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是现在
    究竟什么地方才是亲热的地方,对于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过去似乎这只是房中男女的天伦,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公交野外厕所和澡堂肥皂等等其他非同寻常的地方都涌现出来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在现在这个岛国爱情动作片还没有风靡的时代,很多地方都没有被开发出来,就更别说是审讯室外了。

    这一点不论周铭和孔晓琳他们都明白,只是刚才对自己的激情有点没控制住罢了,现在杜鹏过来打扰,刚好提醒了他们让他们反应了过来。

    周铭对此有些尴尬,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而孔晓琳则是俏脸通红的拉着周铭的手,这位曾经面对几十流氓都面不改色的巾帼英雄,现在羞的连头都不敢抬起。

    杜鹏从认识周铭到现在就没见过周铭吃瘪的样子,顿时来了精神,他马上调侃周铭说:“周铭我说你也不要如此羞涩嘛,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我懂的。”

    周铭和杜鹏也是老熟人了,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只要杜鹏一撅屁股,周铭就能看出他要放什么屁了,现在听他这么说,周铭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打算。于是周铭哈哈干笑两声说:“这个事情就过去了,这里也并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回夜总会再说吧。”

    周铭这么说半是转移话题半是真的,因为首先这里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而且夜总会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是要去看看的;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有孔晓琳在这里,看她这么羞涩的样子,周铭也是不好和杜鹏这么扯淡下去。

    说到工作,孔晓琳一下来了状态,她抬头着急的说:“对呀周老板,陶国令那个混蛋他诬陷我们南江夜总会在进行贩毒活动,我也是因为这点被抓来了,但这是绝对没有的事!”

    周铭拍拍孔晓琳的小手安慰她说:“没关系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周铭带着孔晓琳和杜鹏一起走出公安局,可等他们回到了夜总会的时候,却正好见到南江市公安局正在往夜总会的大门上贴封条。

    孔晓琳见到这情况马上就不干了,下车急急跑上去质问带队过来的市委综合治安办姚主任:“姚主任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封禁我的夜总会?”

    “当然是因为你们这里有人从事贩毒活动,根据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你们这里必须进行停业整改,我这也是公事公办!”姚主任嘴上说的公事公办,可他的语气却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孔晓琳立即反驳:“什么公事公办?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守法经营的,从来没有过任何违法活动,今天的事情根本就是有人栽赃陷害的,我们这里没有从事过任何贩毒活动,你们不能封禁!”

    “有没有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这不是你说了算,是要证据说了算,如果最后能证明你们确实没有进行任何违法犯罪活动,我再给你揭掉就是了,但是现在必须封!”姚主任然后又很挑衅的问,“还是孔经理你想要抗法呢?”

    说到这里姚主任突然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额头:“我好像记得孔经理你是贩毒活动的主使,是要抓起来的,来人……”

    不等姚主任下命令,周铭马上站出来说:“我劝姚主任你还是不要下这个命令的好,或者姚主任你可以先打电话去问一下局里那边的情况。”

    “周铭你也在这里?”姚主任惊讶道,他敢封南江夜总会,也敢在孔晓琳面前摆谱,但却唯独不敢惹周铭,只能自己找个台阶下,“好,既然是我们南江的发展顾问,我就不为难你了。”

    说完姚主任就转身离开,不管他们这边了,孔晓琳要追上去,不过却被周铭拉住,孔晓琳转头疑惑的看着周铭,周铭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哎哟!怎么周顾问你的夜总会被封啦?是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活动吗?”

    “华少真的好巧,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周铭不用回头就能猜出这个人是谁,只是让周铭感到惊讶的是,当他回头,却还看到了另一个人:“没想到谭哥也来啦?”

    这两个人正是京城一哥谭千军和岭南大少姜春华,谭千军对周铭说:“我们只是听说这边的夜总会被封了,就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是周老板你的地方呀,这太可惜了,我可是听说这个夜总会还是非常不错的,我来到南江这边,还想着什么时候让小花带我进去玩玩呢,看来现在是没这个机会咯!”

    周铭也感到惋惜的点头说:“今天的确很可惜,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谭千军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对周铭说:“还来日方长?周顾问可真有信心,可我为什么觉得周顾问这个夜总会好像没机会再重开了的样子?”

    “是吗?”周铭说,“本来谭哥你说话我怎么样都要给你点面子的,不过谭哥你这句话我就不敢苟同了,我的夜总会是全国做的最好的休闲娱乐场所,虽然现在有些小人在背后耍花招,但这种小手段还指望永远把夜总会封在这里吗?这里可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地带。”

    “我还是认为周顾问不要这么盲目乐观的好,毕竟贩毒可是很大很严重的事情了,听说这里贩毒的数量也不少,我想就算是陈云飞省长,也没办法做这个决定吧?”

    谭千军故意这么问周铭,周铭没有回答他,谭千军接着说:“至于这个地方,的确很繁华,就封在这里怪可惜的,要不周顾问就割爱让给我算了?请周顾问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经营这里,做到比周顾问你更好的!”

    周铭伸手指着远方对谭千军说:“谭哥你看到那边的医院了吗?”

    谭千军顺着周铭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点头说:“我看到了,周顾问你是觉得现在的局面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周铭摇头说:“不谭哥,我是让你去看看病,因为我觉得你现在着实病的不轻。”

    听到周铭这句话,孔晓琳和杜鹏当即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而谭千军的脸色很阴沉的看着周铭,在他听来,杜鹏和孔晓琳的笑声根本就是一记记耳光,狠狠的扇在他脸上。

    “好你个周铭,我看你也就只能在这里跟我耍耍嘴把式了,我看你能怎么办,我看你怎么把夜总会解封!”谭千军咬牙切齿的说,然后就带着姜春华转身离开了。

    等谭千军和姜春华离开以后,孔晓琳上来到周铭的身旁问:“周铭你真的有办法把夜总会解封吗?”

    周铭点头说是,不过还不等孔晓琳高兴,周铭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是道:“但不是现在。”

    周铭这句补充的话让孔晓琳的秀眉一下就皱起来了:“周铭,现在的情况很糟吗?”

    这个问题让周铭有些喜欢,因为原本周铭只知道孔晓琳在做管理方面很有天赋,所以才把她拉过来管夜总会的,但现在这句话也说明了她在政治分析上也是很有头脑的。

    但想想也是,做生意或许听起来只是在做市场经济,但实际上在国内任何事情都是不能离开政治的,要知道在国内就算只是在路边开一家小店都需要关注一下国内的政策走向,就更别说这个南江夜总会了,那可是全国第一家,不论在政治还是经济上都有很重要意义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孔晓琳作为夜总会的总经理,多少是要有点政治头脑的,就算她开始没有,在做了这么一段时间,和各种不同的人打交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也逐渐能学会了的。

    “周老板你不要骗我,我都知道的。”孔晓琳说。

    周铭明白孔晓琳会这么说就是不希望自己随便说点东西敷衍她。

    于是周铭微微一笑说:“我当然不会骗你,不过现在的情况并不算糟,要把夜总会解封也并不困难,只是现在日子不对。”

    “这是真的吗?我知道周老板你上过大学,你可不要骗我。”孔晓琳有些希冀的说。

    周铭的回答当然不会让她失望:“那当然,晓琳你想,我既然能去公安局里救你,还敢开枪打伤陶国令丢在公安局里不管,这还不够证明我有底气吗?只是我觉得现在把夜总会解封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周铭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原因很简单,只要夜总会开在这里,就会有人给我们不断的找麻烦,你想是不是。”

    一语惊醒梦中人,孔晓琳这才恍然想起来,的确是从第一天有人在这里打架斗殴到出了八条人命以后,针对夜总会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就没停过。

    或许过去还可以认为那是陶国令在搞鬼,但随着今天谭千军和姜春华的现身,让她明白了陶国令不过就是一颗弃子而已,根本影响不了任何东西,所以现在要真的把夜总会解封再开起来,那只会有解决不完的麻烦。

    更让孔晓琳担心的是,这些麻烦会一件比一件难解决,周铭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这样说的。

    “那我们反过来也去对付他们的夜总会呢?”孔晓琳突然问。

    “没用的,”周铭说,“首先且不说我们要是那样做不就变得和他们一样龌龊了,另外那夜总会又不是他们的要害,关了不就关了,我们这是损人不利己呀!”

    孔晓琳有些难受:“真是好不甘心呀!”

    “放心吧,出来混总要还的,等到了一个黄道吉日的时候,我会让他们好看的!”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