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公审大会喊周铭
    (鞠躬感谢“悠悠闲人ln”的月票支持!)

    十月一日是国庆节,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但在荆楚省晋宁市,这一天的情况却有点不同寻常,这一天从早上大家起床上班开始,就陆陆续续的有人排着队去晋宁电影院,这些人有的是工厂的工人,有的是党政机关的公务人员,还有的是学生。

    不过大家却对这个情况并不意外,甚至还有很多人也跟着他们一起围在电影院外面,一个个拼了命的伸长脖子,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今天并不是什么大电影上映的日子,而是以高建辉高明高锋为首的晋宁反革命集团在这里接受人民公审的日子。

    所谓人民公审,其实就是一种在公开场合,在几千上万人面前,对犯罪分子进行公开审判的行为。

    上午九点半,周铭和杜鹏跟着晋宁市委的车子来到这里,这个电影院是那种老式的露天电影院,正对面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他们走下车,见到电影院内外那浩浩荡荡的人头,把杜鹏都给吓了一跳:“我靠!这么多人?这得有好几万人了吧?”

    周铭也看了一眼说:“是有好几万人,不过这也才说明打掉这个犯罪团伙,是多么的得民心。”

    “没错,那帮人渣的确应该下十八层地狱!去下油锅滚刀山!”莉亚维娜在周铭身后,他看着空荡荡的舞台说,就好像高明他们已经在台上,她恨不能把那些王八蛋给挫骨扬灰了一样。

    周铭很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其实在这个事情里,最悲惨的就是她了,不仅被高锋那些人轮流强暴,结果导致她的小孩没了,甚至还把她囚禁在筒子楼的房间里肆意凌辱,最后还发展到强迫她去当小姐接客。这每一件事都是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最后当周铭找到她的时候,她都已经被这些人折磨到精神失常,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完全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了,可想而知她究竟遭受了怎样的对待。

    罗伟陪在自己的妻子身旁,握住了妻子的手,对周铭说:“那些人该死,不过我们更应该感谢的是周老板,如果不是他,我们永远也见不到这一幕。”

    “是的周老板,非常感谢您,没想到您真的有办法让这些混蛋接受公审。”莉亚维娜说。

    “你们客气了,像高明高锋那种罪大恶极的人,还有在他们背后支持他们的高建辉,是肯定要接受人民审判的,省里和中央的领导怎么会不支持呢?”

    周铭对罗伟夫妻说,事实上周铭并不知道省里和中央的领导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不过周铭却知道不管是高建辉还是高明兄弟俩,接受公审是板上钉钉的了,原因不是他们有多严重的罪行,而是在于周铭调动军队进晋宁,扣住政法委书记和他儿子。

    军地冲突从来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情,从手段上来说是一把能伤人更能伤己的双刃剑,因为从政治上来说,人民的军队是保卫人民的,枪口永远不能对内,现在周铭让部队来到晋宁还扣下了晋宁的政法委书记,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军地冲突了,甚至是能惊动中央的。

    周铭搞出军地冲突,就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情尽可能的扩大化,但为了避免军地冲突这个事情也伤到自己,周铭才会给高明高锋这些人扣上一顶反革命的帽子,为的就是让军地冲突合法化:部队来晋宁不是冲突,而是为了镇压反革命集团!

    事情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军地冲突把晋宁的黑恶势力给摆在台面上,让省里不能不去处理,那么既然要处理又不能把军地冲突给带出来,就只能按照周铭铺好的道路走下去,让高建辉这一家成为穷凶极恶的反革命分子了。

    在前几年的司法改革中,人民公审的运动审判形式是已经被命令取消的,但反革命分子并不在此列。

    正是这个原因,当高建辉这些人被移交给省里,周铭向省里建议给高建辉他们进行人民公审,不论是蒋文还是熊清平,他们都捏着鼻子认了。

    看到省里的这个态度,晋宁市委书记王昌浩马上就懂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个声势浩大的人民公审大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昌浩带着晋宁市四套班子以及公检法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周铭和杜鹏罗伟莉亚维娜他们则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毕竟在这种场合还是要讲究阶级排序的嘛!

    当所有市领导就位了以后,高建辉高明高锋还有其他晋宁公司的骨干都被依次押上了受审台。他们都还穿着自己的衣服,只不过他们身上的衣服就像他们此刻的人一样,光鲜不在,全身上下都很破旧。在他们的胸前也都还挂了一块写着他们罪名和名字的牌子。

    看到这些人出场,下面的围观群众立即发出了阵阵惊呼:“看那!那真的是我们晋宁市的政法委高建辉书记,还有他两个儿子,没想到他们今天真的要被公审了吗?”

    还有人大呼过瘾:“这太好了,真是苍天有眼,这些人渣平时就在晋宁市为非作歹,各种坏事做尽,早就该受到审判了!”

    当然也有人产生了怀疑:“可是咱们晋宁政法委书记不是后.台很硬的吗?就连之前省公安厅下来好几次人都拿他们没办法,怎么就会突然被抓来进行公审了呀?”

    有人提问自然有人解答:“这你都不知道吗?是一位从临阳过来的年轻人,你别看这个年轻人年纪轻,他可厉害了,是一位在之前建军节上授勋的少年将军!他知道我们晋宁市被这群黑恶势力欺压,就立即带了几千部队过来,这才把他们全部拿下的。”

    听着身后群众的议论纷纷,杜鹏开心的笑了,他对周铭说:“想不到周老板这么一会就变成周将军了?”

    周铭则是啐了杜鹏一口:“瞎胡说,我是什么狗屁将军?”

    “我倒更希望周老板你真的是个少年将军,因为有你在这里,我们无论怎样都会感到心安。”莉亚维娜说。

    这话让周铭一阵无言,只能不尴不尬的笑着,接着看公审大会。

    其实公审大会就是示众,尽管现场能进来参加公审大会的都是经过审核和有人组织的,但高明高锋这些人平时在晋宁市做的坏事太多了,晋宁市的所有人都对他们恨之入骨。

    开始的时候,参加公审的群众还都只是没想到他们真的被抓了,感到非常奇怪,但到后来,也不知是谁叫喊了一声:“高锋你这个人渣,我草你全家”,紧接着就是一只鞋子飞到了高锋的脸上。

    这个行为无疑就是在煤气泄漏的房间抽烟一样,瞬间就点燃了现场一只被压抑着的全部情绪。

    “高建辉你是个狗娘养的,你这个政法委书记就是我们晋宁最大的黑社会!高明你这个人渣,有你在晋宁,什么生意都别想好好做了……”

    下面的叫骂声此起彼伏,就像是一首气势汹汹的大合唱一般,冲击到上面高建辉几人的脸上身上,这个年代的人都还很热血,并且前面还有人已经带了头,其他人也就不忍着憋着了,纷纷拿起自己手边的家伙朝受审台上扔了过去,也不知是谁枪法那么准,一块砖头砸到高建辉头上,砸得头破血流。

    作为法制社会,就算是犯罪分子也是有人权的,因此下面这种叫骂往上扔臭鞋子扔砖头的行为肯定是不允许的,所以当下面骚乱开始,各组织者马上开始劝阻了。

    不过这个时候,上面的高锋看着高建辉那半边脸的猩红,也不知是被血红吓的,还是被下面的声势给吓的,居然直接跪下来了,并且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喊道:“对不起周铭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才会冲撞了你,我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和我计较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下面那些之前还叫骂不停的公审群众都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公审大会上,并不是没有犯罪分子受不住压力当场磕头认错嚎啕大哭的,但一般认错不都是向公检法或者是书记市长这些大官吗?你向一个周铭认错是怎么回事?

    不过大家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个周铭不就是这一次带兵来将他们抓住的那位大人物吗?难道他也到了现场吗?

    于是下面的人马上喊道:“周铭大哥,不要相信他,他就是我们晋宁市最大的毒瘤,我们晋宁市所有人都受过他们的迫害,一定要判他死刑呀!”

    听着下面那一句一句的判他死刑,晋宁市委书记王昌浩和其他三套班子以及公检法的官员全都愣在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这周铭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怎么一个公审大会,不论是罪犯还是公审群众,都在喊着周铭的名字,他就这么关键吗?

    杜鹏满脸惊讶的看着周铭,罗伟和莉亚维娜则是受到了现场气氛的感染,紧张的看着周铭:“周老板,您不会放过他们的对不对?”

    面对着这一切,周铭只能是在心里无奈的一笑:能让我低调一会吗?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