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