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谁人能挡?
    长安街上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人们尖叫着像无头苍蝇一般四散狂奔着,完全没有任何秩序可言,就像是在被一头无形的猛兽拼命追赶,只要谁跑慢一点就会被瞬间抓住然后撕成碎片。

    哒哒哒的枪声时不时的响起,听起来就像是逢年过节时的爆竹,不过那种爆竹所表现的是过节的喜庆,而现在的枪响,则是一把悬在头顶的死神镰刀,谁也不知道他会突然落下,割掉谁的脑袋。

    在东单外的大街上一派索马里街头的战争景象,一辆公交还有几辆小车横七竖八的停在路中间。公交车的车身上如同莲蓬一般被打出了很多孔洞,有的孔洞还在往外汩汩的流淌着鲜血,不知道有多少人来不及跑出被打死在了车里,车里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也不知道是和外面的人一样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还是已经失去了站立的能力,倒在地上趴在椅子上哼哼呻吟。

    几辆警车和武警部队的大卡车已经组成铁桶阵将现场围住了,一名军官正拿着大喇叭对那边喊话道:“**,你已经被包围了,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主动交枪投降向组织老实交代自己的罪状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军官的话还没喊完,那边就甩过砰砰几个点射,子弹打在那边警车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显然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组织人员迅速冲锋!”

    在军官的命令下,一些武警战士打枪对那边进行火力压制,还有一队队武警战士趁着这个时候也在的朝那边接近。这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那边突然放出几记冷枪,冲在最前面的武警战士应声倒地,马上被自己的战友给快速拖回了由汽车组成的掩体后面。

    战友情都是很深厚的,尤其是在真正的战场上,看到自己的战友被打倒,这边武警部队的火力一下凶猛了起来,一道道火舌喷射而出,子弹不要钱一般倾泻过去,打得那边火花四溅。

    武警部队这边打的火热,每一个人都是红着眼睛怒吼着在打枪,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情绪;而在另一边,一个孤独的身影则抱着一把半自动步枪静静的靠在车轮后面,任子弹从他的头顶飞过,打在他的身边,他都岿然不动,有一种天生属于战场的冷静和自信,不过他的脸上却带着属于男人的淡淡悲伤和痛苦。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一直关注着的首都卫戍军最强兵王**。

    长安街上的惨剧就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最初是要找那谭姓军官报仇,逃出军营也是下意识的行为,但在他冲出军营以后就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后来他想起之前周铭曾问他在城里制造混乱的问题,这个时候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决定要报复社会,就驾驶着吉普车一路疾驰到长安街上了。

    到了东单这里,他拿着枪就像四周胡乱的射击目标,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路人像割麦子一样被打倒在地,也幸好**携带的子弹有限,他用的也是一把半自动步枪,无法做到像冲锋枪一样的扫射,否则伤亡的数字至少还得往上再翻一倍。

    那辆公交车这时开过来,看着**在那里发狂,公交车司机当时就蒙了。

    如果司机头脑足够冷静,踩油门直冲过去,就算**再怎么神枪手,也很难打到几个人;但可惜的是,这司机只是和平年代的普通人,他哪里懂这些,就下意识的踩了刹车,结果这辆公交车就这么停在路中间,活活给**当了靶子,几轮点射过后,车内就再没有能站着的人了。

    东单这里非常靠近中南海,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公安和武警在接到报警以后迅速出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赶到这里围住了**。

    **默默感受着战场的气息,突然他的眼里射出两道精芒,整个人仿若弹簧一般从地上坐起来然后冲出了掩体。

    “他跑出来了,快打死他!”

    一名武警军官大喊道,可他也只能喊喊了,因为当他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边的武警战士居然都因为子弹被打空了正在换弹匣。

    这个情况让那军官愣了一下,他看着对面**如同狸猫一样低身快跑,只一瞬间就躲进了墙壁后面,顿时皱起了眉头。

    是巧合吗?还是他计算到了这边所有人打枪的频率?

    那军官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了震惊,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这么多把枪,他怎么可能算得到每把枪的频率?不过听上级的指示,对面那个人也的确是首都卫戍军精锐中的精锐,或许对所有枪械熟知,又对战场有着天生感觉的他,能做到吧?

    谁都不愿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可从全国百万军人当中挑选出来的number.one,又在首都卫戍军里被各种训练喂养了这么长时间,有这样的表现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为什么?这样的人会跑出来干这样的事情?自己这边几百人围着他子弹打了不少,也受伤了很多人,但人却始终抓不到?天知道要付出多少人的代价才能抓到或者打死他!

    这样的想法直让这位武警军官感到抓狂,好歹自己也是上过战场的,怎么就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呢?

    “动了他又动了!”

    这军官来不及多想,耳边的呼喊很快让他抛掉这些想法,他看过去,只见那边**果然从墙壁的掩体内跑出来了,那军官见状心头一跳,大喊出声:“不要急着开枪!”

    可当他喊出声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一次不等军官的命令,武警战士就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顿时一片枪声大作。

    但不管这边的枪声多么密集,**那边就只是猫着腰在快速奔跑,那些子弹怎么都打不到他身上,反而**在一个翻滚躲到掩体后,点射还了几枪,这边立刻就有武警战士被打伤了。

    “精彩!这就是红色东方的士兵吗?简直是精彩绝伦的战争艺术,我一定要记录下来!”

    在武警的包围圈后面,两个外国人站在自己的车顶上,一个稍胖的外国人兴奋的扛着摄像机,如同吃了兴奋剂般大声嚷嚷着。

    如果周铭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这两个外国人就是他在燕京饭店遇到的两个外国记者,那个瘦高的外国人则是皱着眉头说:“这种低身快速前进的方式的确很有效的减少自己的暴露面积,继而在快速前进当中减小被子弹击中的概率,很有想法,不过我觉得他的厉害并不仅于此。”

    “嘿我说,我觉得他这就已经很不简单了,想想看,能做到在战场上有效的让自己活下来,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外国大汉说。

    外国瘦高个看了自己的同僚一眼不动声色道:“想想看,从他和这些包围武警交火以来,你见到他换弹匣了吗?”

    “换弹匣?他是用的是半自动步枪,本身射速并不快,而且他还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在掩体后面应该有很多时间换吧?”外国大汉猜测。

    “不,我算过了,从刚才到现在他已经连续开了四十多枪,据我所知世界上没有哪种半自动步枪有这么充足的弹匣……”

    外国瘦高个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外国大汉就大叫一声道:“快看,他在干什么?他竟然在单手换弹匣!”

    单手换弹匣指的是右手持枪,左手掏弹匣,然后左手用新弹匣猛顶枪械上的弹匣卡榫,顶开后,空弹匣松动,这时新弹匣向前一挤,空弹匣向前方掉下,新弹匣按正常顺序装上。这样的方法比正常换弹匣的方法要快很多,而且不用重新拉枪栓,可以保持火力的持续性,显然**持续不断的火力输出就是通过这个办法完成的。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外国瘦高个瞠目结舌,嘴里喃喃的说。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之所以能从汽车后面冲出去,就是因为卡了一个武警部队战士换弹匣的时间差,然而他自己却没有这个顾虑,通过单手换弹匣的技术动作,他可以实现不停顿的火力射击。

    这个动作看起来并不花哨,说起来也简单,但要真正在战场上做到不停顿的单手换,却十分困难,因为这不仅要求战士对枪械的熟知,更需要在心里默记弹匣里面的子弹数量,因为单手换弹匣最理想的状态,就是留下一到两发子弹不打出去,这样新换弹匣上去才不用重新拉枪栓,做到连续射击。

    当然,如果只是这么一个技术动作也并不会让人多么惊叹,可关键是他又懂得低身快速前进的姿态,拥有移动射击的精确枪法,还可以不停顿的保持火力输出,甚至还能够算出对手的子弹数目。

    这简直就是一个战斗妖孽!

    可以毫不怀疑,只要给他足够的子弹和完好的枪械,他一个人就能和这几百人打到天黑,甚至还能做到完美反杀。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战士,谁能够阻止他呢?

    这个问题也是所有目睹这次枪战的人心**同的想法,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呐喊传来:“都住手!”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