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兵王张林
    通县是首都燕京东郊的一个县城,从行政上来说,通县和其他首都周边的县城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非要说这里有什么不同的,就是这里驻守着一只全国最精锐的部队。

    通县北苑这里有一大片被围起来的庄园,这里就是号称“地上最强”的首都卫戍军的驻地。

    杜鹏把车开到庄园的正门口,周铭和杜鹏下车,马上就有一位军官带着两名战士上来敬礼询问:“同志你好,请问你们的名字,是谁介绍来的?有介绍信吗?”

    军事禁区是严禁入内的特殊地带,就算只是武警部队的驻地,都不是随意进出的,而这里是全国最精锐部队的驻地,就更是不能随便进出了,因此对于这位军官的询问,周铭和杜鹏都不感觉意外。杜鹏也回他一礼说:“同志你好,我叫杜鹏,这位是周铭,来之前我和你们的杜旅长联系过,这是我的证件。”

    杜鹏从车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子递给那位军官,那军官说了一句请稍等,然后拿着本子回去传达室,约摸一分钟以后出来还给杜鹏说:“同志你好,你可以进去了,请跟着我们的车前进,不要乱跑。”

    杜鹏点头说好,然后和周铭回到车上,这时那军官手一挥,大门口的道闸打开,一台墨绿色的吉普车在里面等着,对杜鹏示意了一下,杜鹏打出一个好的手势,那车才慢慢向前开去,杜鹏开车跟在后面。

    看着这繁琐的手续,周铭感慨说:“这里不愧是全国最精锐部队的驻地,就是麻烦。”

    “这没办法的,这里面有很多军事机密,虽然没有那些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很多特种作战的秘密方法,不便对外透露。”杜鹏说,“周铭也不是我和你吹,但凡能进这里的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各种枪械方法以及格斗技巧都是超一流的,在战场上一个打好几个没问题。”

    “我不怀疑,我认为我们国家的部队和军人,都是很棒的!”

    周铭这说的是实话,别的不说,就说当年一部长安街头的巷战视频,中**人就受到了全世界的盛赞,这哪还有不好的道理。

    杜鹏转头看了周铭一眼问:“周铭你要来这里做什么?你不会打这个部队的主意吧?这我可得告诉你,虽然我表哥是这里的旅长,但这整个卫戍军是属于谭家他们的势力范围,我表哥只是因为政治需要才在这里的。”

    “我知道,如果这里不属于谭家的势力范围,我还不会来了。”周铭说。

    “这是为什么?难道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吗?”杜鹏很诧异的问。

    面对杜鹏这个问题,周铭只是摇摇头,并没有回答他,首先这是未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周铭也不确定,谁知道说了会有什么后果;其次周铭对那个事情还在犹豫,明知道那是一个无辜人的悲剧,自己不仅不阻止反而还坐看着事情发生加以利用,这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所为。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自己这么做有点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但周铭则认为这才是一个男人的底线。

    就在周铭的胡思乱想中,他们的车子很快开到了一处营房前,一位和杜鹏有着三分相似的军官站在这里,不用猜周铭就知道这位军官是杜鹏的表哥了。

    周铭和杜鹏下车,杜鹏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那位军官就带着他们去往靶场那边。

    “真想不到杜鹏你小子闲来无事也跑这来玩了,怎么不在南江那边赚钱了?我可是听说你在那边混得很不错呀!”一边走着,杜旅长一边对杜鹏说。

    “还行,只是现在那边出了点状况,我要回燕京办点事情。”杜鹏说。

    “肯定是你这小子惹了什么事情,摆不平了吧?”杜旅长笑着说,“不是我说你呀,咱们是男人,遇到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才是正途,不能总是靠家里。”

    杜鹏被说教的很不好意思,他也知道自己这位表哥在军营里是基本和外界隔绝,不知道谭千军鼓捣的那些事的,所以他忙转移话题道:“好了我的杜政委,你就不要给我上思想政治教育课了,我这次来是带我朋友来看看咱们国家最强部队的。”

    一听这话,杜旅长马上被转移了话题,他对周铭说:“看来你也是个军迷嘛,像我们这支部队从一般的途径都是打听不到的,不过我们这里却是汇聚了全国各个部队和军校的精英骨干,全都是精兵强将,各种单兵和分队作战技巧都是非常娴熟的。”

    周铭对军事方面不是不感兴趣,但这个时候周铭却没心思听他介绍这些,于是周铭马上接话道:“简单来说,能进入你手底下的,都是兵王。”

    这话让杜旅长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没错,我手底下的这些小混蛋们,他们不是普通的兵,是到任何部队都能称王的兵王!”

    看着杜旅长的那股兴奋劲,周铭真不知道要是告诉他后世那些网络上各种各样的兵王文,各种吊炸天的单杀群殴和泡妞,各种吊打国内混混国外的杀手组织,各种美女总裁校花女警花的倒贴,还有离奇到不能再离奇的绅士,估计这位战场老兵能高兴得原地翻上天去。

    就像是要证明杜旅长的话一样,当他的话才说完,旁边一个操场上就响起了一声声的喝喊,周铭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有好几名战士赤着上身站在那里,全身上下都能看到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他们的战友则拿着足有手臂那么粗的木板狠狠的朝他身上拍去,当然最后无一例外都是木板被打断了。

    而在另一个操场上,则是有很多穿着军装的军人在进行对战练习,相比之前的拍木板,这种练习一招一式都没有任何电影里的花哨,每一击都是直击要害,能一击必杀最好,不能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放倒敌人,让敌人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就行了。

    又过了一片草地,比起之前操场上的热闹,这片草地上就显得非常安静,安静到让人感到可怕,周铭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想到了特种部队里一个常见的课目,就是伪装。

    仿佛是为了证明周铭的想法一般,杜旅长在走过一处低洼草地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一个人凭空跳起来向杜旅长问好,吓了杜鹏一跳。

    杜旅长哈哈笑了,他骄傲的对周铭介绍说:“这些都只是我们卫戍军的普通战士,但你别听着他们普通,我手底下的这些兵,他们在战场上一个小队摸掉一个连都是没问题的。”

    而随着杜旅长的话,那位伪装得很好的战士也更加挺起了胸膛,周铭说:“咱们的子弟兵都是好样的,不过杜旅长,咱们部队最厉害的军人呢?”

    杜旅长高看了周铭一眼,因为如果换做一般的普通人,只怕见到这些,就会顺理成章的认为他们就是这里最厉害的兵了,在此之前也有很多红色子弟也都犯过这样的错误,但周铭却还要找最厉害的军人,不论他这么说是故意还是他真的懂,都说明了这个人是个很不简单的人。

    “现在这个时间,那小子应该是在靶场练习射击。”杜旅长一边看着手表一边领着周铭向前走去。

    其实不用杜旅长带路周铭也能找得到地方,因为周铭已经听到了细微的枪声,而跟着杜旅长穿过一片树林,周铭他们来到了靶场。

    “那个像猴子一样跑,正在进行快速射击练习的就是我这里最出色的兵。”杜旅长说,语气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顺着杜旅长手指的方向望去,周铭终于看到了自己今天要找的人,此刻他就像是一只在草原上奔跑的狸猫,身手矫健的猫着腰一边奔跑一边开着枪打着靶。

    哒哒哒!

    在几发急促的点射过后,他很娴熟的用出了让全世界都叹为观止到争相模仿的单手换弹匣,在不停止射击的前提下换好弹匣继续开火。

    “**!”

    当他又连续做出几个战术翻滚动作以后,总算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这时杜旅长马上朝那边喊了一声,示意让他过来。

    那个叫**的战士答应一声,在把枪交给自己的战友以后小跑过来,向杜旅长敬礼喊了一声首长好。

    杜旅长伸手拍拍**几下,然后给周铭和杜鹏介绍道:“这就是我们这里最棒的兵,他叫**。”

    距离这么近,周铭也真正看清了这位前世的悲情人物,他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人,他没有第一个操场那位被拍打的战士那样强壮,也没有草地上那些伪装的狙击手一样悄无声息,他就只是那样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可以想象,如果这位战士出现在战场上,肯定是国家和人民无可匹敌的尖兵,但是很可惜,前世的他尽管也做到了让全世界震惊,却是用那样一种悲情的方式,他没有机会上战场报效祖国,却先倒在了战友的枪口下,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惋惜。

    自己真的要坐视那个事情在自己眼前发生而无动于衷吗?自己真的要和那些冷血,只为了自己的政治着想的官员一样吗?

    周铭再一次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