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不甘心离开
    南江火车站,周铭杜鹏和孔晓琳登上了开往临阳的列车,他们上车放好了行李,不一会以后火车火车缓缓驶出站台,看着不断向后倒退的景物,杜鹏感慨道:“没想到我们居然就这样离开了南江,真不甘心呀!”

    相比杜鹏,孔晓琳作为女人,她的情绪更加低落,不仅一双大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甚至还能看出隐隐泛出的泪光。

    杜鹏和孔晓琳的情绪不好,周铭的心情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今天之所以会要坐车离开南江,完全是因为谭千军那边动的手脚,这也是周铭重生回来以后第一次这么压抑。

    周铭坐在下铺眼睛看着窗外,心绪飘回到了几天前,那是夜总会被南江市公安局查封以后的第三天,周铭杜鹏孔晓琳在东门酒店请夜总会所有员工吃饭,一来是为了借这个机会大家一起聚聚,二来也是要把承诺的工资全部亲手交到每一位员工的手上。

    这个姿态看似很没有必要,但实际却是一种人情投资,这种投资看不见摸不着,短时间内也看不到任何价值回报,但是从长远来看,这却是非常有必要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帮上大忙。如果不是这样,港城的那位华人首富也不会做每件事都尽可能的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了,这就是一种人情投资。

    这个请所有夜总会员工吃饭的饭局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可周铭和杜鹏这两位夜总会的幕后大老板才吃到一半,就匆匆离场了,因为发生了另一件更大的事。

    南江夜总会是隶属于金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而这个公司就是周铭和杜鹏的公司,周铭作为南江股市的建设者,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自然也把金鹏公司弄上市了,而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当周铭和杜鹏在东门酒店吃饭的时候,证监会突然要求证券公司停止金鹏公司的所有股票交易,原因是金鹏公司存在违法行为,涉嫌操纵股票价格。

    证交所还没有成立,目前南江证券公司现在依然承担着证交所的职能。这个证监会是在上一次股市崩盘以后成立的,在周铭和曹建宁的努力下,也并没有发生中央和地方扯皮的事情,证监会直接隶属于国务院,这一次也就是证监会接到了举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周铭和杜鹏在接到消息以后马上赶去证券公司,可当他们到了证券公司门口,却发现一队证监会稽查总队的人正在门口等着,见到周铭和杜鹏下车过来,他们马上走过来说:“我们怀疑你们与金鹏公司的股价操纵案有关,请你们和我们走一趟。”

    听到这话,原本就很上火的杜鹏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他指着那位证监会的稽查官员就开骂了:“我草你大爷!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抓我们?告诉你们,你们杜爷爷现在一肚子邪火,分分钟就能灭了你们!”

    另一边的周铭就冷静许多:“如果我没有记错,证监会是没有抓捕权的,只能联系公安局或者纪委进行协助抓捕。”

    见周铭这么说,杜鹏火气更盛了,直接喷了对面那位证监会官员一脸口水:“听到没有?感情你们还没有抓捕权啊?那你们在这里唧唧歪歪干什么?还不给老子滚到一边去!告诉你们,我旁边这位就是唯一被授予红星勋章的军外人士,就连你们证监会的构想也是他提出来的,如果从创造的关系上来说他就是你们证监会的父母,你们这些家伙现在连你们的爹妈都要抓了吗?你们这也太不孝顺了!”

    那证监会官员气得浑身发抖,但他显然更明白眼前这两位的身份,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证监会官员怂了,但却不意味着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随后等周铭和杜鹏走进证券公司以后就见到两位很熟悉的面孔正在这里喝茶。

    “谭少华少,原来是你们倆在这里搞名堂!”杜鹏恼火的说。

    坐在这里的正是谭千军和姜春华,听到杜鹏的话,谭千军冷冷一笑说:“杜鹏你现在真是翅膀越来越硬,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见到我连哥都不叫了?”

    杜鹏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没有说话,随着他爷爷当上了国家主席,杜鹏在京城小字辈里的身份的确越来越高了,隐隐也有和谭千军比肩的趋势了,不过谭千军一直以来都是京城一哥,这个印象让杜鹏很难一下子改变过来;另外,谭千军在燕京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源是才出茅庐的杜鹏拍马也追不上的。

    就像现在,谭千军又封了他们的夜总会,现在又举报他们操纵股价要他们公司停牌,他们却毫无办法。

    欺压小字辈不是谭哥的作风,他见杜鹏没脾气了,就把目光转到了周铭身上对他说:“周顾问呀,你要我怎么说你,你说你做生意就好好做你的生意嘛,非要来搞这些歪门邪道,你说你哪有会不倒霉的?”

    这话让杜鹏又不干了,不过这一次不等杜鹏说话,周铭先说道:“多谢谭少赐教,做生意的确应该本本分分的好,只是不知道谭少觉得我还有哪些方面做的不好,还需要改进的呢?”

    周铭这话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包括谭千军姜春华还有证券公司第一副总罗韩,他们都很惊讶的看着周铭。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他们的认识里,周铭一直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什么事情都不会拐弯,都会要迎难而上,跟对手硬碰硬的拼刺刀,并且一直以来周铭也都是这样做的:就像之前的股市,之前陶国令的事情,还有邢原的事情,哪一次他退缩了?不都是一脑门顶着对手就上去了吗?

    也正是了解周铭的这个秉性,谭千军才给他安排了很多戏码,之前在听到周铭在公安局开枪打伤了陶国令,谭千军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了。

    在那一刻,谭千军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周铭身上挂着个牌子被执行枪决的画面。

    可现在周铭这话却明显是要认怂了的,这让谭千军就搞不明白了,难道这是什么假象吗?

    谭千军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很嘲讽的周铭说:“周顾问是真的想听吗?不过我可要事先说明,这些话可并不是那么顺耳哦!”

    “忠言才逆耳嘛,我明白的。”周铭点头说,脸色诚恳的就像是虚心请教的小学生。

    看着周铭这个样子,谭千军强忍着心中的违和感对他说:“周顾问你的聪明是没得说,还有你做生意的天赋几乎就是与生俱来的……”

    说到这里谭千军顿了一顿,他反应过来自己干嘛要说这些夸他的话?

    这个想法让谭千军恨不能狠扇自己一个耳光,他马上改口接着说:“不过周顾问你却太急功近利了,你看看你在南江还有临阳铺的这些摊子,从夜总会到股市再到乡镇工业园和高速公路,你总是还没有学会走路就想跑了,你搞的这些东西哪一个不是漏洞百出的?”

    周铭哦了一声说:“原来这么差劲吗?那谭哥你认为我该怎么办才好?”

    “赶紧给我滚出南江,滚回你的临阳,或许还能捡回你一条狗命!”谭千军叫嚣道。

    “好的谭哥,我马上就去买票,过几天就离开南江你看行吗?”周铭说。

    这话把谭千军给噎在了那里,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这番话能激起周铭火气的,却没想他居然全盘接受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还是周铭吗?

    谭千军这么在心里发出了无数的疑问,不过这也是谭千军修炼得不够,要是像总设计师杨老或者国家主席杜中原这样的人精,就一定能发现那隐藏在周铭谦逊面具背后的那份坚韧。

    但尽管谭千军的道行不够,没能看穿周铭的伪装,可他的直觉也仍然在提醒他周铭的回答太有问题了。

    谭千军很想对周铭说一句“不要走决战到天亮”,或者在他面前跳肚皮舞,挑衅的对他说“来打我,你来打我呀”,不过这些念头才升起来就被他狠狠拍灭了。

    我靠!我堂堂京城一哥谭大少说这些话?那不是让满四九城的狗都要笑掉后槽牙了?

    不过不管谭千军是怎么想的,这对周铭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他在说了那番话以后,就转身离开了。

    周铭离开证券公司以后,就立即停了金鹏公司的所有业务,把所有在外的资金都尽可能的收回来,账目这些东西也都准备好,一副束手就擒等着认输的样子,只是有一点,周铭把所有账目都是交给了南江证监局,并没有交给从国务院下来的证监会。

    处理完了公事,接下来就是私事了,毕竟之前有过陶国令报复孔晓琳的事情,周铭不能不防。

    所以周铭就只好把自己的女人让曹建宁帮忙照顾,怎么说曹家是雄霸岭南几十年的大家族,而且曹建宁在辈分上也压死了谭千军,他根本不敢造次的。

    当然原本周铭是想把唐然和孔晓琳都交给曹建宁的,但孔晓琳说什么也不留下来,要和周铭一起走,哪怕只是在临阳当个服务员也行,她都一定要去看看周铭家乡看看,周铭拗不过她,就只好带上她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