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妈蛋!进套了
    “欢迎光临!”

    随着门口服务员清脆的欢迎声响起,周铭带着中央工程局的官员依次入场,走在最前面的分别是工程一局和二局的局长,虽然说起来中央那么多工程局在级别上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不管是在人员配置还是政策照顾上,都还是要向一局和二局倾斜的。

    这也不是说中央不管其他的工程局,或者说其他工程局完全没有超过前面工程局的能力,只是机关作为变革最缓慢的地方,要他们一下子改变那种体制内的老套作风,还是非常困难的,数字靠后的那几个工程局迎头赶上靠前的工程局,那至少也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周铭和两位局长来到主桌上按次序坐下,坐下以后工程一局的局长丁凯颇为感慨的对周铭说:“和周老板上次在白云市一别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上一次我请周老板吃饭是感谢周老板给我们工程一局这个修第一条民营高速公路的机会,没想到现在我请周老板吃饭,还是要感谢周老板。”

    说到这里丁凯自己都无奈的笑了:“都说风水轮流转,可到我这里却成一滩死水了,这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周铭笑着对丁凯说:“这都是丁局长你太客气了,其实要换成我这个抠门的资本家,搞不好就会省掉这两顿饭了,剩下的钱继续投入生产剥削劳苦大众多好。”

    “周老板果然是个合格的资本家,不过周老板这个资本家可不是以前那种坏资本家,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更会与黑恶势力做斗争的好资本家。”

    丁凯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赞同:“是呀!其实罗伟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不仅是罗伟负责的那部分,其他地方也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当地黑恶势力的威胁,尤其是以晋宁到松关这里最为严重,我手底下那几个工程队为这个都不知道到我这里反应过多少回了,我们工程局也把情况都给荆楚省里反应了,但都没什么结果。”

    说到晋宁到松关市的黑恶势力团伙,其他工程局领导也都纷纷附和:“没错,省里说会给我们解决,但那些黑恶势力的勒索却是整天不断的,再这么下去我们就要亏本咯!”

    “也幸好周老板这个时候这么果断的出手对付了晋宁最大的黑恶势力,这才让我们总算解放了。”又一个人说。

    今天这些工程局官员要感谢周铭的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说起来这个事情也是周铭意料之外的。

    周铭知道罗伟他们那个工程队受到晋宁黑恶势力的威胁勒索,事实上当初被晋宁黑恶势力敲诈勒索的并不止罗伟他们这个工程队,几乎在晋宁到松关这一段的工程队,都受到过黑恶势力的勒索,只不过其他的工程队都没有罗伟这么强硬,只是花钱消灾。

    这边还没收到工程款,那边就不仅要垫付材料费,还要花钱应付这些黑恶势力,这让每个工程队都叫苦不迭。

    为此这些工程局不知道向晋宁市和荆楚省里反应了多少次,但最终的结果都是敷衍了事。

    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是由于从晋宁到松关这里是属于三省的交界地带,很多地方都是三不管的,就像罗伟出事的两江县就是如此,作为荆楚和岭南交界的地方,鱼龙混杂人口流动性大很难管;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晋宁市最大的黑恶势力头子就是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因此一直以来这里的黑恶势力活动非常猖獗。

    作为中央工程局,被地方上的黑恶势力欺负,让他们感到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憋屈。

    至于罗伟的事情作为一工程局的局长丁凯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帮罗伟去和荆楚省晋宁市沟通都没有结果。

    这一切直到周铭带着部队抓了高明高锋两兄弟,还扣下了晋宁市委副书记高建辉,并给他们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以后瞬间发生了改变。

    这个消息传出来震惊了整个晋宁市到松关这一带的涉黑团伙。

    这些人,别看平时表面上凶,但其实很多都是软蛋,更别说他们只是混混,根本没法和部队抗衡,尤其再被扣上反革命分子被游街枪毙,那就更是追悔莫及了。

    正是这些原因,让这些黑势力马上行动起来,向各个被敲诈的工程队道歉,并且还退还了很多被敲诈的钱财,这让这些工程队喜出望外。

    其实罗伟这个事情只是个意外,工程局的官员们自己很清楚,他们根本没找过周铭,周铭只是自己看不惯晋宁黑恶势力的做派才出手对付他们的,又不是真的要帮他们工程局找回场子。

    可这些事情晋宁市的黑势力都不知道,除了高明高锋他们,其他的都不过是普通的地痞流氓,哪里懂得那些政治上的弯弯绕,他们只能看到本地也可能是全省最大的老大倒了,连带着一个市委副书记都倒了,他们这些小虾米要是再跳就是作死,被人拍死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不过不管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一个想法,对于工程局来说,能够摆脱黑恶势力的骚扰是很好的,尤其是还以这种方式,更是让他们很解气,所以今天才会请周铭出来吃饭,聊表对他的感谢。

    周铭和这些工程局的官员一边聊着一边笑着,在这期间,阳城酒店的服务员不断的给他们上酒菜,最后周铭首先举起了酒杯站起来说:“今天我非常感谢大家请我吃饭,尤其几位局长都亲自出席,这表示了对我的极大重视,让我受宠若惊,所以我在这里先敬大家一杯。”

    周铭这席话让大家都惊呆了,包括丁凯和其他几个局长在内的人都愣愣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因为今天这个饭局原本是大家来请周铭吃饭的,按理来说也应该是大家给周铭敬酒才是,怎么现在情况完全调转过来了?酒菜才上上来,工程局的人都没动,反而是周铭先敬酒了。

    不过周铭根本不在意大家的眼神,自己仰头就把酒给喝了,这些工程局官员们没办法,也只好跟着周铭一起喝酒了。

    喝完酒,周铭主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对大家说:“大家都是从中央下来的工程人员,大家来修这条楚岭高速也是在为我们荆楚省做贡献,却没想到发生了罗工程师那样的事情,这是让我感到痛心疾首的,我在憎恨这些可恶的黑恶势力之余,更为我自己的疏忽感到羞愧。”

    “不过请大家放心,我向大家保证这种事情只会有一次,以后再有这种事情请大家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大家解决,照顾大家的,谢谢大家!”

    说完周铭就要喝酒,不过二工程局局长马上阻止他说:“周顾问你怎么能这样呢?本来你帮我们大家应该是我们敬你酒才是,怎么现在反倒是你自己敬起来了呢?这不是显得我们太不懂事了吗?”

    其他工程局的官员都附和他说是,周铭则说:“张局长话不是这么说的,因为如果要说到帮忙,就要从源头上说起,而源头就是修这条楚岭高速公路,是张局长你们这么多工程局的同志在帮我和我的父老乡亲们,那么我作为一个荆楚人,我当然要代表父老乡亲们感谢大家,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铭的一番大道理把这些工程局的官员都给说蒙了,在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铭又喝了一杯酒。

    没办法,周铭说得这么大义凛然,还先喝了酒,他们作为请客的工程局人,自然不能在酒场上落了下乘,所以他们也跟着周铭又喝了一杯。

    在他们喝酒的时候,周铭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局局长丁凯看到周铭给自己倒酒,急忙先把自己的酒喝完,拉住周铭说:“周老板你这是干什么?这酒不急着喝,先吃几口菜压一压,咱们多说说话嘛!”

    不过周铭却像喝醉了一般把手一甩说:“丁局长你不用管我,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我周铭是个资本家,但也是个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既然是男人,就要有男人的责任心,我怎么能容忍你们在我的地方被人这样欺负呢?”周铭说,“我现在在这里可以告诉你们大家,你们是来帮我荆楚的父老乡亲修路的,以后如果再发生这种被黑恶势力欺负敲诈的事情,你们都可以来找我,我不管再苦再累,得罪再多的人,这都无所谓的,我都一定会帮你们大家解决的!”

    周铭的话才说完,丁凯马上说道:“周老板,这怎么行呢?这荆楚的黑恶势力跟周老板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能出了事就找你呢?这也太不像话了。”

    “丁局长没关系的,怎么说我也是这个路政管理公司的老板嘛!不管有什么困难,不管我能不能解决,你们都可以来找我嘛!”周铭说。

    “周老板你真的喝醉了,”这一次二局的张局长说,“周老板你也知道你只是商人又不是公检法,怎么能解决呢?而且我们好歹也是中央工程局的,如果我们出了事就知道找周老板你,那我们不太没用了吗?”

    两位局长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就是说啊,我们工程局也是很有能耐的,周老板你要再帮忙就是瞧不起我们了!”

    听着所有工程局的官员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周铭只能叹了口气说:“看来是我真的想多了,那么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最后周铭端起了酒杯:“就为了大家的这个表态,我敬大家一杯!”

    “我们也敬周老板一杯!”

    所有工程局的官员一起喝下了酒,但就在喝酒的时候,丁凯和其他几位局长才猛的反应过来:妈蛋!进了周铭的套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