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谭家的威胁
    “周铭还是你老大牛b,要我敢这么和我家老爷子说话,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在燕京饭店的房间里,杜鹏高高竖着大拇指对周铭说,并且还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冷颤,似乎真想到了杜中原过去教训他的样子。

    “那没办法,谁让你是主席他老人家的亲孙子呢?再者说打是亲骂是爱嘛,多少人羡慕都还羡慕不过来呢!”

    周铭这么对杜鹏说着,不过他的话也就到这里了,他随后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又对杜鹏说:“行了,这些多余的屁话你就别在我面前说了,赶紧去帮我带点人过来吧,现在我可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真的会有人过来威胁你吗?谭家好歹也是那么大的一个家族,现在谭里又是首都的市委书记,位列政治局的副国级大员,不至于做这种下作的事情吧。”杜鹏有些怀疑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不是有句老话叫若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吗?或许就是现在就是谭家疯狂的时候,只是我们这有为青年可不想陪那些将死之人一起疯,所以还是稳妥一点好。”周铭说。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帮你做好。”

    杜鹏这么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房间,而等杜鹏离开以后,周铭就随之走到房间的窗户边,目送着杜鹏的车子离开。但这个时候,周铭注意到了杜鹏前脚才走,后脚就有几辆车子开到了楼下,周铭无奈的摇摇头自语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那边,还是说……有些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正所谓看到的都是结果,只有看不到的才是博弈。

    周铭是重生回来的不假,但重生却不意味着万能,就能马上让自己跨越从土鸡到凤凰的蜕变。

    在重生前,周铭只是一个普通人,很多事情都是道听途说以及网上那些所谓内部人士的猜测。这些东西都是捕风捉影的,虽说不是毫无根据,但至少也肯定是和真实的有很大差距,尤其是那些隐藏在事件背后的政治博弈,更是不可能为常人所知。

    就像在前世的时候,周铭知道谭家倒了,也知道谭家是因为江南的那次集资案和**的两次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但是在这些事件的背后,究竟有多少人参与了,谭家又面临着什么样的形势,自己却是一无所知的,哪怕有杜鹏在,他还年轻,并没有参与布局,也不可能知晓,很难给自己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

    “既然有了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我就不能总是做看到结果的人,有些博弈,我也要知道,更要想办法参与进去,成为游戏的参与者,而不是总被人摆布的那一些,哪怕我并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周铭说。

    不一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带着几个公安来到了门口,只是他们来到门口的却一下愣住了,因为周铭的房间门是打开的,房间的桌子上摆着四个茶杯,而周铭本人则在客厅里不慌不忙的泡茶,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可是他们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看到门口这些人的样子,周铭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说:“你们来啦?都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坐吧,不过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们会来多少人,我的房间里只有四个杯子,还望见谅。”

    周铭的话让门口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不敢前进一步,就好像周铭的房间藏着八百刀斧手,随时都会听从周铭的号令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把他们砍成肉酱。

    这些人的踟蹰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原本领了命令气势汹汹的过来要找周铭的麻烦,结果到了这里却发现周铭正在等他们,这不管换了是谁都会下意识的感到不正常,心里会害怕的。

    这时领头的那个人先说话道:“周铭你好,我是燕京市委办的王剑,这次是专程过来找你谈话的。”

    周铭点头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是谭里书记的秘书,我也知道你这次来的目的。”

    王剑呆了一呆,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才咬牙带人走进了周铭的房间,坐在周铭的面前。

    对于王剑会下定决心进来周铭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原本就不指望自己这一套做派能真的吓住对方,毕竟事关重大,对方肯定要下死命令会选最信任的人,自己又不是诸葛亮,空城计哪能像小说里一样那么简单。但话虽如此,从对方的这一番做派,周铭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紧张。

    王剑坐下,还不等他开口,周铭就主动把茶杯推到他面前对他说:“王秘书先喝茶吧,由于时间匆忙,没时间给王秘书沏好茶,就只能用酒店提供的茶叶代替了。”

    说完周铭先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那边王剑却久久不敢动自己面前的那杯茶,也不知道是怕那杯茶里有毒还是在想别的什么事。

    对他这样的情况,周铭也不催他也不说话,就只是安静坐在那里看着他,等他自己决断。

    面对周铭的笑容,王剑突然感到自己被嘲讽,导致智商被压制了,尼玛自己是来找他麻烦的,结果现在被他一杯茶就吓住了,这叫怎么回事?自己怎么说也是这个首都的第一秘书,跟着的是谭家的掌门人,而他周铭又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钻了国家政策好处的暴发户吗?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嚣张?

    想到这里,王剑一下拍案而起,伸手指着周铭怒声道:“周铭你不要在这里吊儿郎当的!你知道你今天这是什么行为吗?你今天的做法不仅扰乱了燕京市委市政府的正常工作,更严重的还诽谤市委市政府的重要干部,对他本人的清誉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

    听着王剑的话,周铭突然开心的笑起来了,周铭也不能不发笑,也实在是王剑的做法太逗了。

    “你笑什么?”王剑很恼火的问。

    “请王主任恕我无理,我觉得王主任你刚才的话根本是多余的,因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主任你带着这些民警同志是来威胁我的吧,那么既然是威胁,王主任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一点呢?还要说刚才那些没用的屁话,你是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吗?”

    周铭撇撇嘴不屑的说:“正当的举报被你说成是扰乱燕京市委市政府的正常工作,举报官员成了诽谤市委市政府的重要干部,王主任你不觉得你的这些说法是很无耻的吗?”

    “够了!”王剑突然狠拍一下桌子咆哮出声,同时他马上从跟着他一起来的民警身上拿过一把手枪,顶着周铭的脑袋,“你他娘的信不信我今天一枪崩了你?”

    王剑是真的很恼火,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窝火过。

    周铭说的没错,他今天的确就是带着燕京市委书记谭里的任务来找的周铭,他原本也是要威胁周铭的,却没想到反而还被周铭说教,尤其是周铭最后那句当婊子立牌坊,简直就像是一记耳光一般,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

    周铭细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看来谭里那边最近是遇到了不少的事情,让整个谭家里里外外都很难做,否则这位首都一秘不应该会这么冲动的拔枪才对,因为如果自己现在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意外,只会让谭家目前的形势雪上加霜,只要这位秘书通知脑子不是真的烧坏了,他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可他现在就是这样做了,这说明他此刻的情绪很不稳定。

    要说王剑这个时候敢开枪周铭是怎么都不相信的,毕竟首都大秘书,不论怎么失心疯都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过尽管心里很笃定,但表面上还是不能激他,毕竟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谭家现在也还没有真正倒下,于是周铭只能举起自己的双手说:“王主任你千万别激动,我们有时好商量。”

    听着周铭服软的话语,王剑很得意的翘起了尾巴:“周铭你嚣张,你再嚣张一个给我看看呀!”

    王剑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用枪顶了顶周铭的脑袋,接着说道:“想你们这样的货色我见多了,平日子拽的和二五八万一样,但只要给你上点手段,就怂的像个孙子一样了,说到底你们这样的人就是贱!”

    “那你究竟想让我怎么样?”周铭问。

    “他娘的给我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王剑很不满的说:“告诉你,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你今天做的这个事情究竟有多愚蠢,还有一点,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能耐了,其实你根本什么能耐都没有,别的地方不说,就单说在燕京这个地方,哪怕这里是首都,要弄死你也是轻轻松松的,你明白了吗?”

    周铭说了一句知道了,王剑这才收回了枪,还给了那位公安,然后直起身子恢复了他那首都一秘的风范说:“我希望你是真明白了,那就请你马上给我滚出燕京,如果明天我还发现你在这里,有些事情就说不准了。”

    给周铭丢下这句话,王剑才带着公安离开了周铭的房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