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省委书记表态
    当周铭和蒋文从筒子楼大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不过就算这样,筒子楼大院门口的晋宁市大小官员们仍然在市委书记王昌浩的带领下等在这里,如同围观群众一般在门口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事关反革命的大事,没人敢先离开,作为市委书记的王昌浩更是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之前不来还可以作为一种表决心的态度,但要是省委书记下来,他这个市委书记一直不露面,那就是完全脑残作死的表现了。

    蒋文和周铭出来,面对着大家殷殷期盼的目光,蒋文说:“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不断得到提高,祖国的建设事业也越来越好,可总有一些人要去开历史的倒车,要与党和国家为敌,妄想破坏人民群众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所以,”蒋文高声道,“作为荆楚省委书记,我宣布省委会极力配合岭南军区,严厉打击清剿晋宁市乃至全省的一切反革命组织!”

    “蒋书记说的太好了!”

    蒋文说完,周铭立即率先热烈的鼓掌,杜鹏和熊清平以及其他省委下来的人跟着鼓掌,这才带起了一片掌声。

    不过其他人尽管也在鼓掌,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这些人的鼓掌更多的是一种机械式的条件反射,实际上这些人都还没回神过来,包括省长熊清平都很惊讶,完全没想到蒋文居然也会这么支持周铭,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有王昌浩是真的松一口气了的。

    对他们来说,如果之前晋宁市委书记王昌浩的表态还只是让大家傻眼的话,那么现在省委书记蒋文的表态则是让大家的思维彻底混乱了,他们简直没办法想象蒋文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表态。

    大家呆呆的看着蒋文和周铭,有的不相信现实,宁愿相信自己是在做梦,还有的在猜想周铭究竟是施了什么魔法,才把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全给洗脑了,让他们全都帮他周铭说话了。

    但事情是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不管下面的人如何去想,蒋文和王昌浩就是这么说了,蒋文也在表态完以后就离开了,至于周铭和杜鹏,为了避免出去以后有危险,他们则还是留在了筒子楼大院里。

    回到大院里,周铭的手机立即叫了起来,周铭接通了,是一个意料之外但又意料之中的人打来的,周铭说:“戴书记你好。”

    打电话来的这个人就是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戴金山,说是意料之外是正常的,毕竟两个人不仅不熟,反而还有点积怨,这样的关系怎么打电话呢?

    说是意料之中就简单了,就像刚才省委书记蒋文所说的那样,戴金山就是晋宁市这个黑恶势力集团背后真正的靠山,没有戴金山在省委坐镇,除非高建辉有通天的本事,否则怎么都会让自家小孩低调一点,不要嚣张到没朋友。现在事情闹到这样,还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戴金山肯定要给周铭打电话的。

    “周铭同志,咱们之间客套话也不多说了,晋宁那边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都是高建辉这个人教育小孩的方法有问题,才会教育出高锋那样无法无天的小孩。他那也是因为被你的工程师打了,年轻热血方钢的,他才会气不过要走极端报复的,我知道这个事情肯定是不对,不过周铭你这一声不吭就调动部队把他们全打成反革命,你这种报复的方式也太过分了吧?”戴金山说。

    “戴书记真不愧是省委副书记,好一口伶牙俐齿呀!”周铭冷笑着说,“一个盘踞晋宁市几年,祸害了不知道多少的一个黑恶势力团伙,无法无天的收保护费,勒索敲诈,居然就被你一句教育小孩的方法有问题给轻巧带过了。一个晋宁公司非法拘禁他人,组织反革命集团的事情,在戴书记你口中也就是一句热血方钢走极端报复,我真的很难想象戴书记你究竟还有没有一点作为人的良知了?”

    “周铭你说什么?”戴金山那边大声道,从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明确的告诉周铭,戴金山是如何愤怒到拍桌子的。

    周铭才不管他是拍桌子还是摔杯子,对周铭来说,那不过就是一个逗比在那边自顾自的表演自嗨罢了。

    “戴书记还有别的指示吗?”周铭问,“如果没有别的指示我就挂电话了,我这边还有别的事。”

    这个话让戴金山一下惊醒过来,他连忙说:“周铭同志请你等一下,这个事情我并不是要把他轻巧带过,而是反革命这种罪名实在太大了,如果真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荆楚省是很难发展,甚至再继续下去还会影响到周铭同志你生意上发展的。”

    “是这样吗?那我先谢过戴书记你的提醒了,不过这无所谓,对我来说,只要能打掉这个反革命集团,让我未来亏一年我都干。”周铭说。

    “周铭同志你这不是赌气嘛?商人做生意哪要亏本都做的?”戴金山接着劝周铭说。

    却不料周铭哈哈大笑:“我为什么不干?那是戴书记你不了解我,我这个老板很大的,根本不在乎这点钱!”

    听着周铭这很得瑟的说,戴金山那边恼火的又拍了一下桌子,不过这一次他学聪明了没有怒吼出声,还是心平气和的和周铭商量道:“周铭同志,我知道你对我颇有微词,下面有些人的做法也的确太过分了,这些都不是不能商量的,周铭同志你看咱们是不是换个相对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看看?”

    “戴书记,我认为反革命事件这个东西好像没有商量的余地吧?否则就是在拿党和国家的利益在商量了,但是这个东西是不可能商量的。”

    周铭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觉着和戴金山这种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的人根本没任何讲下去的必要。

    周铭挂断电话,转头就见到了旁边了杜鹏,杜鹏一脸便秘一般的表情看着周铭问:“周铭你这个家伙简直神,如果不是了解你的秉性,我真的要怀疑罗伟和莉亚维娜的事情是你故安排的了,否则你怎么会在听到了罗伟故事的当天,就想到了能利用这件事一起把戴金山给干掉了?”

    周铭勉强的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因为这都是源于自己前世的记忆,周铭很清楚的记得,前世当王昌浩将晋宁黑恶势力一网打尽以后,马上就审出牵连到了戴金山,那时候戴金山刚刚退居二线,马上就被打倒了,那时候这个新闻还在荆楚省内闹得沸沸扬扬,周铭自然记得了。

    正是因为这样,周铭才在听到了罗伟在晋宁市的遭遇以后,才定下了这个方案。

    周铭和杜鹏来到高建辉和高明所在的房间,高建辉见周铭进来,马上对他说:“周老板,晋宁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高明高锋没有关系,他们还年轻,我只求你给他们一个机会!”

    面对这句很耳熟的台词,周铭很顺口的反问他:“怎么给他们机会?”

    “以前他们在晋宁这里根本没得选择,才会让很多事情一错再错,不过但现在他们想做个好人。”高建辉说。

    “好啊,但这话你得去跟检察院说。”周铭说。

    “那你这就是一定要把事情做绝了?”高建辉恶狠狠的看着周铭咬牙切齿的说。

    “我把事做绝?”周铭不屑的笑道,“这句话高书记也真说的出口,我不知道高书记你有没有想过,当初在高锋带人来我的工程对敲诈勒索还打伤了我的工程师,这算不算把事做绝?后来还把我的工程师和他妻子抓走进行残忍虐待,我想问高书记这算不算把事做绝?”

    高建辉被周铭说的低下了头,心虚到根本不敢和周铭对视。

    这个时候罗伟和莉亚维娜过来了,莉亚维娜这时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了,罗伟带着她过来下意识的想跪周铭,不过后来想什么来了,就没跪下去,还是给周铭深鞠一躬:“非常感谢周老板您的帮忙!”

    “罗工程师你真的不要谢我,因为你们这个事情但凡还有点良知有点担当的,就不可能会坐视不理!”周铭说,“不过我觉得你们现在谢我还太早了一些,我现在才知抓到这些败类,还没真正对他们进行审判呢!你们有什么话都可以以后再说。”

    “现在你们最重要的事,就是可以想想,究竟什么惩罚能让他们永生难忘,也能让你们解恨的。”周铭问。

    这话让罗伟和莉亚维娜两个人都愣在了他们,他们根本不明白周铭这席话的意思,也不明白什么才叫做永生难忘。

    面对他们一副茫然的脸,周铭给直接对他们说道:“罗工程师,我知道在解放前人们犯罪是有一条游街的,最后才是拖到菜市口斩首示众的。古时候的人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说为了摧垮犯罪分子的心理,所以我认为我们也能带他们去游街。”

    “周老板的意思是说让我们去抓这些王八蛋去游街吗?”罗伟愣愣的问。

    “现在法律是禁止这样游街的,不过我倒是有个其他的办法。”周铭眨眼对罗伟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