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杨老的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周铭愣在了那里,对于熊清平会这么干脆的挂自己电话这无所谓,怎么说对方也是个省长嘛,自己又没打招呼玩了这么一出,熊省长大人有点脾气也是应该的。只是让周铭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是为了给另外一个要打电话的人让出时间,这就让周铭感到很惊讶了。

    会是哪位中央领导呢?不过不管是哪位中央领导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只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周铭这么想着,紧接着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周铭马上接通:“你好我是周铭。”

    那边传来了一个和煦的声音:“周铭小同志你好,我是杨定国。”

    尽管周铭已经见过杨定国很多次了,但当周铭听到杨定国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名字对整个国家民族的影响都太深远了一点,可以说在建国的历史上,除了那位开国领袖,就要数杨定国是新中国最耀眼的明星了,尤其是对于这个年代来说,这位伟人,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

    “杨老您好,没想到杨老您居然会亲自给我打电话,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周铭说。

    “我倒是想不打这个电话,但我也不得不打呀,当初清平同志就是没给你打那个电话,你就把荆楚的天给捅穿了,如果今天我不打这个电话,那不得给你闹一个全国大乱呀?”杨定国说。

    周铭错愕了一下,他没想到居然连这个自己和熊清平打电话的事情杨定国都知道,看来自己是低估了这个事情的威力。

    不过周铭并不知道,杨定国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事情,而是在周铭本身,否则杨定国要只关心这个事情的话,这个小事情还真不一定能查到。

    周铭被杨定国这么调侃,饶是他再厚的脸皮也很不好意思,只能呵呵的笑着:“杨老您这话就是在骂我不懂事了,晋宁的那个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我老咯,是不是意外我看不清楚咯!”杨定国这么略有深意的感慨了这么一句,这个时候周铭并不知道,其实杨定国之前说的那个全国大乱是发自真心的,因为在杨定国这个国家一号领导人看来,周铭是有这个能力的。

    当然杨定国做出这个判断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别的不说,就单从周铭这一次在荆楚省,硬生生把一个黑恶势力团伙给办成了反革命团体,还逼得中央和省里都捏着鼻子认了,造成了从中央到地方一连串的官场动荡,就足以证明周铭的闹腾能力了,更别说周铭手里还掌握着更为恐怖的金融资本力量了。

    经过刚才的交谈,周铭逐渐放松了心态,对杨定国说:“杨老您就不要再挖苦我了,有些事情我也是脑子一充血就做了,事后我自己其实也后悔的紧。”

    杨定国那边却说:“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中央也决定严惩这些犯罪分子,就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了,不过这个事情也要到此为止了。”

    周铭敏锐的注意到了杨定国话语当中的重点:“到此为止,杨老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荆楚省的事情,把戴金山同志免职,还有晋宁市犯罪团伙几个骨干成员枪毙,这个案子就结案了。”杨定国回答周铭说,对于周铭能注意到这里,杨定国并不感到奇怪,因为经常他都能有种周铭的心理和他本身所表现出来的年轻并不相符的成熟。

    “戴书记这么个黑恶势力的最大后.台,就这么被轻巧放过了?”周铭问。

    这一次杨定国并没有回答周铭,而是反问周铭道:“周铭你觉着官场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周铭完全想不到杨定国会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他回答说:“很抱歉杨老,我没有在机关里待过,所以我没办法给这个答案。”

    “没关系,咱们今天一老一少就是在这里闲聊天嘛,挂断电话以后就忘了,畅所欲言。”杨定国说。

    周铭其实是很不想回答这么一个敏感问题的,但周铭也知道杨定国不会无缘无故问出这么个问题的,所以周铭很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然后说:“应该就是所有官员生存的地方吧,他们在这里做事,他们在这里生存往上爬,直到掌握整个国家的最高权力。”

    “很中规中矩的回答,”杨定国说,“那么按照你的说法,你认为官场就是握着国家权力,可以主导国家一切的地方吗?”

    面对杨定国这个问题,周铭当即皱起了眉头,但却并没有说话,那边杨定国也并没有在意,他接着说道:“很早以前有人就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句话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意思,但我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在一个国家里,总有一大群人的利益是相同的,那么这些人就会绑在一起结成利益团体。”

    “所以就算是我们人民民主的共和国,也是如此吗?”周铭问。

    “小同志,你这个问题很大胆啊,要是放在十年前,你可是要被批斗游街的。”杨定国调侃了周铭一句。

    “可现在并不是十年前,而是杨老您主政的时候不是吗?”周铭说。

    杨定国笑骂了周铭一句滑头然后说:“我想说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整体,有些事情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周铭你可以不顾一切,但国家却要照顾到方方面面。”

    “我明白了杨老,”周铭说,“杨老您的意思是说这位戴金山书记是某个利益集团的重要人物,暂时动不得吗?”

    “我以前下放到过农场,就算是回到燕京以后,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被软禁在家的,这段时间我在家没事的时候就养养花种种地,其中我就种过萝卜,周铭你是工人家庭出身,我不知道那你有拔过萝卜没有,反正我是拔过萝卜的,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每一次拔萝卜我都喜欢用蛮力,结果不是把萝卜叶子给扯坏了,就是带出来一大把的泥巴,留下一个非常难看的大坑。”

    杨定国说:“当然一个萝卜无所谓,但要是每一个萝卜都这么拔,那不是把整个菜地给搞坏了吗?所以还是要细致一点的好。”

    “所以处理官员也得像拔萝卜一样,得慢工出细活了?”周铭又问。

    “慢工出细活不一定,但肯定是要考虑周详的,要不然你看你扣了高明高锋,他们的父亲高建辉就出来了,你扣了高建辉,戴金山又出来了,那么如果中央处理了戴金山,不就要牵出来更难办的人物吗?这样一个一个下去,你认为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你认为国家得花多大的代价才能解决这个事情?”

    说到这里,杨定国叹了口气道:“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发展的关键时刻,稳定是压倒一切的第一要素,在经济发展面前,一切都得让步!”

    周铭能够理解杨定国的话,他是从整个中华最黑暗的年代出来的,在他们这辈人的心目中,如何把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发展壮大才是最重要的,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为此还背上了很多完全没办法辩解的骂名。

    不过也不能不说杨定国的这个策略还是很有用的,至少在整个改革开放三十年,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就像是开了挂一样的飞速发展,完成了让全世界都为之侧目的中华崛起!

    单就这个结果来说,杨定国和他的大方针是没错的,但这却并不意味着周铭会全盘接受他的一切想法,比如现在。

    周铭思虑了许久,最后说道:“杨老,我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初,某些团体某些人率先走上了经济道路,他们也为祖国的发展做出了不少贡献,但那时的政策是很宽松的,他们的发家致富完全是靠着钻空子实现的,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而是一群抓住了机会的投机分子。”

    “如果只是普通的投机分子那还好,因为投机行为早晚会有崩溃的一天,就像江南省的邢原一样,但这些人却是掌握了大权的投机分子,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这些人就会形成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会渗透进国家的方方面面,将会是未来阻碍整个国家发展的最大障碍!”周铭说。

    周铭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在未来那么多的**大案,一次次的涉案金额都是那么触目惊心,案件卷宗是那么的让人愤恨。

    无疑这些贪官污吏以及那些犯罪商人是很可恨的,但这些贪官,不管是一个小村长也好,还是中央部委的大老虎也罢,他们都不是凭空跳出来的,背后都是有着很深层次的原因,是有一个既得利益团体在掌控这一切的。

    这个既得利益团体是为了保住自己在改革开放以来得到了利益,就必然会大肆的腐蚀官员,渗透进国家的方方面面,只有和这个国家绑在一起,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后世才会有那么多频繁爆出的大案要案,这其实都是国家在和这个既得利益团体在反复的做斗争。

    前世周铭的阶级成分很低,并不知道打老虎的那场和既得利益集团的较量究竟有多惨烈,但肯定不会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毕竟既得利益集团就像是一个长在身上的毒瘤,要想去除这个瘤子,就必须连血带肉的一起全部挖掉。

    不过那是前世的事情了,现在自己重生回来了,有些事情就可以提早进行了,尤其这个局,自己从港城回来发誓要做一番惊天动地事业的时候开始,就进入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