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建议你出国
    谭少的这一套快拳,如果把其中的每个拳路拆出来,不管是股市还是乡镇工业园,不管是八宝粥厂还是高速公路,对于周铭来说都是很小儿科的东西,可关键现在谭少一股脑的把这些拳头都给打出来,这就让周铭感到非常头痛,根本没法招架了。

    这京城一哥不愧是京城一哥,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手机那边的忙音在不断提示着他熊清平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周铭这才也把手机挂掉放回了桌子上。

    不过等周铭再抬头起来的时候却吓了一跳,因为杜鹏和苏涵孔晓琳都已经围到了自己身边,正瞪大了眼睛在看着自己。

    “什么情况?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周铭下意识的问,只是这个问题根本用不着他们的回答,周铭自己就已经想到了答案,除了自己最后提到的死刑,哪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周铭,你刚才说死刑,什么死刑?谁要被判死刑?为什么?”

    一般杜鹏是最管不住嘴的,但这一次最先说话的是苏涵和孔晓琳,她们两个女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出了这些话。

    “我。”周铭很老实的回答,因为这个时候再想遮掩什么根本不可能,反倒会给他们平添很多担心,那么与其这样,还不如老实交代的要好,“刚才是熊省长打电话过来,说中央现在正在查我们以前倒卖国库券的事情,给我安了一个扰乱市场秩序的罪名,如果罪名成立我就会被判处死刑。”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一般,炸得苏涵和孔晓琳两个女人都蒙了,让她们只是呆愣在那里,死刑那两个字就像是大石一般压在胸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一会以后苏涵才说道:“周铭,这个事情是我做的,是我在临阳倒卖的国库券,这和周铭你根本没关系呀!要枪毙就枪毙我好了,周铭你一定要活着呀!”

    苏涵很激动的说,说到最后都要哭出来了,而另一边孔晓琳表情也很着急,虽然她没有苏涵表现得这么激动,但从她坚定的眼神却不难看出,如果有可能,她也一定会代替自己去死的。

    别说周铭自己并不认为自己会死,就算自己真的走到了绝路上,周铭也不会让女人给自己当替死鬼的,因为这是属于一个男人的骄傲。

    于是周铭说:“小涵晓琳你们都别这样,其实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

    苏涵和孔晓琳一齐抬头,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问周铭:“怎么救?”

    “就是熊省长这次打电话过来的真正目的,”周铭看了杜鹏一眼说,“是杜主席要我去一趟首都。”

    “真的吗?那太好了!只要杜主席出手了,周铭你肯定就有救了!”

    苏涵和孔晓琳都高兴坏了,反倒是杜鹏皱起了眉头,似乎猜到了什么,不过在周铭的眼神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好了,我和杜鹏先出去了,要为去燕京做点准备。”

    周铭这么说着就和杜鹏走出办公室,杜鹏一言不发的跟在周铭身后,直到远离了办公室以后才开口问周铭:“你是不是觉得我爷爷这个时候请你去燕京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能不说,这权贵子弟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一般人都会认为国家主席是无所不能的,不管有什么困难只要找国家主席都能解决。这个想法本身是没错的,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也的确有很大的权力,但却也并不是常人理解当中的无所不能,反而要受到很多桎梏的,否则国家就会乱了套。

    就像现在,谭少赌上自己的全部调动那么多资源来整周铭,杜主席要插手也不是不行,却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周铭和他非亲非故,他不可能会这样做,那么他仍然对周铭发出这个邀请,就很耐人寻味了。

    鸿门宴?这是个玩笑,就算谭少再怎么牛b,也不可能把国家主席都调动得了,就算是实际上一号首长的杨老都没这本事。

    周铭摇摇头:“我不知道也没法去猜杜主席邀请我去燕京的目的,不过不管什么目的,也不可能比判我死刑更严重的吧?”

    “那倒是,”杜鹏很同意周铭的看法,“不过我现在算是明白那句破罐子破摔是什么意思了,我们马上就动身回燕京吗?”

    周铭哈哈一笑,这一次并没有反驳什么,因为这的确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在里面。

    “既然谭哥那边是快,我们这边自然也只能以快打快了。”

    周铭这么说,然后就让杜鹏去订机票了,只是这个时候的周铭并想不到,他这个时候随口说的以快打快,竟然很快就要变成了现实。

    临阳没有民用机场,周铭和杜鹏坐火车去潭州坐的飞机,而以现在谭少对他们的关心程度,自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什么?周铭和杜鹏去了燕京?”

    这个消息让谭千军姜春华和陶国令都惊呆了,尤其是陶国令,他眼看着自己最恨的人要倒霉了,他最怕就是这个时候出状况了,因此他急忙问道:“谭哥华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杜家或者是谁要帮忙了吗?”

    如果是在平时,姜春华一定会回答这是不可能的,但现在面对周铭,姜春华完全失去了平常的判断,他也只能把目光放在了谭千军身上。

    还是谭千军很冷静的摇头说:“不可能,周铭不过就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生意人,全国这么多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我们现在在全国掀起这么大的势,中央领导没理由会保他的。”

    谭千军的判断和姜春华陶国令的判断是一致的,但他们还是要问:“那周铭去燕京做什么?”

    “这个很难判断,”谭千军想了一下说,“现在我再跟去燕京已经晚了,只怕我到了燕京他们都已经完事了,我打个传呼给他吧。”

    谭千军的这个办法让姜春华和陶国令都是眼睛一亮,当然谭千军打传呼去问周铭,周铭肯定不会告诉谭千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至少从周铭的言语当中,谭千军也能发现一些什么,与此同时谭千军自己再在燕京打听一下,基本就能猜个**不离十了。

    这就是周铭才到首都就收到了谭千军传呼的原因。

    看到谭千军的传呼,杜鹏有些发蒙:“周铭,你说这谭千军打个这种传呼过来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真的想知道我们来首都的原因。”周铭说。

    杜鹏也不是笨蛋,经过周铭这么一提醒,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谭千军的想法了,他暗骂道:“这个谭少也真够可以的,那周铭你打算怎么办?”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他不是想猜么?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老实告诉他我真不知道,让他自己慢慢去瞎琢磨去吧。”

    这个答案让杜鹏高兴的拍了一下手:“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周铭你这一手玩的太漂亮啦!”

    周铭微笑一下,然后也回了谭千军一个传呼,就和杜鹏一起先联系中南海了,很快那边说已经准备好了,周铭他们当天就可以进去。

    这个结果是让周铭感到很意外的,因为这里毕竟是整个国家的中枢,是这个国家的大脑所在,但凡到了这位置上的人都不简单,要忙很多国家大事,一般来说,就连杜鹏这位国家主席的孙子要见自家爷爷都需要排时间,就更别说还带着周铭了。

    可现在结果是马上就能见,这个情况就很不对了。

    原本杜鹏和周铭都是准备在燕京饭店开个房间,等着里面安排时间的,现在听到这个事情,他们马上马不停蹄的进去了中南海。

    周铭和杜鹏被车子接进了中南海,一直到了一栋大气的建筑前面,周铭和杜鹏下车,杜鹏告诉周铭这好像是杨老的办公地点,周铭对此只是点点头,并没说什么。

    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国家实际上的一号人物杨定国杨老,和国家名义上的一号人物杜中原主席都坐在这里,见到周铭和杜鹏进来,杨定国对周铭示意了一下他面前的位置对周铭说坐,而等到周铭和杜鹏坐下以后,杨定国又让人给他他们上了茶,让他们先喝茶。

    如果换成其他人,面对杨老这样子招呼,肯定就要去胡思乱想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杨老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但周铭见杨老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就很光棍的端茶就喝,还是很不顾形象的牛饮,浑然不管是不是糟蹋了杨老那价值连城的特供茶叶。

    看着周铭这副做派,杨老微笑了一下然后说:“这些天很乱,发生在周铭你身上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原本这个事情无论怎样我都是不该出面的,但周铭你是一个好同志,我就想给你一个建议。”

    “非常感谢杨老您对我的照顾,杨老不管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周铭说。

    杨老点头说:“中央最近要派一批出国留学生,我可以给周铭你留一个名额,让你出国深造一段时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