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谭少的快拳
    “为什么要叫停乡镇工业园的这些项目?我们这些项目不都是已经经过很多次审核了吗?怎么现在又有问题了?这省里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呀!”

    “就是说呀!这乡镇工业园都是省里批准建设的,很多项目也都是省里自己搞起来的,他现在叫停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这根本没道理的!”

    “还有我们八宝粥厂,省卫生厅都已经反复抽查了无数遍,当时我们还是在老厂房都没问题,现在也已经换了新厂房,改善了很多环境,怎么反而卫生状况不达标了?省里这样子搞不是纯粹在整人吗?”

    ……

    760厂的会议室里闹哄哄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解和愤怒,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嚷着,有些在拍桌子,有一些在拼命挥舞着手臂,他们的情绪都非常激动。

    不过他们也不能不激动,周铭和杜鹏是昨天连夜从潭州回到临阳的,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叫厂里的所有的高层干部和八宝粥车间的重要干部过来开会,告诉了他们昨天省政府的决定,叫停了乡镇工业园的一些项目,八宝粥的生产车间也要立即停产,等待省卫生厅的重新检验。

    这个消息让整个会议室内一下炸开了锅,这也难怪,要知道随着乡镇工业园的建设,作为整个工业园指挥中心的760厂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这些干部的权力不知道比以前那个半死不活的县企要大上多少。

    此外由于工业园的建设,很多老板在这里进进出出,整个厂区的各项设施也都跟上来了,现在这个厂区的建设和生活水平都已经超过很多县城了。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760厂的干部们都尝到了小康生活的甜头,突然一下子有人过来说要拿走,他们当然不干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八宝粥车间,车间主任王辰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了,整个会议室就要数他最激动,不过这也难怪,八宝粥车间的前身是西岭罐头厂,他们在罐头厂里都是食不果腹的,现在在八宝粥车间里工作,吃好穿好还拿高工资,相比过去,这简直就是比天堂还要天堂的生活,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怎么会舍得放手?

    要不是这样,当初第一次戴金山故意整八宝粥车间,省里工作组下来封停车间的时候,这些八宝粥工人就不会差点和执法人员打起来了。

    现在戴金山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又不知道什么原因要来关停八宝粥车间,作为车间主任的王辰哪能不激动?

    而对周铭来说,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热情是很他感到高兴的,因为大家的情绪就很能反应他工作的成功。

    只是高兴归高兴,但有些决定他还是不能不去下的,于是周铭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们急迫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是760厂的老板,这些项目都是在我手上搞起来的,每一个项目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任何一个项目我都不愿意放弃。”

    “但是形势比人强,”周铭说,“现在是省政府要我们停止这些项目,是要依法对我们的项目进行审查,是有理有据的。”

    周铭的话才说完,下面立马有人说道:“省里为什么要这样做呀?我们的项目有什么问题?这不是在刁难我们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立即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是呀!我看其他企业的项目,手续还不如我们齐全,都是轻轻松松的过了,怎么到我们这里查了一遍又一遍的还就是有问题呢?省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显然就是有人在故意整自己呀!

    周铭在心里这么回答,不过这个话当然是不能说出来的,尽管不说也不是没人能猜出来,但只要自己不说,大家在心里总还是会抱着那么一丝念想。

    周铭想了一下,正准备说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周铭拿给孔晓琳,让她拿到外面去接,孔晓琳在760厂期间就暂时充当周铭的秘书。对于这个安排苏涵是一百个不乐意,但她这个总经理是不能随便撤的,也不好真的把孔晓琳放在这里当花瓶,就只能先这样了。

    孔晓琳拿着手机走出了会议室,周铭才说道:“大家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省里既然这样做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完全配合省政府的工作,把这一次的审查工作做好,争取让我们的项目能尽快重新开展起来。”

    周铭说完环视了一圈,见下面的人都是一脸怀疑的表情,他马上接着说:“同志们,我们必须要相信省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干部,现在不管情况怎么样,都一定是暂时的,因为不管是八宝粥还是乡镇工业园项目,本身都是非常领先和有竞争力的,省政府也不会无理一直封下去的,我们的未来会更加辉煌!”

    周铭振臂高呼,下面马上有人说:“周老板,我们相信您,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话让周铭心里很感动,这些都是最可爱的人,自己带着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就给予了自己最大的信任。

    收起这些无聊的多愁善感,周铭最后说:“所以,我希望在未来省政府相关部门的人过来以后,大家都能在工作上做好最大的配合,并切记千万不要和省政府的人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大家记住了吗?”

    听到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出自己记住了以后,周铭这才宣布了散会。

    这个时候孔晓琳拿着电话从外面走进来,周铭并没有直接问她什么,而是带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后才问:“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由国计委和审计署等部门组成的国务院联合调查小组在昨天已经离开燕京了,正在赶来临阳,准备着手调查楚岭高速的问题。”孔晓琳用尽量平稳的声音回答,但实际上她心里很非常替周铭着急的,因为她知道,这不用说肯定又是谭千军那边搞的鬼。

    听着孔晓琳的话,周铭笑了一下说:“真没想到,谭哥那边的下手真快。”

    杜鹏却说:“周铭,高速公路那边所有投标到招标,都是经过严格把关的,并没有出现任何纰漏,还牵扯着那么大一笔钱,总不能轻举妄动吧?”

    周铭摇头说:“这个问题千万不能这么想,毕竟找问题可要比解决问题简单千万倍,他们真要想在高速公路事情上做文章也是很简单的,否则这一次让审计署的人下来就没意思了。”

    “可审计署下来不是为了调查乡镇工业园的项目问题吗?”苏涵感到诧异的问。

    “审计署是国家审计部门,如果千里迢迢从燕京赶到临阳,就为了调查一个小小乡镇工业园,这完全是杀鸡用牛刀;”周铭说,“反正审计署也已经从燕京下来了,顺手再调查一下高速公路的案子也是顺带的。”

    杜鹏和苏涵孔晓琳他们还想说什么,但这个时候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周铭接通是荆楚省长熊清平打来的,周铭向他问了声好,熊清平那边恩一声说:“周铭,那个事情怎么样了?”

    周铭哪里会不明白熊清平说的是什么,他马上回答:“省长,我刚给厂里和八宝粥厂的同志开了会,已经把省政府的决定通知下去了。”

    “大家都很不理解吧?”熊清平那边问。

    “没有,大家都非常支持省里的决定,觉得这是对自己和对党对政府的高度责任心。”周铭说。

    “你这个小同志呀!”熊清平无奈的点了周铭一句,“不过这一次你心里不管是有委屈还是不满,都得给我忍住了,如果和省政府的调查组发生了任何冲突,我想这个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

    周铭恩一声说:“省长你放心,我能拎的清这个轻重。”

    “我知道你能拎的清这个轻重,但是我怕你破罐子破摔。”熊清平说。

    就算周铭再怎么料事如神,也对熊清平这话感到很惊讶:“破罐子破摔?省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应该知道国务院的调查小组下去查你高速公路的事情了吧?”熊清平提醒周铭说。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周铭说完顿了一下,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反问熊清平道,“省长,你不会又带来了什么更糟糕的消息吧?”

    “你周铭周老板还是聪明,我的确又给你带来了更不好的消息,你还记得你以前倒卖国库券的事情吗?”熊清平说。

    “这套快拳打的可真好。”周铭调侃了一句,“不过这个事情拿来针对不觉得很奇怪吗?给我定的罪名是什么?投机倒把吗?”

    熊清平说:“现在已经没有投机倒把这个罪名了,你犯的是扰乱市场秩序罪,如果罪名成立你将被判处死刑。”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这话只怕已经被吓得尿裤子了,但周铭却只是哈哈一笑:“我倒卖国库券最多不过几十万,就要判我死刑,江南省邢原那边诈骗十个亿,也是死刑,咱们的量刑可真严。”

    熊清平自动忽略周铭的调侃说:“周铭,我这次打你电话不是给你通报这个事情,而是要告诉你,杜主席请你去首都一趟。”

    周铭收起了玩笑的嘲讽表情,仔细想了一下后才点了点头:“谢谢省长,我知道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