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他来了,他来救我来了!

    孔晓琳激动得一颗芳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整个身子都有些微微发颤,盈盈泪花不住的在眼眶内翻滚。

    每一个女人都渴望自己会有那么一个盖世英雄,他有一天会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她,可那毕竟是传说,世界上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齐天大圣,现在这个年代也更没有大话西游没有至尊宝没有紫霞。

    但孔晓琳在这一刻就分明感觉到了他就是那么一个盖世英雄,是他让自己心甘情愿的离开南湖酒店为他管理夜总会,是他创造了南江股市,是他无惧军区总参谋长,更是他揭开了江南的十亿经济骗局,这个人不会也不可能是别人,他的名字叫周铭。

    此刻周铭就站在门口,孔晓琳痴痴的望着他,感觉他的身影是那么伟岸,还有那么明亮的光芒照射进来,让孔晓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融化了,她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什么女强人什么审讯室什么陶国令,她就只想依偎在周铭的怀抱里享受那种属于小女人的温馨。

    不过正所谓美好的事务都不长久,再美好的桥段也总会有那么几个不自觉的人出来捣乱,显然陶国令就是这么一个人。

    看到门口站着的周铭,陶国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可见他心里恨周铭,但现在见到了,他更怕周铭,也就只敢在孔晓琳面前耍耍威风了。

    “周铭你……你怎么会来的?”陶国令问。

    周铭先给了孔晓琳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很理所应当的对陶国令说:“当然是来救我的女人了。”

    听到这句话,陶国令才猛然想起孔晓琳还被铐在审讯椅上,当即就想要挟持孔晓琳威胁周铭,不过周铭早看出了陶国令的想法,还没等他行动,就掏出一把枪对准了陶国令:“我劝你还是不要有什么不轨想法的好。”

    陶国令起初被吓了一下,不过随后就不屑道:“你他娘拿把枪出来吓唬谁呀?有本事你就开枪打我……”

    陶国令最后的那个‘我’字才说出口,周铭就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响,一颗子弹应声而出打穿了陶国令的手掌。

    那股钻心的疼痛传入脑海,陶国令发出了如杀猪一般痛苦的嚎叫,然后捂着手掌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打着滚。

    不过周铭和孔晓琳却对陶国令的嗷嗷叫声熟若无睹,周铭走到孔晓琳面前,为她打开手上的手铐和审讯椅上的锁,歉意的对孔晓琳说很抱歉自己来晚了,孔晓琳则轻轻摇头回了一句不晚。

    尽管话不多,但俩人谁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真心。

    而后周铭为孔晓琳打开审讯椅,牵着孔晓琳出来,正当他们要离开这里时,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句喘着粗气的话:“站住!你们要去哪?”

    “当然是离开这里了,要不然听你在这里唱歌吗?”周铭感到好笑的回头看着陶国令说,“不过很抱歉,你的鬼哭狼嚎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兴趣。”

    陶国令并不在意周铭调侃,他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周铭说:“为什么你要到南江来?为什么你参与罗家内部的争权夺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周铭冷笑一声说,“陶国令公子,你不觉得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可笑吗?我到南江来是为了赚钱,我参与罗家内部的争权夺利不是你逼的吗?还是陶公子你酒喝多了记性不好,忘了你当初带人来砸我夜总会的事情吗?”

    陶国令仿佛没有听到周铭的话一般,他自顾自的说:“我们陶家和曹家是一直以来都是很亲的,我父亲曾经还给曹帅牵过马,为曹帅冲锋陷阵过,现在曹家遇到了问题,曹老大和曹老三有矛盾,我们家里介入怎么了?但是这个事情关你周铭什么事?我原本是陶家的大公子,军区总参谋长的儿子,在岭南这里谁见到我都得喊一声陶哥,可是你来了岭南以后我就完全没日子可过了,我现在在别人眼里都成了小陶了!”

    周铭摇摇头,完全不想和陶国令说什么,因为他完全都是以自己为出发点考虑事情,就好像全世界都要给他气受一样,浑然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浑然不去想他自己做过些什么事情。

    “周铭我问你,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对我?我只是警告你不要插手,又没有真正惹到你什么,是我把你人打伤了,还是我把你女人上了,还是我把你全家给整死了,你要这样往死里搞我?现在你还拿枪打我,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有种你他娘的现在就搞死我!来呀!”

    陶国令对周铭大声喊着:“今天算你来的及时,下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的女人操得哭爹喊娘,我还要拿jb抽她的脸,有种你现在就弄死我,你要不弄死我你他娘的就不是男人……哎呀!”

    不等陶国令说完,周铭抬起一脚就直接狠狠踹在他脸上,把陶国令踹了一个人仰马翻,还没等陶国令反应过来,周铭举手拿着手枪柄就朝他脑袋上狠砸了两下,砸完了以后周铭还一脸无辜的对陶国令说:“陶公子你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要我打的,真的,像你这么贱的要求我前世到今生两辈子都没听过。”

    周铭这句是说的大实话,不过此刻听在陶国令和孔晓琳的耳朵里都不会怀疑什么就是了。

    打完收工,周铭拉着孔晓琳的小手往外走,可才走两步,就又听到了身后陶国令的声音:“周铭我就问你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他娘有种你就弄死我,打这两下算怎么回事?我们什么仇什么……”

    陶国令的最后一个怨字噎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口,不是因为周铭回身拿枪指着他,而是他看到了周铭认真的眼神。

    “陶国令我警告你别犯贱了,”周铭说,“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你这条烂命是你爹一力保下来的,要不然就凭你做的那些破事枪毙十次都绰绰有余的,现在你还不知悔改,还把问题都推到我头上,说和我什么仇什么怨?你他娘的自己说是什么仇什么怨?你他娘的小骂王点读机吗?哪里不会打哪里?”

    “你说要我弄死你,我可以成全你,因为我既然能带着枪到这里,刚才还开了枪,以你的认识你应该明白我这肯定是有备而来的,真要在这里弄死你也就是扣扣扳机的事情。”周铭接着说,“对,我的确答应了你父亲放你一马,但那是上次的事情了,这次你要真把我给惹毛了,我就真会弄死你的,你好自为之。”

    说完周铭就带着孔晓琳离开了审讯室,这一次陶国令没有再吭一声,不是他想明白了周铭的话,而是他从刚才周铭那狼一般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他是真的会开枪打死自己的。

    周铭和孔晓琳离开审讯室,在阳光下,周铭看到了孔晓琳俏脸上的红印,周铭不用想都能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周铭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感到万分愧疚:“要是我能早点来,你就不用受这个苦了。”

    周铭这个话是真心的,他是真的很愧疚,毕竟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重生回来立志要做一番大事业的男人,现在却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明明从接到她的传呼就猜到了这边的状况,早早的过来布置了,却仍然让她吃了亏,尽管没有吃任何女人本质上的亏,但也是被陶国令打了耳光,这仍然是周铭所不能容忍的。

    面对周铭这句暖心的话,让孔晓琳的心像吃了蜜一样甜,因为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是周铭最在意的人。

    这种感觉让她一颗芳心都在颤动,让她感觉自己之前不管为周铭做了什么都是值得的,哪怕刚才真的为周铭去死,她也是心甘情愿的,她拼了命的摇头:“不苦,我一点都不苦,只要是为了周铭你,我做什么都愿意!”

    周铭却摇头说:“你可不能这么说,因为我现在看到你这样都让我的心很疼,要是你再有什么,我都没法原谅自己了,不过既然这是你为我受的罪,让我亲它一下吧。”

    周铭说完也不等孔晓琳有所反应,就俯身下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呀!”孔晓琳惊呼出声,“不要脸。”

    这话让周铭愣了一下,看着孔晓琳,因为尽管周铭重生回来了,但还是捉摸不透女人的心思,他不确定孔晓琳是不是生气了。

    但就在周铭愣神的时候,孔晓琳却先做出了反应,只见她主动伸出一双藕臂搂住了周铭的脖子,转头吻上了周铭的嘴唇。

    原来她说的不要脸是这个意思吗?

    周铭恍然大悟,但这个想法也就在周铭的脑中过了一遍而已,随着孔晓琳主动伸出她的小香舌交给周铭以后,那种滑腻香甜让周铭马上抛掉了其他的想法,专心对付怀里的这个小妖精了。

    不过就在周铭一边狼吻着孔晓琳,一边手脚开始有些不规矩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的一声咳嗽破坏了这个气氛。

    周铭和孔晓琳转头,只见杜鹏很不好意思的站在那里,他搔着头说:“很抱歉啊打扰二位了,不过现在真不是你们亲热的时候,而且这里也并不是你们亲热的地方。”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