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沙坝谈话(上)
    (鞠躬感谢“汉冠军侯”的捧场支持!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今天卡文了,明明想好了剧情却怎么都不会写了,所以今天就只有一章,整整一天刚刚才码完,小方片很抱歉,不过明天小方片一定会尽可能调整好状态的!)

    2008年6月30日,在滨海新落成的洪桥车站内一派热闹的景象,全世界的记者都拥挤在月台上,焦急着等待着。因为这一天是京海高铁正式通车的大日子,赶在这一天通车是为了献礼党的生日,更是为了奥运,国家总理将会亲自乘坐第一列京海高铁列车从燕京到达滨海,京海列车的通车标志着国内的铁路运输能力更上升了一个台阶。

    几分钟后,随着一列白色的高铁列车缓缓驶进站内,月台上顿时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列车停稳在站台,车门打开,国家总理和工程一局的党委书记董事长丁凯一前一后的走出车厢,记者们就像是发现猎物的秃鹰般围拢上来,总理首先对记者们阐述了修建高铁的意义:“这条京海高铁线,北接首都经济圈,南衔长三角经济圈,经过十几个人口非常稠密的城市,可以说是国内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最具潜力的地区,更能有效的进行南北对接,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说到最后总理笑着对各位仍然意犹未尽的记者介绍丁凯说:“我还有事就不多说了,我身边这位是工程一局集团的党委书记和董事长,也是这一次京海高铁项目的总负责人,大家如果有什么技术上面的问题,也可以问他。”

    总理说完就离开了,各路记者只好把矛头对准了留下来的丁凯。

    “丁董您好,请问在这次高铁施工过程中有哪些难点,工程一局又是怎么克服的?听说此次京海高铁的设计时速达到了四百公里,很多人担心高铁的安全,这又怎么解决呢?在这一次施工过程中,曾经发生过一次意外,请问丁董当时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面对这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丁凯一点也不着急的回答:“大家稍安勿躁,我只有一个人一张嘴,可没办法回答你们这么多的问题,让我一个一个回答吧。”

    “高铁是国家发展的大势所趋,我们的国家面积很大,不修高铁是不行的,至于安全,高铁并不是我们国家首创的,在其他国家不是也没出过事情吗?至于难点,我认为南方尤其是江南的软土问题是最难解决的,为此我们不得不进行箱架结构的搭桥处理;至于意外,我们工程一局在工程管理上一直都是很有信誉的,所以至少在我知道的范围内,还没听说出过什么意外。”丁凯说。

    “我们知道这一次京海高铁的总投资是很大的,当初我们都以为这一次的高铁项目会是几个工程局一起分段完成,最后一局为什么能打败其他工程局和其他工程公司,有能力独自完成呢?丁董您又是怎么把工程一局带成了世界首屈一指的超级工程集团的呢?您的辛路历程能和我们大家分享一下吗?”

    这个问题被问出来,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的举着话筒等着丁凯回答的时候,大家却意外的发现这位世界最大工程集团的老总,居然一下子沉默了,整个人有些怔怔出神,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丁凯的沉默是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在场的这么多中外记者,他们谁都不明白这个问题究竟怎么了,在他们看来这个问题是再普通不过的。不过不管怎样,丁凯的沉默也是让所有记者感到兴奋的,记者敏锐的嗅觉告诉他们,这里面肯定会有一个重大新闻。

    然而最后的结果是让大家非常失望的,因为最后丁凯就只喃喃的说了一句“沙坝村”,就再没下文了。

    这让所有记者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这个沙坝村究竟是什么,甚至之后各个媒体动用资源也没能查出来这个沙坝村究竟是什么意思,以至于最后成为了一桩无头案。

    08年是奥运年,在这个年代没有人知道的沙坝村,其实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子,说他普通是因为这里的确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和祖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大多数的村子一样,而丁凯之所以下意识的提到了这个村子,是因为那个问题让他想起了二十年的一个事情。

    那是一次让他哪怕在二十年后也仍然记忆犹新的谈话,也正是那一次谈话,才引导他走上了现在的这条路。

    ……

    那是在88年,沙坝村只是760厂东边的一个村子,不过从八月份开始,就有一辆辆大卡车在这里开进开出,村民们站在路边看着,他们都知道这里是在修路,修一条连接到岭南那边的高速公路,很多村民也在给工程队打工,为自己家里赚多点钱。

    时间到了11月11日这一天,在后世这是让电子商务和各个商家以及消费者疯狂,让全国的现金都流动起来的一天,但是在现在,个人电脑都还没普及,就更别提其他了,所以这一天就和沙坝村一样是普通的一天,不过由于高速公路,就让这个村子和这一天都变的不再普通了。

    这一天早上七点半,两辆轿车开到沙坝村口,这里有一块空地,原本是沙坝村村民晾晒农作物的地方,但现在这里却搭起了一个舞台,背.景大幕上“竣工仪式”四个大字非常醒目。

    车子停在舞台前,周铭和苏涵从奥迪车上走下来,丁凯和他的秘书也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不过这个时候的丁凯还不是日后叱咤风云的丁董,只是一工程局的局长。

    周铭苏涵和丁凯并没有直接走上舞台,而是绕过了舞台,因为这舞台的后面就是新修成的高速公路,也是楚岭高速当中最先完成的一段。

    走上高速公路,看着笔直通向远方的灰白路面,周铭感慨道:“701工程队不愧是丁局长的嫡系队伍,工作起来就是让人放心,这才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把自己负责的这一段高速公路修好了,这个速度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以后有了这条高速公路,从南晖到高亭的时间就可以缩短到半个小时以内了。”

    周铭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因为两个多月建成高速公路,这听起来的确是有点天方夜谭,但在这个年代却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过去整个国家和民族都太穷了,被压抑了许多年的发展致富渴望,在改革开放大政策的推动下如同压抑许久的火山一般喷发出来,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会有一天盖一层楼这种震惊世界的特区速度。

    这个年代的人都都是很有良心的,因此这个年代的工程并不会像后世那样马马虎虎,甚至专门去建豆腐渣工程。

    作为经历过这个年代的人,周铭在听到丁凯说南晖到高亭段的高速公路已经竣工以后非常惊讶,都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周铭亲自带着质量检测队去验收以后,周铭才相信这是个创造奇迹的年代。

    听着周铭的夸奖,丁凯也感到非常骄傲,毕竟修好这条路的工程队是自己带出来的兵嘛!

    “周老板过奖了,我们工程局的本职工作就是做工程,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好,那我们真的太羞愧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这段路没有什么障碍,地势很好,修起来非常方便,要是换成晋宁到松关那一段,恐怕我也要明年才能交付给周老板你咯!”丁凯说。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丁局长领导有方嘛!”周铭说,“如果不是丁局长手底下的工程队给力,那这条高速公路至少也要明年才能竣工咯!”

    丁凯尽管不明白给力是个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出这是在夸奖自己,他连连摆手说过奖。

    周铭接着说:“丁局长能带出这么的工程队,全国各大工程都能看到丁局长的工程,想必丁局长未来定能步步高升,在工程部里大放异彩吧?”

    这话让丁凯的脸色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然后对周铭说:“那我就先谢过周老板的祝愿了。”

    “我这可不是什么祝愿,而我真心这么认为呀!难道丁局长在工程部里遇到了什么阻碍导致上不去吗?”周铭问。

    丁凯讶异的看着周铭,感到很奇怪,因为一般人在看到了自己的表情听到了自己那样说以后,都能猜到一些东西,可周铭还这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就让丁凯很不能理解了。这要是其他不懂察言观色的人丁凯还能理解,但是周铭,在那次整个工程局的饭局之后,丁凯是打死也不信的。

    既然不是莽撞,那么就肯定是另有原因的,于是丁凯想了一下说:“周老板是有什么想法要说吗?”

    对于丁凯的这句话,周铭默默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原因是体制内的人通常都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像丁凯刚才那样的问题,就只有特别务实的人或者配合领导的下属才会问的出来。

    丁凯作为一工程局的局长正厅级干部,本身和周铭并没有太多接触,不可能会是周铭的下属,那就只剩一个结果:丁凯这个人非常务实了。

    这点周铭是很清楚的,否则未来在国企改制以后,丁凯带领下的一工程局,就不会是最快摆脱国企桎梏,成为国内第一家进入世界五百强的建筑工程综合企业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丁凯的家世以及他的渴望。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