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谭哥华少和国令
    (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所有人的月票支持,谢谢大家,是你们的支持让我留在了月票榜上。)

    一辆奥迪车停到了南江夜总会门口,两个年轻人走下车,其中一个用一口京片子问另一人是不是这里,另一人很恭敬的回答就是这里。

    这一幕让很多人侧目,尽管南江是改革开放先行城市,但这个年代的人口流动性很低,很多在南江做生意的都是岭南本地人,燕京人也并没有到遍地走的地步,而且奥迪也是一款才引进国内的高档车,更是南江股市之父周铭的座驾,对一般人来说,能开得起这个车的人,非富即贵。

    所以看到这两个年轻人下车,就立即有人靠上去问:“老板来夜总会潇洒呀?我们这里有很多漂亮的小妹,要小妹陪你吗?”

    夜场这种地方从来都是一个销金窟,因此只要有夜场的地方,钱色交易以及一些灰色甚至黑色的东西,就肯定是免不了的。就像南江夜总会这里,周铭已经嘱咐总经理孔晓琳严防死守了,那也只能保证夜总会自己不做,但是外面的人要做要在门口拉生意,就没办法了,谁叫南江夜总会这块牌子响,能吸引最多的有钱人呢?

    面对这种皮条客,那年轻人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喊他滚开,皮条客愣了一下,因为他见过嚣张的人不少,但却几乎没有张嘴就赶的。

    不过这位皮条客也并没有发火,并且还笑脸盈盈的说自己会滚,原来是另一个年轻人直接甩了两百块钱到他脸上。

    两个年轻人走进夜总会,听着酒吧里传来的嘈杂音乐,走在前面那个年轻人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旁边那个年轻人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这两个年轻人在这个酒吧里晃悠起来,最后找到了一个吧台前。

    “两位先生请问你们要喝点什么?”

    吧台酒保很尽职的上来询问,但他们却摇头说不用,走到一个人正在喝酒的人身边,伸手拿走他的酒杯说:“没想到原来叱咤岭南的陶将军大公子,现在居然也沦落到天天厮混夜总会这种杂乱的地方,整天借酒浇愁的地步了,真是让人可悲可叹呀!”

    这个喝酒的人就是岭南军区总参谋长陶年生的儿子陶国令,自从在曹家的事情上失败以后,失去了将军公子的身份,他就天天跑到南江夜总会喝酒了。

    陶国令转头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凝神想了一下才伸手点着他说:“谭哥,没想到新兴公司的首脑人物,今天是特地来这里看我笑话的吗?”

    这两个年轻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京城大少谭千军,一般小字辈的人都叫他谭哥。

    被认出了身份,谭哥微微一笑然后坐在了陶国令身边的位子上轻轻摇头说:“我怎么会特地来看陶公子你的笑话呢?相反作为皇城根下的人,我还很同情你的遭遇。”

    谭哥说的声情并茂,但陶国令根本不理他,这时另一个年轻人说话道:“陶公子,谭哥说的都是真的,他今天来确实是很同情和关心你的。”

    听到这个声音,陶国令偏头又看了他一眼说:“哟!没想到华少也来了,看我这个人现在真是太差劲了,既然新兴公司的首脑都来了,那么华少这个岭南地区的总负责人自然也不能不来了嘛!承蒙两位燕京大少过来看我,真是让我荣幸之至。”

    这位华少就是当初周铭和杜鹏在岭南这边颇为头疼的姜春华,不过面对他陶国令嘴上这么说着,但他的语气却并没有任何尊敬的成分,反而还有些嘲讽的样子。

    谭千军皱了下眉头然后对他说:“国令呀,还记得你当初在燕京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么个借酒浇愁的酒鬼了,这种地方是你这种身份的人待的吗?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他该有多生气,搞不好又会打你了。”

    陶国令听着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谭哥呀谭哥,你这笑话说的可一点都不好笑,我父亲都已经进去了,他哪里还会打我?而且……”

    陶国令说着环视了一下这个酒吧说:“我认为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这里要吃有吃要喝有喝,那边还有漂亮女孩穿的那么清凉,只要你有心,随时都可以带女孩去过潇洒的一夜,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嘛!要不然现在全国各地怎么都开始争相仿冒这个东西?”

    作为全国第一家夜总会,南江夜总会早就已经是南江市的一个地标性建筑了,并且还引领全国造成了一股夜总会的热潮,在南江夜总会成立以后,不管是燕京滨海这种政治经济中心城市,还是各个省会城市,都开始有仿照南江夜总会的模式搞出来的娱乐场所了。

    “国令,你和我都是从四九城大院里走出来的人,在我面前,你就没有必要说这些话了吧?”谭千军说。

    “谭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什么气话了?我是真的觉得这里很好很强大的,至少我觉得我能在这里找到我的青春!”陶国令说。

    “青春?可我觉得你这么做根本是在浪费你的生命!我好心好意从燕京过来看你,你就是这样一个态度吗?”谭千军愤而起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对陶国令说。

    不过面对谭千军这个态度,陶国令依然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是吗?谭哥对我还真好,不过我认为谭哥你要真那么同情我的话,就麻烦你先帮我把这顿酒钱给结了好吗?我今天可喝了不少。我想我现在的情况谭哥你是了解的,自从出了事以后,我就是一个坐吃山空的架子。”

    “陶国令!你在我面前摆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什么?你还有没有一点志气了?”谭千军很恼火的指责他说。

    陶国令挑着眼皮看着他说:“谭哥这么激动干什么?我有没有志气,是不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你何事?你的父亲还是首都的市委书记,你也还是燕京的大太子爷,你何至于和我这个小人物计较呢?再说了,当初我和周铭作对,不也有谭哥你的一份主意吗?”

    “陶国令你说什么?”谭千军提高了一个语调指着陶国令质问道。

    “我说什么难道燕京的谭大少你会不知道,在这里给我摆什么脸色?还是说你这位谭大少敢做不敢认?”陶国令毫不相让的说。

    当初陶国令会和周铭闹矛盾,尽管开始的时候是由于曹家的事情,但是后来和周铭真正起了实质上的冲突,甚至还险些闹成了部队和武警的冲突,这里面是有华少很大一部分责任的。而华少又是谭千军的人,从各种事情上来说,谭千军的新兴公司和周铭也是有矛盾的。

    陶国令又不是傻子,这么一分析下来,他怎么会想不到其中的道道?

    只是那时候自己父亲被整,自己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迫害,但随着父亲的下马,自己以前的风光地位就都烟消云散了,谭千军又远在燕京,他总不可能真的燕京去找他麻烦吧?更别说以他现在这个地位,对方根本不会拿他当回事了,他再要过去找麻烦那就是自找麻烦了,所以他就只能忍着。

    不过陶国令一直忍着,并不代表他会把这个事情忘掉,相反这个事情随着时间的越拖越长,被他想的越来越恶劣。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见到谭千军他才会一副这个态度。

    “失望,陶国令你这个人也真是要我太失望了,我千里迢迢的从燕京过来找你,你就是一副这样的态度吗?简直太不像话了!”谭千军说。

    “那我可真的要谢谢谭哥你了,如果谭哥觉得不够,我也还可以再谢谢谭哥你全家。”陶国令说。

    “你……”

    谭哥正要发火,却被华少给拦住了,华少对陶国令说:“国令,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

    华少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陶国令给打断了:“华少此言差矣,我认为这可不是误会,而是你们这个事情做的太不厚道了。”

    华少打手势让陶国令稍安勿躁:“国令你先别激动,我认为你真的找错对象了,你说谭哥的不是,难道你变成这样,陶叔叔出事也都是谭哥搞的鬼吗?你这么说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陶国令眼神闪烁了几下,最后脑海里闪过周铭的名字让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坐下来。

    华少见陶国令安静下来了,马上趁热打铁的说:“过去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已经过去了,咱们就都不要再提了好吗?难道国令你就不想找周铭报仇,不想知道谭哥来这里找你的目的吗?”

    “目的?”陶国令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你们是来找周铭报仇的?”

    “那是当然,”华少点头说,“谭哥千里迢迢来岭南这边,不是找周铭报仇,难道是来旅游的吗?”

    陶国令转头看向谭哥那边,谭千军说:“国令,荆楚那边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他最近调动了岭南的部队把晋宁市委副书记高建辉给扣成反革命分子了,连带着省委副书记戴金山也一起倒霉了。”

    陶国令尽管今不如前,但作为权贵子弟的他对官场的了解认识和判断能力还是在的,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是上面有人忍不了了?”

    谭千军总算露出了微笑,但语气却很冷的说:“反正周铭是一定要搞死的!”

    陶国令让酒保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后问:“那你们找我干什么?”

    “当然是借助你的关系,我们一起帮周铭做点事情了。”谭千军说。

    陶国令考虑了一下,拿起手边的酒瓶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瓶酒,最后才答应谭千军道:“我干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