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须这么做
    天哪!刚才发生了什么?王书记为什么会支持打击什么反革命团体?这周铭究竟给王书记灌了什么**药?

    这是晋宁市的大小官员在听到王昌浩话以后心里的共同想法,他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昌浩,根本不相信这个话是出自王昌浩之口,甚至还有人会认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原因无他,实在是王昌浩的这个态度太诡异了。

    如果今天来的人是从省里或者中央下来的领导,那么王昌浩做出这样的表态还能说是遵从中央领导的指示,可现在省委书记和省长一起打电话下来询问情况,显然是事先不知道这个事情的,那么这样一来,周铭这样做就是私自行动,是要陷害高建辉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要表态支持他,这是个什么意思?

    在这一刻,大家已经对自己之前几十年的人生产生了怀疑,认为自己以前所认识的逻辑根本就是不对头的逻辑。

    可不论大家是怀疑自己的三观也好,还是他们有其他的想法也罢,事情就是这么神奇的发生了,不管你接受与不接受。

    随后周铭又在大家已经崩溃的小心脏上再踏一脚说:“打击外面其他反革命组织同伙的任务就交给王书记你了,我在这里等着你胜利归来的消息。”

    这话让大家简直都要晕倒了,这周铭是什么人啊?怎么敢用这种领导鼓励下级的语气对王昌浩说话?可更让大家无法接受的是,王昌浩竟然没有生气,还真的向周铭点头保证说:“请周铭同志放心,我一定尽我市委书记的责任,不会让党和组织上失望的。”

    当然,王昌浩说完以后就带人离开了,但他留下的这番表态,却仍然如同定身法一般的让每个人都石化在了当场,看向周铭的眼神变得完全无法理解了。

    面对这些晋宁官员们的注目礼,周铭说道:“各位晋宁的领导同志们,我们的国家从建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很不容易,现在国家正在进行改革开放,就是为了大力进行经济建设,带领全国人民走向繁荣富强的,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贼心不死,他们唯恐天下不乱,总想着要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凌驾于人民群众之上,对于这些人,我只想说,为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一定会永远和他们斗争到底的!”

    周铭的演讲依然是那么的慷慨激昂,但听在现场所有人的耳朵里,那却像是一记记巴掌一般狠狠打在他们的脸上,打的噼啪作响。

    这让所有人说不出的恼火,难道就只有你周铭是好人,是会为了人民群众谋福利的卫道士,我们就是尸位素餐的官僚吗?尤其你还不是机关干部,你只是一个会剥削人民的资本家,你有什么脸说这个话?还说别人唯恐天下不乱,最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只怕就是你吧!

    每个人心里都不服气,但从刚才到现在的事情发展,以及市委书记王昌浩对他的态度,让所有人都说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来。

    周铭并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还要拼命在别人面前得瑟的人,出来装一装,打击一下这些恶心官僚的自尊就好了,多了就会让人腻歪了,所以周铭说完就回去筒子楼大院了。

    回到大院里,杜鹏就忍不住的问周铭:“王昌浩那个家伙真的能信任吗?他万一只是敷衍你怎么办?”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其实我信任不信任他或者是他是不是在敷衍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被我这么一闹,晋宁这边的盖子肯定是捂不住了,不管最后我成功与否,晋宁都要进行一次大洗牌的,那么与其在以后的日子里随波逐流,还不如主动去拼一把,要知道一旦把反革命集团的帽子给扣实了,他就是打击反革命集团的先锋,这是能在他的功劳簿上大书一笔的,也是他日后升迁的保证。”

    “所以,”周铭最后说,“他只要想主动抓住自己的命运,就必须照我说的去做。”

    杜鹏叹了口气对周铭说:“不能不说,周铭你这个家伙真是个王八蛋,把什么东西都算到了,那现在王昌浩出去逮捕反革命分子了,我们该怎么办?”

    “刚才不是听孔市长说了,省委蒋文书记和熊清平省长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吗?我们总不能让省领导这么白跑一趟,就受点累在这里等着好了。”周铭说。

    杜鹏却说:“为什么我觉得你这是连蒋书记和熊叔叔都要一起坑进去的节奏?”

    周铭哈哈大笑道:“谢谢,要是真能坑进去两位省级大员,我也算是骄傲和自豪了。”

    不过说是等,但周铭也明白从省会潭州赶到晋宁这地方,是需要六个小时左右的,所以周铭和杜鹏在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又给中央去了几个电话,当然在这时间内,蒋文和熊清平也用手机给他们打过电话的,可他们的宗旨就是不接电话,最后甚至把手机都给关机了,只留下了一个传呼机。

    终于到了天快黑的时候,荆楚省委省政府的两位一把手总算赶到了这里。

    这两位荆楚省的主宰者到了的时候,里面的周铭可以明显听到外面传来的喧哗声,不用想那都是晋宁市的领导干部在向他们问好的声音。

    要在平时,两位领导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亲民,或许还会和他们相互慰问沟通一下,但是现在,他们完全是理也不理的直接赶到了筒子楼大院的门口,张嘴就对门口的小军官道:“我是荆楚的省委书记蒋文,我要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带我去见你们的长官!”

    这位小军官敢**的把市委书记的话给顶回去,但现在面对一位省委书记,他心里就有些发虚了。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周铭和杜鹏还有林少校都走了出来,他们一同向蒋文和熊清平问了声好。

    如果是平时,蒋文还会和他们客套几句,但现在蒋文已经急了一路,张嘴就质问周铭道:“周铭同志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是在配合部队的同志打击盘踞在晋宁市的一伙反革命分子呀!”周铭还是这个答案。

    不过蒋文可不吃周铭这套,他又问:“反革命分子?那我问你,究竟谁是反革命?他都有哪些反革命的具体行为,有什么证据?”

    蒋文不愧是省委书记,这机变的能力就是要比王昌浩那个市委书记强多了,就他这番质问,一般人还真不好回答。但那也是针对一般人而言的,不过周铭对此早有准备,他直接拿出自己的大哥大递给蒋文说:“蒋书记,杜主席要你到了务必回他一个电话,他有事要对你说。”

    面对周铭的做法,蒋文不管再怎么省委书记都没法料到,所以蒋文愣了一下,然后就从周铭的手上接过移动电话去旁边打电话去了。

    而等蒋文离开,剩下省长熊清平和周铭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不过其实这才是周铭的目的,毕竟周铭和蒋文不熟,有些话周铭也没法和他讲,但是熊清平就不同了,虽然双方的身份还有不小的差别,但在关系上,总还是有办法沟通的,更别说周铭有些事情更是需要借助熊清平的力量了。

    和蒋文一样,熊清平对周铭也没有任何客套,张嘴就直接质问道:“周铭,你就是这样绑架党政机关和省委市委各级领导干部的?”

    从蒋文和熊清平的这个做法就不难看出这两位荆楚省的大佬此刻差到了极点的心情。

    要是其他人就会开始担心了,但周铭却疑惑道:“熊省长,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帮助党和国家打击反革命分子,怎么就成绑架了?”

    “周铭同志!”熊清平提高一个语调说,“你还敢狡辩?我知道你的工程队在这里遭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你心里有怨气,但这不是你污蔑别人是反革命组织的理由!你知道你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吗?你知道你这样做从省委到地方会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熊省长以为我只是单纯的为了发泄自己心头的怨气,或者埋怨省里不管我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熊省长你就让我很失望了,”周铭说,“我想熊省长你肯定没来过晋宁市,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晋宁公司有多嚣张,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工程师还有他的妻子遭受了怎样的对待。”

    周铭说着回身指了一下后面的筒子楼,接着对熊清平说:“现在他们就在那里面,我建议熊省长先过去看一眼,如果看了他们的遭遇以后熊省长还是这么想的话,我无话可说,熊省长请。”

    周铭说到最后给熊清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这个手势面前,熊清平之前还汹汹的气势一下就被压下去了,熊清平有心想挽回气势,但面对周铭那个失望的眼神,熊清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当然周铭也不是真的想让熊清平难堪,所以周铭就只是做了这么一下,见熊清平的气势弱下去了,马上改口道:“还是我来把晋宁这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给熊省长描述一遍吧。”

    随后周铭就把罗伟和他妻子在晋宁公司的遭遇全都讲给熊清平听了,熊清平听后当时就震惊了:“无法无天,这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熊省长,连我的人都是这样的待遇,那晋宁本地人就可想而知了。”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