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这是杀人灭口
    第二天中午,无数中外记者蜂拥赶到了燕京饭店,因为在这里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发布会。

    到了约摸十一点的时候,记者被允许进入会议室,当所有记者都按部就班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以后,出席今天发布会的燕京市委领导才陆续出场。

    领头的是燕京市委书记谭里,这位位列政治局的副国级大员,他仍然很意气风发的走在最前面,不过只要仔细去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他神情背后的忧郁,仍然能看出他不自然皱起的眉头。尽管这些东西都很细微,但也能够想象,这位帝都的府尹大人并没有他看起来那么轻松自如,至少是心烦意乱的,否则以他在宦海打滚三十年练出来的养气功夫,不至于会有这样的表现。

    跟在谭里身后的是其他燕京市委的领导,当他们都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以后,市委秘书长才宣布新闻发布会的正式开始。

    首先无疑是燕京市委书记谭里的发言时间,他拨弄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话筒,然后说:“各位中外的记者朋友们你们好,原本能在这里和大家见面我应该是要感到很高兴的,不过我现在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今天在这里,我有一件非常沉重和难以启齿的事情要向大家通报。”

    说到这里谭里顿了顿,再接着说道:“就在昨天夜里,燕京市前财政局长陈旭被发现自杀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尽管下面的很多记者在来之前,都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这个消息,但现在听到燕京市委书记在发布会上亲口说出这个消息来,还是让大家感到震惊,同时这个消息也让大家纷纷发问。

    “谭书记您好,我想请问这位陈旭怎么会自杀?之前不是已经说他被纪委控制起来在专门的地方,有专人24小时对他进行看管吗?怎么还会让他自杀,是不是其中有什么问题?那陈旭的自杀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案子要陷入死胡同没法再查下去了……”

    听着下面如无数苍蝇满天飞一般嗡嗡的提问声,谭里急忙打手势让大家安静。

    “大家都请静一静,我知道大家急迫的心情,但也要一个一个提问,我才好回答。”谭里说。

    “首先陈旭的自杀是由于纪委看管人员的疏忽大意所导致,关于这点纪委方面已经严肃的处理了相关责任人。”谭里说,“其次,关于针对陈旭的举报,我们本着务实求真的精神,当然还会一查到底,所有其他涉案人员都会追究其法律责任,绝不姑息任何一位!”

    “不过不管怎么样,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是我们的同志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没有想到嫌疑人的心理变化,对嫌疑人看管疏忽大意,”谭里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作为燕京市委书记负有很大的领导责任,我代表燕京市委市政府要向所有人道歉。”

    谭里说着就真的站起来,带头向现场深鞠了一躬,顿时现场一阵照相机的闪光灯响起,大家都在争相记录这珍贵的瞬间。

    不过在角落里,有人却发出了感慨:“都说最好的演员就是官员,这句话果然名不虚传。”

    他旁边的人也附和说:“是呀!原来我还以为谭叔叔能当燕京的市委书记,是很了不起的人,结果现在看来也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啊!”

    那人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和杜鹏,由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准备的时间比较仓促,请的国内外媒体又多,地点还是在他们下榻的燕京饭店,他们能混进来就太简单了。

    “现在他还能在台上风光一下,不过他并不能风光多久。”周铭看着谭里冷冷的说,又回想起了那天谭里派他秘书带人来威胁自己的事情。

    周铭的这句话如同发令枪响一般,当他这边才说完,现场马上闹出了动静。

    那边谭里还在台上侃侃而谈,似乎有越说越起劲的架势,但在这时,一位闽台记者突然举手向谭里提问:“可是谭书记,我得到的消息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陈旭的死亡也并不是像你所说的自杀,而是有其他原因的!”

    这句话就像是重磅炸弹一般,让现场一下炸开了锅,毕竟对于记者来说,他们的天性就是挖掘新闻,而现在在这个新闻发挥会上,面对这么一个案子,还有什么新闻能比财政局长在纪委关押期间的离奇死亡更有吸引力呢?

    于是在这位闽台记者带头以后,其他记者纷纷附和着问:“对呀谭书记,陈旭作为这个案子最主要的嫌疑人,他在被纪委控制以后的第一天就意外身亡了,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疑点?或者会不会陈旭的死亡并不是自杀,而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听着下面又乱起来的提问,谭里真的很想下命令把那个多嘴的闽台记者给赶出去:妈蛋的,这些闽台岛的人,唯恐天下不乱!

    这个时候谭里这么想着,只是他并不知道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如果他知道,他就不只是想把那个闽台记者给赶出去,而是要直接掏枪崩了他了。

    “这么说是没有任何根据的,陈旭的死亡就是自杀,没有其他的任何疑问!”谭里斩钉截铁的说,同时他还警告道,“那位闽台的记者同志,我希望你能恪守发布会的规章制度,如果你在这里胡说八道造谣生事,我会让保卫人员请你出去的。”

    听着谭里的话,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那位闽台记者的身上,而就在全场的注视下,那位闽台记者高喊:“我不是胡说,我有证据!”

    在说话间那闽台记者高高举起一盘磁带,接着大声道:“这是一盘记录了陈旭死亡全过程的磁带,这就是证据!”

    看到那盘磁带,坐在上面的谭里突然没来由的心头一跳,一阵很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要把这个人赶出去,否则一定会有大麻烦的!

    谭里的潜意识在警告着谭里,不过下面那闽台记者似乎也明白谭里内心的想法,所以他根本不等谭里有任何反应,马上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台录音机,并且用最快的速度把磁带放进了录音机里,按下了播放键,然后随着磁带的转动,一个声音传了出来:“王秘书,我陈旭在外面为谭书记做过了不少的事情,今天我被人诬陷落到了这副田地,谭书记可不能见死不救哇!”

    尽管这个声音已经失声变调了,但还是有人听出了他是谁:“这就是那个陈旭的声音,我很熟悉!”

    听到真的是陈旭的声音,谭里心里顿时一片翻江倒海般的震惊,他直不相信的看着那台录音机,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就好像那不是录音机而是什么深渊怪兽一般。

    “快,关了他!来人,把这个闽台特务给轰出去!”谭里霍的站起来拍着桌子指着那闽台记者大吼道。

    不过谭里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因为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他的秘书王剑对陈旭说:“只有死人才是不会说话的,陈局长你也不要怪我,因为要你死也是谭书记的意思。”

    随着这句话被录音机忠实的播放出来,现场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然后过了一小会,就瞬间爆炸了,所有记者都不可思议的尖叫出声,因为这个事情根本太让人难以接受了,简直就像是小说一样。

    其实在那闽台记者开始播放磁带,里面传出谭里的秘书王剑声音的时候,大家心里就隐隐想到了这点。可谁都不敢相信,毕竟也有可能是王剑自己的主意嘛!直到最后录音机里真的播放出了这个事情,大家仍然无法相信,一位副国级的市委书记,竟然真的做出了这种杀人灭口的肮脏事情。

    “原来这个事情是谭书记你做的吗?对于这个磁带里面的声音谭书记作何解释?是你指使你的秘书王剑去谋杀陈旭的吗?请谭书记正面回答!”

    下面记者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的问谭里,不过他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回答的出话来?只见他颓然的坐在了位置上,两眼失神的看着天花板,浑然不去管现场到底闹成了怎样的一副样子,他只是如同失心疯了一般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完了完蛋了!

    而在另一边,见到这个场面的杜鹏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手臂,大喊了一声yes,然后转头对周铭说:“太棒了,今天的事情太顺利了,有了今天的事情,中央不可能会坐视不理,谭家肯定要完蛋了!”

    相比杜鹏的激动,周铭则是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说:“可不是吗?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都要完蛋的!”

    杜鹏哈哈一笑接着说:“不过周铭你这家伙的运气也忒好了,没想到咱们才想办法让中南海的警卫去录了这个音,就有闽台的记者送上门来了,要不是这闽台记者,我们找记者还真是个头疼的事情,毕竟这个事情太大了,我们谁出这个头都不合适。”

    但周铭却反问他:“你真觉得我们遇上这闽台记者是巧合吗?”

    面对周铭的这句反问,杜鹏一下子愣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想到了什么……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