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这是二十岁的年轻人吗?
    (盟主威武!感谢“eaewr11”成为首盟!同时也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么长时间以来,小方片都是在默默写书,从来没求过月票,但现在有了第一位盟主大大,小方片想求下月票,想让自己在月票榜上多挂几天,争取让更多的人看到,希望喜欢商界大亨的朋友们能多多支持,小方片在这里拜谢大家了!)

    周铭记得自己前世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一个久经酒精考验的朋友“在酒场上怎么才能少喝酒或者不喝酒”,朋友的回答很简洁明了“你自己主动先喝”。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在酒桌上大家都想放倒别人自己都不想多喝,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很主动的给别人敬酒,那么别人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你很能喝,而且还会要劝别人喝酒,那这样一来别人在敬酒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避开你,或者是联合你一起敬别人酒把别人放倒。

    这个时候你只要灵活的调动一下场上的气氛,就可以做到尽量少喝了,其实这就是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虚张声势,现在周铭在这个和工程局官员的饭局上做的也一样。

    今天这个饭局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感谢周铭的饭局,但实际上他们是为了下一次再遇上黑恶势力事情的时候再找周铭帮忙。

    想法很无赖但却是一个人性的真实体现,就像一句国外的谚语说的那样:当你在他人困境的时候施以援手,换来的不仅是他人的感谢,还有他在下次困难的时候又会想起你,觉得你的帮忙是理所应当的。

    周铭会帮罗伟,那只是基于自己的良心,以及能牵扯到一直为难自己的戴金山。周铭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普度众生的活菩萨,更不是拯救黎民苍生的圣人,这种事情是可一不可再二再三的,试想自己如果经常指挥部队把一个市委副书记给扣住,那岂不是乱了章法吗?这是谁都容忍不了的。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己根本没这个能力,这一次是曹建宁的帮忙,自己才能借到岭南军区的兵。但这位元帅的儿子也不是傻b,不会愿意次次都帮这种犯了政治大错误的忙。人民子弟兵不是谁的私人工具,你曹建宁指挥人民军队干这个干那个?你这是要当军阀吗?这是政治上绝对不允许的!

    尽管官场政治很黑暗,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地方遭人诟病,但至少有些东西还是能坚守的。

    周铭不愿意做当然可以直接说出来,但这样说出来不好听,于是周铭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办法。

    这个饭局一开始,周铭就主动给所有工程局的官员们敬酒,然后说出不管自己多苦多难都可以帮他们忙的话,这些工程局官员只能接话说不用了的,如果他们还是厚颜无耻的接下来,周铭自有另一套办法,不过现在看来,周铭的这一套办法还是非常有效,或者说这些工程局官员们还是非常配合的。

    而周铭也没有多为了装b继续胡吹海侃,顺着这些工程局官员的话就直接答应下来,不让事情有任何改变的可能。

    周铭的这种做法是为了自保,毕竟这些工程局的官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自己赚钱困难,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当了别人的保姆。

    丁凯几位工程局长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看到了惊讶和无奈,惊讶是他们都没想到周铭这么个年轻人会这么精明,无奈是他们对周铭的反制毫无办法。

    原本他们的打算正如周铭所料,是打算用这顿饭给周铭灌**汤,让他接着帮他们解决地方上的黑恶势力威胁问题。虽然现在经过晋宁公审以后,威胁他们的黑恶势力都给他们赔了笑脸,但以后的事情是说不准的,谁知道以后会怎样?万一再出个晋宁公司怎么办?不还是让他们头大吗?

    这一次周铭以一种这么雷霆的手段解决了晋宁公司的事,让他们都觉得周铭是很有本事的,就想让周铭继续帮忙,才准备了这个饭局。

    在他们看来周铭不过就是个年轻人,这么年轻就有了现在的成就,肯定会有些飘飘然的,自己这些中央工程局的厅级官员放低点姿态,多给周铭说点好话,不就行了吗?像周铭这样的小年轻哪里知道捧有时候比杀更可怕。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几个工程局长合计了一下,才刻意组织了今天这么个饭局,还事先让各自手底下工程队的负责人挨个去给周铭打电话,就是为了给周铭营造出一种特别好的氛围,让周铭放松警惕,最后再抛出让周铭帮忙的话,让他顺理成章的接下来。

    只要他答应下来了,就算事后反应过来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吞了,除非他拼着面子不要耍赖,不过这小年轻哪一个不是自尊心贼强,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反悔耍赖呢?

    几个工程局长打的就是这样一个如意算盘,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居然反其道而行之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手,主动挑大梁道苦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反而让他们陷入被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妈蛋的,这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吗?怎么这么精明?比一些三四十岁,比那些社会阅历丰富的大叔都难搞定?

    这几个工程局长不断腹诽着周铭。

    几个工程局长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下面的人并不是谁都能明白的,当周铭说完这番话以后,马上就有工程队的负责人上来给周铭敬酒。

    “周老板你刚才的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你真是我们新时代的伟大好老板,一局工程队那边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也很为罗工程师的遭遇感到愤慨,但可恨我自己没帮他的能力呀,还是多亏了周老板你的帮忙,为罗工程师,我敬周老板你一杯!”

    面对敬酒,周铭也举杯说:“客气了,罗工程师的遭遇是每个人听到都会感到愤慨的,而且罗工程师也是到临阳去找了我的,他那么相信我,我怎么能辜负他对我的这份信任呢?那我还算是一个人吗?”

    周铭的话感染了其他人,其他工程师也深受感动的举起了酒杯:“周老板果然高风亮节,很有一种舍己为人和助人为乐的革命主义精神,我们敬周老板一杯!”

    这个时候一工程局的局长丁凯眼皮一挑,不动声色的也举起了酒杯对周铭说:“周老板真是我们工程局的好朋友,我们能接到周老板的工程,那真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丁局长千万别这么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做生意的,丁局长和在座的各位都是为国家建设工程,战斗在祖国大江南北的英雄团体,现在能接我的工程,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周铭说。

    这句话让丁凯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周铭这么夸自己,那不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来捧自己这些人了吗?

    丁凯想说什么,却发现周围的人都很高兴,还有很多人嘴上说着我们只是普通的工人,脸上却洋溢着骄傲的笑容,丁凯知道这些人都被周铭捧得有点飘飘然了。

    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怎么自己去捧周铭,这个小年轻没捧起来,反而自己这些人都很不争气的被捧了。

    不过丁凯并没有打算放弃,他对周铭说:“周老板真的太抬举我们了,就像大家所说的,我们只是普通的工程工人,吃国家的饭为国家工作也是理所当然的,当不得周老板你这么高的评价。”

    说到这里,丁凯突然一转话锋叹了口气道:“小罗的事情是个意外,但我们工程局这边整天忙碌在外,经常会受到地方上黑恶势力的威胁和勒索,就像之前除开小罗,我们其他好几个在晋宁到松关一带的工程队也受到了当地黑恶势力的欺负。”

    周铭听着默默的点头,这让丁凯觉得有门,不过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想跳脚骂娘。

    “没办法,我们荆楚民风彪悍,再加上晋宁这边的情况特殊,确实有些地方太过分了,不过丁局长你们怎么不报警呢?”周铭问。

    靠!如果报警有用的话这些黑恶势力怎么可能发展得起来,还用找你做什么?

    丁凯在心里这么骂着,不过表面上还是唉声叹气的对周铭说:“周老板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当然报警了,不过有些事情也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你看就像这一次小罗的事情那样,明明晋宁公司都已经做的这个过分了,可是机关里的程序却还在走。”

    走程序这是晋宁市政府给出来当初没有去管罗伟夫妻事情的解释,这个解释明眼人一看就根本是扯淡的玩意,但官老爷们哪会管这么多,只要有解释就行了,相信不相信就是你的事情了,他反正是信了。

    “哦,原来丁局长你这么说是想让我继续为你们赶走这些黑恶势力的骚扰吗?可我不是公安我没这个权力呀!”周铭说。

    要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丁凯要跳脚骂娘的话,那么周铭这句话就让他要吐血了。

    妈蛋的,你是不是公安,可你比公安还要猛啊!并且这种事情公安管不了,也只有走你这边了。

    丁凯在心里谩骂着,看着周铭那一脸无辜的表情,真想一巴掌拍上去,但这个时候更让绝望的,是旁边其他工程局的同志们都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说:“周老板,这怎么还能让你帮忙呢?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能解决嘛,本来这一次麻烦你我们就很不好意思了,要再麻烦你,那要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用?”

    “就是啊周老板,你忙你的,我们绝不用你帮忙!”

    听着周围不断传来的不用声,丁凯要哭的心都有了,可是他却毫无办法,总不能真的那么无赖硬要周铭帮忙吧?那才叫真的丢人了。

    “各位工程局的同志们,你们都是好样的,我敬你们一杯!”周铭说。

    丁凯看着举起酒杯明显已经把控了全场的周铭,他只能在心里哀叹:这才是真正的心理大师呀!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