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激将省委书记
    现场气氛顿时一片沉默,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的确就像周铭说的那样,他的工程队是从燕京请来的,一般各地对首都都有一种非常敬畏的态度,地方上不管什么人都要掂量掂量的,可就这样晋宁市的黑恶势力团体仍然这么嚣张,那对本地人是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基本就和土皇帝没什么两样。

    面对这样一个恶劣的犯罪团伙,面对晋宁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论荆楚省里还是晋宁市里,居然都不闻不问放任他发展,现在好不容易周铭来把这个盖子给揭开了,熊清平作为省长不仅不表扬,反而还要斥责他,这不是在为犯罪分子摇旗呐喊吗?这让熊清平感觉到了羞愧。

    不过这个沉默和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那边省委书记蒋文就结束了和杜主席的电话,过来把手机还给了周铭,他先环顾一圈然后问周铭:“晋宁市的同志应该早就已经过来了吧?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昌浩同志?”

    “是这样的蒋书记,王书记他已经去协调相关部门,继续组织对晋宁反革命集团的清剿工作了。”周铭给蒋文解释说。

    周铭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避开谁,再加上晋宁市这些人都非常想知道第一手消息,当他们听到周铭这么回答的时候心头当即一喜,因为就看蒋文这么积极的从省会潭州赶到晋宁的情况,显然省里对这个事情是非常重视的。那么省里既然这么重视这个事情,省委书记也亲自赶到了晋宁,你市委书记居然都不在,这是什么意思?小市委书记在省委书记面前摆谱吗?

    这个事情看似不大,但在很多时候却能表现出一个官员的政治头脑,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听到了周铭给蒋文解释的话都很高兴,谁都以为蒋文会因此对王昌浩有意见了;不过让他们最终失望的是,蒋文只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对这个事情发表任何意见。

    “周铭同志,我们单独聊一下吧。”蒋文对周铭说。

    省委书记的邀约周铭当然没法拒绝,他跟着蒋文来到了之前和晋宁市委书记王昌浩谈话的房间,和王昌浩不同的是,蒋文进屋以后完全一副主人做派的找了张椅子坐下,对周铭伸手示意了一下说让他也坐。

    周铭扬了扬眉,心中感叹蒋文不愧是省委书记,尽管这位省委书记并没有给周铭留下任何的深刻印象,可没留下印象并不等于他没水平,因为一个没水平的人是根本没可能成为省委书记的,现在看来,这位蒋书记不论是在养气还是别的方面都要比王昌浩强很多的。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暗暗提起了心思,等到周铭坐下以后,蒋文立即问周铭:“昌浩同志的离开并非是偶然,而是周铭你安排好的吧?”

    周铭有些惊讶,因为周铭曾想过蒋文会首先和自己聊什么,但却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首先抛出这么一个问题。

    周铭当然明白蒋文这么问的用意何在,就像一般人的想法一样,上级领导要下来,不管什么事情,下级总是要来迎接的,不过这个事情也会有例外,就像现在这样,晋宁市爆发了反革命事件,王昌浩为了表示自己打击反革命的决心,就必须从这个事情开始。

    想到这里周铭无奈的笑了一下,因为说老实话他在之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个事情,直到现在蒋文问起来,周铭才立刻意识到王昌浩离开已经半天了,到现在都没有过来一次,作为市委书记,他没可能不知道省委书记下来的消息,所以他这样做根本就是故意做态度给所有人看的。

    看来不论官场还是商场,能有一定地位的人,没有一个会是省油的灯,省委书记蒋文是这样,未来能进中央的王昌浩更是如此。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说:“我想说我没有安排,不知道蒋书记你相信与否。”

    蒋文定睛看了周铭几眼,然后摆摆手,决定跳过了这个话题说:“那好吧,这个事情先不谈,我想知道周铭你费尽心思搞出这么个反革命事件究竟是为了什么?”

    周铭正要回答,蒋文马上又补充一句道:“周铭同志,晋宁这边的反革命集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你我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有些话就不要再说了。”

    周铭愣了一下,他明白一个省委书记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是非常不容易的,不过周铭还是不打算正面回答,他仍然说:“我不明白蒋书记你问的这个为了什么究竟是指什么。”

    蒋文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的看着周铭,这要换做一般人估计就扛不住了,周铭则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态度,最后还是蒋文败下阵来,先说话道:“听熊省长说你的工程队在晋宁这边遇到了黑恶势力的敲诈威胁?”

    “看来蒋书记这是以为我在打击报复了,”周铭说,“不过也无所谓,打击报复就打击报复,我愿意背这个锅。”

    “你的确是打击报复,不过你打击报复的对象并不是晋宁市的黑恶势力,而是通过反革命事件的影响,报复省里的戴金山副书记。”蒋文语气严厉的指出来说。

    周铭没有说话,蒋文接着说:“我知道在上次江南省调研团下去临阳考察乡镇工业园的时候,周铭你和戴金山之间闹出了一些不愉快,戴金山同志在很多事情方面的处理也存在问题,不过就因此闹出一个反革命事件也是很不理智的,更是对你有害的!”

    “周铭同志你现在还小,对反革命的认识并不深,你并不明白这三个字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罪名那么简单,他背后牵扯的是反党反国的大事,一个不好就会引火烧身,你自己也要倒霉的。”蒋文说。

    如果这个时候蒋文说的并不是反革命的事情,他也不是省委书记的身份,那么这番话根本就是后世居委会大妈调解邻里纠纷的通用语言,现在却从一位省委书记嘴里说出来,直让周铭想发笑。

    不过最后周铭都没有笑出来,他笑着摇头对蒋文说:“蒋书记你也太看不起人了,我的确是要报复戴金山,但我要对付他的方法很多,根本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更不会白白看着我的工程师和他的妻子被人这样凌辱不去帮忙,只想着拿这个事情大做文章,这种事情根本就是畜牲所为!”

    周铭越说情绪越激动,到最后几乎大喊了出来:“有些话我曾经对戴金山书记说过,但我现在也想再对蒋书记你说一遍。”

    “我是个二十多岁才大学毕业没两年的热血青年,我的心仍红血未冷,我不是鲁迅笔下那些麻木不仁胆小怯懦的人,我是一个敢拼敢闯敢想更敢行动的人!”

    周铭傲然道:“我不否认我知道晋宁公司的背后就是戴金山书记,我之所以联系部队把这个事情办成反革命事件,也是为了把这个案子办到最大,把戴金山书记也拉下水。那是因为我知道他才是晋宁这些黑恶势力的关键,不把他拿掉,晋宁市的黑恶势力就永远不可能打掉!”

    “蒋书记你说我是在报复,我也承认我是在报复,也是在报复戴金山书记,但这个报复不为我自己,而是为了晋宁市所有受到黑恶势力欺负的人民群众去报复!更是为了还晋宁市一个和谐安宁的朗朗乾坤去报复!”周铭最后坚决的喊着,还高举起了手臂。

    蒋文下意识的向后靠去,也抬着头看周铭,就好像周铭的身影一下变得高大了起来。

    见蒋文这个样子,周铭马上又对蒋文说:“蒋书记,我知道我闹出的反革命事件给书记你还有省里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也明白自己这么做是有多么的不应该,但我就是忍不了那些人渣在晋宁市这里的逍遥快乐。所以蒋书记,你要是真的怕麻烦,怕中央处分,就请你不要管这个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蒋文严厉的给打断了:“周铭同志,请你记住,我才是荆楚的省委书记,反革命事件当然也是要由我来处理!”

    “我就知道蒋书记你是个从人民群众当中走出来,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好书记,我相信面对这一次晋宁市的反革命集团,你也一定会坚定的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彻底打掉这个反革命集团的!”周铭说。

    周铭的话是很振奋人心的,不过听在此时蒋文的耳朵里,却带有一股莫大的嘲讽意味,让他直想跳脚骂娘。

    周铭这个小混账东西,我又上他的当了!

    蒋文在心里大骂周铭,其实他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作为省委书记,他怎么会看不出周铭那一席话根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什么明白自己不应该?不应该你就不要做啊!

    什么忍不了那些人渣逍遥快乐?那你就拿刀去砍死他们啊!

    什么怕中央处分就不要管这个事情?我是省委书记都不管这个事情谁管?

    这一句句话都是激将法,蒋文也能看的出来,但关键周铭这个即将法用的太是时候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这才着了他的道。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