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公开举报
    燕京作为整个国家的首都,燕京市委市政府也算是一个相对没那么自由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全国的行政中心,有中央这座大山在上面压着,燕京市委市政府不管要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请示中央,任何政策都得小心翼翼,哪怕燕京市委书记位列政治局,也远没有其他省市自治区那么自由,能放开手脚。

    燕京市委书记名头很响也风光,但实际很多事情都必须看着中央的脸色行事,还得低调的像个孙子一样,不像在地方上,自己就是老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也正是很多高级机关单位里的人,都一个接一个排着队等着下放的原因所在,下面自由嘛!

    这个事情说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实际上就算是燕京本地人,要问他们中央在哪,基本没有不知道的,可要问起燕京市委市政府在哪,很多人搞不清楚了,就算知道的也需要仔细回忆一下,由此可见燕京市委市政府在这个权力中心是多么的不容易。

    和中央一样,燕京市委市政府也同样坐落在长安大街上,是一座颇有年代的大院,在他的旁边,就是著名的人民大会堂。

    说起来燕京市委市政府也算是一个省级单位,但建国这么多年来,却很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毕竟隔壁不远就是中南海,大家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奔中央去了,那不是靠谱的多,谁还来你这燕京市委市政府啊?但这样对燕京市委市政府的大多数官员来说,也乐得一个清闲。

    不过燕京市委市政府的这份清闲,在88这一年终于被周铭给终结了,一天早上,周铭和杜鹏找了一些人,打着横幅就来到了燕京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口。

    几张桌子给架起来成了一个高台,周铭一个箭步就跳了上去,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面对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长安大街大声道:“同志们,我要向燕京市委市政府举报贪官,这里有我的一份举报信!”

    一声呐喊,就像是平地里突然响起的惊雷一般,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路过的人都仿佛中了魔法的停下脚步,然后不由自主的都围到了周铭这边来。

    周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所以他才张嘴就喊出了举报和贪官,他很清楚国人的喜好,不管是谁,都会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的。

    见有人围了过来,他接着说道:“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是如此,在这个风云激荡的年代,本来我们应该要响应中央的号召,奋勇投身改革开放的浪潮里面,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而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我们大家不论是做生意也好,还是在厂里上班也罢,就算是在工地上搬砖,那也是在为祖国的发展出力流汗,我们的工作是伟大的,行为是高尚的,思想是很有高度的,我们都是祖国富强的螺丝钉。”

    说到这里周铭一转话锋继续道:“但是,有一些可恶可恨的贪官,却在蚕食着我们的血汗我们的劳动果实,他们利用自己手中的特权,违法将我们大家的劳动成果,吞食到他们自己的口袋里面。”

    “我们原本的辛勤劳动,是要建设更美好的家园,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生活的更好更幸福的,可是这些贪官,他们却像是蚂蝗一样,趴在我们的身上,吸吮我们的血汗,让他们自己肥的流油,他们这么做,根本就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践踏我们的尊严!”周铭痛心疾首的说,“大家说,这样的贪官到底可恨不可恨?”

    随着周铭的发问,下面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喊出一声“可恨”,可见贪官在所有人心中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其实在周铭自己看来,自己的这些话是有些幼稚的,不过在这个年代,革命主义精神还没有消弭,就连新闻联播的声音都是昂扬向上的,很多地方还在喊着革命的口号,那么自己的这番话还是非常能激励大家的。

    既然调动起了大家心中的愤怒,以周铭的演讲能力,自然是要趁热打铁的,他继续往下说:“江南的十亿巨额诈骗案你们或许都有所耳闻,那是一笔多么让人震惊的巨款呀!可是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地痞混子,他怎么就能在一省一市骗出这么多的钱,他的这么多钱难道都是骗普通老百姓的吗?还是在他的背后还有什么幕后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呢?”

    “是谁?是哪里的贪官吗?”下面有人马上提问。

    “就是贪官,就是我们首都的财政局长陈旭!他就是江南十亿诈骗案的幕后黑手,据我所知,那江南的十亿诈骗案,当中有很多钱都送给了这位陈局长,还给陈局长在燕京盖了很多别墅,每一个别墅里面都藏着美女,他们没事的时候就在别墅里面逍遥快活,拿着我们劳苦大众的钱,过着他们酒池肉林的奢靡生活!而这位陈局长,就以政府的名义帮助邢原组建公司进行诈骗!”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让大家来说,这样的官员应不应该被举报,应不应该被严查?”

    周铭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挥舞起手臂呐喊了起来,而台下的所有围观群众也随着周铭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一个个不管年纪几许,都在周铭的带动下热血沸腾起来,在拼命扯着嗓子跟着周铭呼喊着:“应该,这样的贪官就要被严查,这样的贪官就要被枪毙!”

    杜鹏是跟着周铭出来的,从南江到临阳现在再到燕京,杜鹏已经见过周铭太多的故事了,按理说他的心理素质应该已经被周铭摧残得非常坚韧了才对,可现在看着周铭在这里拿着喇叭的呼喊,却依然感到心里一阵阵的热血跳动。

    周铭这家伙真是个天生的演说家,如果以后有人能知道他的这些事迹,或许能写一本《重生之大演说家》出来……咦?不对呀,这里为什么要加个重生呢?

    不管杜鹏在那里的胡思乱想,台上周铭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封厚厚的举报信接着说:“这就是我的举报信,所有陈旭的犯罪事实我全都记录在上面了,还有一些能够支持陈旭犯罪事实的证据,今天,我就要在这里,在大家的面前,将这一封举报信交到燕京市委市政府去,让燕京市委市政府来查这个贪官,大家说好不好?”

    “好!”台下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当台下这些人异口同声的喊出了好以后,突然十多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报开了过来,数十公安干警跳下警车,飞快的就把周铭他们给包围起来了。

    一个警官走上前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质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在这里干什么?有什么居心?向谁申请了?是谁让你们来这样做的?你们背后还站着谁?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企图破坏什么?”

    民怕官,一般的人哪里见过这个架势,他们之前也只不过是被周铭的一番言语给挑起热情的,现在见公安局来人了,还是这么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他们自然就有些害怕了,不过随后周铭的一番话,很快又激起了他们的信心。

    “这位公安同志,我们是来向市委市政府举报贪官的,是支持革命事业的正义行为,我举报的是燕京市财政局局长陈旭,我手里就有对他的举报信!”周铭说,同时还高高扬起了手中准备好的举报信。

    听周铭这话,那警官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不过却并没有后退一步,还是很强硬的说:“我不知道什么举报和贪官,我只知道你们在这里是严重扰乱秩序的行为,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否则我就把你们全都给抓起来!”

    “公安同志,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革命群众,今天到这里来只是正当的要向市委市政府举报贪官,行使我们自己的群众监督权的,为什么你们要抓我们?难道你们也是和贪官一伙的,今天来是受了贪官的指使,要来包庇贪官的吗?”周铭毫不退让把那警官的话给顶了回去。

    周铭这话如果细细分析起来是漏洞百出的,不过现场的这些人大都是普通人,根本不懂得政治上的那些弯弯绕,再加上之前的热情还没有褪去,现在还处于头脑发热的状态,他们马上跟着周铭质问那些公安:“你们也都是和贪官一伙的吗?你们是来官官相护的吗?”

    这些人一边大声质问着,一边朝公安那边逼过去。

    或许是每个人体内都潜藏着破坏和不安的躁动因子,又或许是他们平时总是被这些大盖帽欺压,现在难得有机会反过来去逼问那些大盖帽,让他们兴奋异常,总之随着前面的人在不断向那些包围他们的公安干警冲去,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空气正在不断升温,一场警民冲突眼看就要爆发。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