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戴金山也下去了
    “鉴于高建辉、高明和高锋等人在晋宁犯下贪污、行贿受贿、非法拘禁他人、故意杀人、故意伤人和组织黑社会性质团伙等恶性犯罪事件,阴谋破坏人民民主专政,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我代表晋宁市委市政府宣布,判处高建辉、高明和高锋三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生!”

    随着王昌浩念出对这些人的判决,现场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那氛围就像是国足捧回了大力神杯一般。本文由  首发

    不过在这个欢呼声中,王昌浩和晋宁市的各级官员却并没有那么开心,不是因为他们判决了自己的同僚,而是因为在此之前,全场高喊了周铭的名字:刚才在人民公审大会的现场,罪犯高喊着求求周铭放过他,现场的民众则高喊着让周铭千万不能放过他……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个叫周铭的人还可以做法律的主吗?难道你们这些人眼睛都瞎了,看不到晋宁市所有党政机关的领导都在这里吗?

    这些晋宁市的官员都不能理解,这是因为他们都在用官僚思想在考虑,但实际上所有的普通群众早就对他们的官僚思想绝望了。

    都说冰冻三尺非微波炉不能解冻,高明高峰这个晋宁公司成为全市最大的黑恶势力团伙,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时间能做到的,这期间但凡晋宁市委市政府有一点作为就不会如此。而现在到了这个地步,连省公安厅都没办法,如果不是周铭的出现,如果不是周铭带来了部队,以一种蛮横不讲理的姿态瞬间摧垮了这个黑恶势力,天知道要怎么才能彻底解决他们这个问题。

    人民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谁对他们好,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在所有晋宁市领导的面前,大喊周铭的名字。

    “死刑!太好了,这些人终于得到了报应!”

    耳边响起了莉亚维娜哽咽的声音,周铭下意识的转头过去看,只见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她的双拳紧握,身子颤抖着看着台上,可以看出她此时的情绪非常激动。

    莉亚维娜这激动的话语也代表了此时公审现场所有人的心声,在莉亚维娜说完以后,其他人也大喊出声:“去死!高明、高锋你们这对杂种兄弟,都快给我去死,你们真是死不足惜!”

    而和这些台下群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台上高建辉和高明高锋那几个受审人,尽管在走上受审台之前,他们就已经明白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结果,可想到和真正听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事情还没发生,不论想法有多么残酷,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听到他们听到王昌浩最后的宣判时,高锋这个平时在晋宁最嚣张的流氓,此时却腿一软的坐到了地上。

    台下的人也都注意到了高锋那边的动静,纷纷嘲笑道:“快看那个高锋,他就是平时在我们晋宁说不管去哪都能横着走的人,现在怎么变软脚虾啦?”

    高锋这么怂包,他的父亲和哥哥也都好不倒哪里去,因为下面已经有人注意到了:“看我们的高书记和高董事长怎么听到自己要被枪毙,都被吓尿了?”

    面对下面成千上万群众的嘲讽讥笑,高建辉他们羞恼愤怒,要是换在一个月前,他们分分钟可以整死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但是现在,他们却只能在心里着急上火,高建辉都已经把自己的嘴唇给咬出血了,只是他的这个血是和他头上流下的鲜血混合到了一块,才让人发现不出来而已。

    现在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心里想着如果有来世,他们保证再不敢了,不过这个不敢究竟是不敢去惹周铭了,还是不敢再做这些事了,就有待商榷了。

    针对高建辉一家的人民公审结束,周铭送罗伟回去工程队。

    “罗工程师,我很清楚这个事情给你和你妻子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所以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能回首都调养,不要着急干活了。”周铭劝罗伟说。

    不过罗伟并不接受周铭的好意,他坚决的摇头说:“周老板非常感谢您在这个事情上对我们的帮助,所以我们决定留下来继续为周老板您完成这个工程任务。”

    罗伟说完见周铭那边还想说什么,他马上打断周铭接着说:“周老板您什么都不用说,我和妻子我们都理解您对我们的心意,我们也都知道您这么说是为我们好,但您对我们做了这么多,我根本无以为报,就只能发挥自己的余热帮您更快更好的把路修好了。”

    “周老板我知道您想要说什么,但我只想求您给我一个报答你的机会,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会感到不安的。”罗伟说。

    莉亚维娜也说:“是的周老板,都说人最应该无条件感谢的就是我们的父母,但对于我们来说,周老板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所以我们不管做什么都没办法报答您对我们的恩情!都说大恩不言谢,但在这里,我只想对周老板您说,非常感谢!”

    面对如此坚定要以实际行动来感谢自己的罗伟莉亚维娜,周铭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周铭是很希望他们能把他们的心态调整好了再工作,但见他们这么坚持,最后周铭也只能点头勉强答应他们了。

    罗伟和莉亚维娜果然说到做到,当他们参加公审大会回去以后,马上就把工作给捡起来了,按照罗伟自己的计算,最多不超过半年,他修的这条路就能通车了。

    周铭相信这对苦命夫妻,再者说这修路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他就没等在晋宁这边,当天晚上就回家了。

    虽然周铭和杜鹏是开车去的晋宁,但苏涵还是到县城来等周铭了,见到周铭回来,苏涵过去抱住了周铭,嘴里呢喃着说:“周铭你吓死我了,没想到周铭你在那边那个事情那么危险,我都已经听说了,是部队的人和晋宁的黑恶势力交火了,双方都开了枪的!”

    周铭不是不知道国人有听风就是雨的习惯,他们在传话的时候往往能传出一整个故事套路出来,并且到后面会越穿越邪乎,现在苏涵会这么说显然就是不知道听到谁的谣传了。

    于是周铭只能苦笑着给苏涵解释:“我没事的,事情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不管是部队还是晋宁的那个黑恶势力团体,谁都没有开枪。”

    随后周铭又把自己和晋宁公司的事情给苏涵说了一下,苏涵这才放下了心。

    周铭拿出手机拨出了熊清平的号码:“熊省长,我已经参加完了晋宁那边的公审大会,我想知道戴金山书记这边该怎么处理?”

    张嘴也不客套,周铭就问戴金山的事情,这表示在周铭看来戴金山的事情比晋宁这边的事情要大很多,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戴金山就是站在高建辉背后的人,不把戴金山打掉,不管做什么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晋宁市的黑恶势力早晚有一天会死灰复燃的。

    除此之外对于周铭来说,他原本利用这个事情要对付的目标也就是戴金山,所以才会这么积极。

    现在晋宁市那边已经尘埃落定了,包括高建辉高明和高锋在内的十几名主犯全部被判了死刑,但现在省里这个事情就很难处理了,因为不管怎么说戴金山都是荆楚的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要定罪一位这么搞级别的官员,并不是大家坐下来喝喝茶就能解决的,但需要先尽情的是一番拉扯博弈。

    但就算是这样,周铭不想知道这背后做了什么交易,但周铭却想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周铭你这放心吧,戴金山也因为资助反革命团体也被剥夺了政治权力终生!”熊清平说。

    这个答案让周铭心头一喜,虽然周铭并不是官场中人,但也明白一个人想要做官做好官,先决条件就是要有政治权力,否则这个人就连机关都进不去。

    当然这个时候周铭还并没有太多的得意忘形,他仍然追问:“那还有其他的处理吗?不会就只是剥夺了政治权力,这要是一般的人还情有可原,但对于一个支持地方反革命组织的省委副书记来说,这就怎么样都说不过去了,熊省长你觉得呢?”

    熊清平当然明白周铭想问的是什么,所以直接回答:“金山同志由于犯了分裂党和国家的方向上错误,因此省委将他的省委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职位全部免除。”

    这是熊清平一句照本宣科的话,但停在周铭的耳朵里,却是非常开心的,因为戴金山终于被自己给打下去了。

    “谢谢熊省长在省里的帮忙。”尽管熊清平实际上并没有帮太多的忙,但周铭还是要谢他。

    “你这家伙要真想谢我就少给我找点麻烦的好!”

    熊清平没好气的说了周铭一句,周铭对此只能嘿嘿的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熊清平也并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面,他接着给周铭抛出一个让他没有想到的话:“我不耽误你太多时间了,因为马上会有人给你打电话。”

    周铭还想问是谁会给自己打电话,但这个时候熊清平却挂了电话。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