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也是悲剧
    杨定国和杜中原并没有留周铭和杜鹏在大内吃晚饭,领导人都很忙,因此在说完事情以后,周铭和杜鹏就坐车被送出中南海了。

    在车上,杜鹏整个人都有点愣愣的,显然是还没有回神过来,尽管刚才在中南海里面,周铭和杨定国的聊天时间并不长,却仍然给他留下了很难忘记的印象。

    其实对杜鹏来说,他在一开始听到杨定国对周铭说建议他出国深造的时候,杜鹏是感到很绝望的,原因很简单,杨定国是什么人?

    那可是自复出以来执掌中央将近十年的超级大人物,开启了改革开放,让整个国家走上了开挂一般的快速发展道路,就说他执政以来的强势,他的政治眼光肯定没得黑,那么现在就连他都要放弃周铭让他出国了,可见这个形势坏到了什么地步。

    如果说在来燕京之前,不管谭千军那边怎么样一步步的找他们麻烦,哪怕当初面对证监会执法队面对公安局,杜鹏都还敢冲上去指着对方的鼻子骂娘,那么现在他就再不敢这么做了。因为之前杜鹏多少还会有那么一点幻想,觉得谭千军不管怎么样始终只是个和自己一样的小辈,他的能力始终有限,真要做的过火了自然会有人收拾他的,但今天杨老的话却狠狠将他最后的幻想给撕得粉碎,所以他才会感到绝望。

    这个时候,不管杜鹏心里又多么不甘心,恐怕也只能听从长辈的安排了,可没想到周铭却反而摇头说出了那么一番话。

    这番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大道理,甚至还带点年轻人的幼稚,但这却是真性情的话,并且这样的话不是谁都能说会说敢说的,很多人就算说出口也根本做不到。

    不过周铭这话倒是给了杜鹏很大的信心,尽管他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说起来杜鹏现在和周铭的联系是很紧密的,不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俗的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不管是南江的金鹏公司,还是高速公路的股份,就算是在燕京的沙琪玛公司,也都是周铭的主意,只要离开周铭就都不转了,因此哪怕杜鹏和周铭只是两个完全不认识的路人,杜鹏也会拼死支持周铭的。

    可表决心容易,真正实施起来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效果了,就算杜鹏对周铭再了解再怎么信任他,这个时候也不能不问他一句:“周铭,你真的有把握吗?”

    不过周铭却给了他一个很让他抓狂的回答:“把握这个东西你相信他就有,你不相信他就没有。”

    这个答案让杜鹏感到很无语,因为这根本不任何答案嘛,不过好在周铭接下来又说了一句“出中南海去通县那边看一下”,这才让杜鹏没有被心里的好奇给杀死。

    杜鹏眼睛一亮,马上问周铭道:“通县?为什么要去通县那边?是不是周铭你有什么计划要在那边实施?”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只是苦笑一声:“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不希望实施这个计划,因为这也是个悲剧,而且这个悲剧还是一连串会演变成祸害很多家庭的悲剧。”

    周铭这句话让杜鹏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杜鹏满脸疑惑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不是计划要怎么对付谭千军那边吗?怎么又会演变成什么悲剧,还是会祸害很多家庭的悲剧了?难道是谭家?这没道理呀,周铭根本不是一个会同情敌人的人,更不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如果是谭家,那就是对方的咎由自取了。

    面对杜鹏的疑惑,周铭并没有回答,而是在心中回忆前世的那个事情。

    在前世的今年,首都曾经发生过一次震惊中外的枪战,那是一位卫戍燕京的军人从军营的军火库里拿出一把半自动步枪,就一人一枪从军营一路杀到长安街上的事情,这次枪战死伤高达一百多人。

    这个事情听起来很玄幻,但却是真实发生过的,当时这位军人来到长安街上胡乱开枪,造成很多平民的伤亡,还打死了两个外交官一家。

    首都公安和武警闻讯后迅速出动,几百武警和公安干警组成包围圈子,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名军人会被很快打死的时候,这名军人却奇迹一般的和所有武警公安打起了巷战,凭自己一人一枪面对几百人的包围,不仅自己没受一点伤,反而还几次出击,打死打伤了十几人,最后由于子弹被打完了,他才主动跑到一块空地上,被部队的狙击手给打死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枪战,正是因为这一名军人在枪战中所表现出来的高超战术素养,才让中国陆军被奉为世界最强陆军。并且他在枪战中所表现出来的很多战术动作,也由于国外媒体的报道而被全世界模仿,最典型的就是各国特种部队后来推行的单手换弹匣的动作,其实就是出自这里。

    当然,这一次枪战不管中**人的表现所多抢眼,有多么让全世界震惊,但说到底这始终是个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悲剧。

    之所以会有这次枪战,是因为这位军人由于得罪同僚受到了处分,同时妻子在老家遭到强制流产,结果出了医疗事故导致一尸两命,这名军人思想上接受不了,才想用这样的方法来报复社会的。

    首先这名军人是个悲剧,其次那些被他无辜打死的老百姓和武警官兵们,也都是悲剧。

    在推行改革开放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自然是要让中央震怒的,于是这名军人所在的整支部队全都受到了牵连,不仅很多军官受到了处分,甚至连这支部队都被撤销了建制番号。

    周铭现在回特意点出来这个事情,就是因为周铭知道,这支部队就是隶属于谭家的,而由于这次事情所带来的影响,让谭家一蹶不振,也正是这个原因,后来中央才有机会把谭家给办了的。当然这里面肯定不止是这一个事情,里面的政治斗争肯定是很多很复杂的,但要追究源头,就是从这个事情开始的。

    周铭就是知道这个原因,才会这么注意的,只是让周铭犹豫的,是自己该不该利用这个事情,毕竟那是多少个家庭的悲剧啊!周铭自己也不是什么冷血动物,罗伟和莉亚维娜那一次是自己事先不知道,现在自己知道了,还要这么做,就真的太冷血了。

    “下车了,周铭你在想什么呢?”

    突然一声喊,把周铭从神游的状态中给拉了回来,周铭定睛这才发现车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了,杜鹏也已经下车,正站在路边冲自己招手。

    唉!希望不要吧,如果到最后真走投无路了,也只能无情一点了!

    周铭在心里这样叹息了一句,然后走下车子,他和杜鹏一起坐上自己的车子,由杜鹏开着先朝通县那边过去,不过这个时候的周铭并想不到,自己这辈子由于自己重生的影响,很多事情或许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不会再按照前世的轨迹那样发展了……

    周铭这边心里纠结,但在南江那边,谭千军他们却很开心,因为他们刚刚接到了来自首都的电话,谭千军的朋友告诉他,杨老和杜主席急见周铭他们,并不是要出手帮他们,而是劝周铭出国。

    “周铭呀周铭,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去首都,还以为会有什么好处是吧?却不想杨老是什么人物,他老人家早就看透了一切,像你这种家伙,还是趁早滚出国的好!”姜春华很开心的说。

    相比之下,陶国令就显得没有那么开心了:“要是周铭真的出国了这该怎么办?我们不是要弄死他的吗?”

    “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那个家伙以后都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姜春华说。

    “当然有区别了。”陶国令说,“放他出去就是纵虎归山,而且如果只是把他赶出国的话和赶他回荆楚有什么区别呢?我们一定要弄死他,一定要亲眼看到他被枪毙才行呀!”

    这一次谭千军对他说:“国令,你对周铭的执念也太深了吧?周铭那只不过是个会赚点钱的暴发户而已,和我们是根本没得比的,我们的眼光一定要往前看,至于周铭,他是死是活根本没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陶国令说,“周铭必须死!否则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好吧,我们当然是要周铭死的,”姜春华这个时候出来打圆场说,“不过现在他人在首都,在杨老的眼皮子底下,我们总是不好做事的,要不然就犯了忌讳了,我们还是先把岭南这边的布置安排好才是……”

    “不行!”陶国令还是说,“如果周铭不死,我就不会拿出我的钱!”

    谭千军这时有些生气了,他质问陶国令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谭哥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说是有些任性,但请你们务必相信我,周铭这个人一定要死,如果不弄死他,后患无穷!”陶国令说。

    “简直不可理喻你!”谭千军说了陶国令一句,姜春华看着眼前的这个局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有些事情的种子,就开始在这个时候悄然发芽了,也正是这个事情,让另一个悲剧开始,也让周铭不用再纠结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