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还是发生了
    妻子被计生委官员抓去强制流产,遭到粗暴对待,情况非常糟糕,很有可能一尸两命!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劈中了**,让他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他举着电话脑子一片混乱,以至于后面电话那边又说了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到。

    今天上午,**才做完了日常的练习,一位同班的战友就急急忙忙跑来告诉他家里有电话打过来,非常着急,**过去接到电话就听到了这么一个让他险些背过气去的噩耗。

    对于**来说,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之前他遭到了处分,之所以还能乐观向上,完全都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在支撑着他,他可以没有前途,因为还有妻子和孩子,只要有这个家,哪怕自己只是一个小兵那又怎样?

    但是,现在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都死了,这让他一下子感觉自己的整片天都要塌下来了,眼前的世界一片灰暗。

    等**回神过来的时候,电话那边已经是一片忙音了。

    不会的,妻子是躲在西屯村的,那里从来都是阴山和附近超生的集中地,地处偏僻,县政府对那里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况且妻子的叔老还是西屯村的村长,这怎么还会出事呢?肯定不会的。

    **这么对自己说着,想要再打电话回去确认清楚,但老天就像是铁了心要和他作对一样,当他正要拨号出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身为一名军人,居然目无法纪,违反国家政策私怀第二胎。”

    “你怎么知道?”

    **诧异的回头,在他身后是一个和周铭一般大的年轻人,看上去和谭千军有几分相似,他正很嘲讽的看着**:“你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受了处分,我作为政工干部,当然有权力对你进行审查了。”

    **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你看了我的信?”

    “我这是依法对你进行审查,然后把你所有的违法行为汇报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你要干什么?”

    那位军官很轻蔑的对**说,不过看到**的神色不对了他马上吓得往后退去。

    “你这个狗杂碎,我要杀了你!”

    **怒吼一声朝他冲去,但那位军官早有准备,跟在他身旁的几名战士很快冲过去锁住了**的关节让他动弹不得,**也不管自己被锁住的手脚,只是目眦欲裂的看着那军官说:“姓谭的,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你这话可没什么杀伤力啊,还是我说话算话,说让你断子绝孙就让你断子绝孙!”

    那军官对**丢下这么一句,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而等那军官离开以后,那几个锁住**关节的战士也松开**,向他说了声抱歉然后跟着走了,只留下**愣愣的瘫在原地,泪水从这个坚毅的汉子的眼里无声的流出。

    阿秀,还有我那没出世的儿子,你们等着,我会帮你们报仇的,我要报复!

    熊熊怒火在**的心中越烧越旺,蒙蔽了他的双眼,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烧成灰烬了。

    “林哥你没事吧?”这时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兵见**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就问他。

    **摇头说:“没事,明天出操我喊卧倒你就趴在地上知道吗?”

    那小兵不明所以,但常年的军旅生涯还是让他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他点头说好的。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和往常一样很早就来到武器库拿枪,虽然今天他拿的子弹比往常都多很多,但管理武器库的战士也只以为是**自己要搞什么特殊训练,很简单就放行了,只是笑着说让**事后把训练内容补上,还要请他出去喝酒。

    **拿着枪走出营房来到操场上,几十名士兵正在一名士官的带领下操练着,**很快就看到了在一旁陪着团长检查的人,那就是那个害得自己妻子孩子全部丧生的罪魁祸首——昨天那个姓谭的!

    见到仇人,**的眼睛一下红了,他马上拉开手中枪支的保险,大吼一声“卧倒”,然后举枪对着那边就是几发点射。

    谭姓军官和团长全都应声倒地,但**尤不解恨,他还几个箭步冲过去,狠狠在那谭姓军官的脸上踩了几脚,又给他补了一梭子子弹,直到快把他打成马蜂窝了才停手。

    “**你全家,你这个狗杂种,还我媳妇和儿子的命来!”

    整个卫戍军营一片静寂,只有**撕心裂肺的呐喊在回荡,不知过了多久,**打空了一个弹匣的子弹,那咔咔的空响让他稍微恢复了一些神志,他转头看去,只见其他人都愣在那里看着他,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然也有反应快的军官,开始跑去通知上级了。

    **迅速换上弹匣拉开枪栓又是几个点射,将那几个军官打倒在地。

    **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他想到自己要是在军营里肯定会被很快打倒,毕竟自己可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而且这里又是汇聚了全国精锐战士的首都卫戍军。

    想到这里**立即做出了决断,他马上跑向旁边团长过来时所乘坐的吉普车。

    上车以后**看了一眼,庆幸车钥匙还插在车上并没有被拔下来,他很熟练的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轰到底,然后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飞奔出去。

    原本军营门口是有道闸的,并且驻守在门口的战士是有先斩后奏权力的,可不知为何,面对开车出来的**,门口驻守的战士居然一枪未发,让他直接撞烂道闸开出去了,只是在背后补开了几枪,但这根本于事无补。

    也直到**冲出了军营以后,首都卫戍军的指挥部才反应过来,急忙打电话向上级汇报。

    但在这时,谁也无法想象,拿着枪冲出军营带着满腔仇恨的**,究竟是一头怎样的猛兽。

    ……

    燕京饭店,周铭住在这里,虽然周铭并不怕谭千军,但总归小心驶得万年船,住在中南海面前,谭千军就算借他一百二十个胆,他都不会在杨老面前动手脚的,那简直就是厕所里打灯——找屎(死)。

    此刻周铭正坐在房间的书桌上阅读着今天的报纸,在经济板块上,周铭注意到南江的股市正在发生诡异的波动。

    “看来我退出南江股市以后,接手的这个人并不想维持股市的信誉,而是想要操纵股市了。”

    周铭叹息一声说,同时提笔在这条新闻上做出了标记,周铭很清楚这是何人所为,也只有那个集团能做和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可怜了那些没有信息渠道的散户股民了,只能被庄家玩的团团转,还有自己办的那个股市测评的报纸也不管用了吧,因为这庄家根本是不按常理出牌的。

    在心里这么想着,突然外面传来了几声类似鞭炮一样的声音,让周铭感到有些奇怪,他走出去推开窗户,突然发现下面的长安街上人头攒动,很多人在向东奔跑着,似乎是在惧怕和躲避着什么。

    什么情况?八国联军又进京了吗?

    正在周铭疑惑间,房间的大门被很急促的敲响了,周铭快步走过去打开房门,是饭店的服务员,他很着急的对周铭说:“很抱歉打扰了,现在下面发生了很严重的暴力事件,还请先生待在房间里不要出门以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我们饭店会保障所有人的安全。”

    其实这个通知是很扯淡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严重暴力事件,那待在房间里不是把自己逼上死路吗?不过站在饭店的角度考虑,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周铭点头说自己知道了,不过并没有关门回去,他看着服务员挨个房间的敲门通知,等服务员通知完这一层离开以后,周铭准备出门看看情况,不过就在这时他发现斜对门的一个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出来了两个外国人,其中一个还扛着摄像机。

    周铭马上用英语喊住了他们:“请你们等一下,请问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个扛着摄像机的男子马上回答:“当然,外面的长安街上发生了枪战,我的上帝,那简直太神奇了,听说是一个人拿着一把枪,面对几百荷枪实弹警察的围捕,他不仅没被打死,还杀过了一条长安街,我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他难道是打不死的超人吗?我……”

    他还要滔滔不绝的讲着,但他的朋友拍了他一下,让他猛然反应了过来,马上对周铭说:“不好意思我还有采访任务,下次咱们再聊。”

    说完那两个外国人就走了,周铭也并没有多加挽留,因为周铭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一个人一把枪,从几百武警的围捕中边走边打,杀过一条长安街,这不就是自己一直牵挂着的**的事情吗?可是时间不应该是今天才对,更重要的是杜鹏不已经赶去阴山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理智告诉周铭,现在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并且不管是什么原因,很有可能都和自己有关,自己不能置身事外。

    想到这里,周铭马上行动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了一个传呼号码……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