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鞠躬感谢“绿裤衩”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将时间推回到昨天下午,那个时候周铭和杜鹏正在燕京饭店的咖啡厅里喝咖啡,不仅是他们两个人,和他们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虽然他穿着普通的西装,但无论是他如刀削般刚毅的面庞,还是他端正的坐姿,都能很快让人把他和军人二字联系起来。

    他的面前放着一杯咖啡,不过他却一口都没有喝,只是坐在那里,那如鹰隼般的眼神不断警惕扫视着周围,整个身子也如同猎豹般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消灭一切危险。

    这个人就是杜中原调拨给周铭和杜鹏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中南海警卫,原本这个警卫是有一个小组的,但其他几人已经被周铭派去执行另一项任务了,所以他们身边就只剩下了这一个警卫。

    安全这个事情周铭是不担心的,因为首先他是在燕京饭店,旁边就是中南海这个全国的权力中心,这里很难发生什么危险,就算谭里的秘书再带人过来,丧心病狂的真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点什么,这位在中央受过专门的训练,保护最高领导人的警卫,也绝对会有办法保护他们安全的。

    如果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就真的白瞎了他这个中南海保镖的名头了。

    突然这位中南海保镖站起了身,拦住了两个要往这边过来的人,那人被吓了一跳,当即愣在了那里,看着拦住自己的平头西装男一动不敢动,毕竟中南海保镖,身上有一种如实质一般的气息。

    “请问你是谁?要找谁?有什么事吗?”中南海保镖冷冰冰的问。

    那人这才回神过来,马上哆哆嗦嗦的回答道:“这位同志你好,我是闽台过来的记者,我见这两位同志有些眼熟,想问问他们是不是叫周铭和杜鹏。”

    中南海保镖回头请示周铭和杜鹏,但他的余光还是锁定在那两人身上的,可以想象一旦那两人如果敢有任何异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拿下他们的。

    “你们怎么会认识我们?我们好像并不出名吧?”杜鹏很奇怪的问。

    那闽台记者说:“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位是杜鹏吧?你会这么问是你不知道,你们在南江搞的股市,是很受我们闽台关注的,还有你们一起搞的高速公路,连通两省,不用当局出一分钱,这可是全世界都难得一见的壮举!我们当然要调查你们身份的。”

    “没想到我们还这么出名呀!”

    杜鹏乐了,他转头想询问周铭的意见,之前一直没出声的周铭很干脆说:“两位记者同志,请坐吧,我刚好也有点非常重要的新闻想爆料给你们。”

    ……

    这些就是昨天周铭杜鹏和两位闽台记者所认识的全部经过,而等那两位闽台记者坐下以后,周铭就把市委书记谭里会派人谋杀陈旭的事情和他们说了,到了今天早上,周铭把磁带和录音机一起给了他们,再然后就有了刚才新闻发布会上这一幕。

    杜鹏回想着这一切,也皱起了眉头:“一切看起来都是很顺理成章的,但也太顺理成章了,凭什么我们就能碰上他们?凭什么我们开口他们就答应要帮我们?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这太奇怪了!”

    “那杜鹏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周铭问。

    被周铭这么一点,杜鹏立刻意识到了:“他们是被人派来故意接近我们的?”

    “可不仅仅是这样,他们接近我们只是一个目的,他们最根本的目的,是帮我们把这卷磁带公诸于众。”周铭说。

    杜鹏愣愣的说:“想想好像是这样的,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很简单,他们是受人指派的咯。”周铭无谓的耸耸肩,给了杜鹏一个非常贱的回答。

    杜鹏没好气的骂了一句靠,然后自己分析说:“周铭你不就是想说是那边在故意帮我们对吧?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

    面对杜鹏这一串问题,周铭笑了一下,然后反问说:“你觉得我们两个聪明吗?”

    杜鹏完全没想到周铭会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来,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会这么问。

    周铭并不打算等杜鹏慢慢思考,他自己先回答说:“其实我们两个聪明不聪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祖国这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了太多的人,不管从政也好从商也罢,总是有很多聪明人的,这些聪明不光是小聪明,有大智慧的人也不少。”

    周铭这话很普通,但却给了杜鹏很大的启发,因为每个人都很自负,都会觉得天生我材必有用,觉得自己什么都行,觉得别人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尤其是越平庸的人,这样的想法就越严重。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公司的员工往往会认为老板没本事,觉得老板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就是运气好赚了点钱,或者家里条件好赚了点钱。机关里的办事员也会认为领导没本事,材料不会写,可能还有点口吃,不就是资格老一点,才当了领导嘛!

    当然也可以说,他们之所以平庸,也正是由于他们的这种想法,因为在这样的想法下,他们永远看不到别人的长处,更别提取运用别人的长处了。

    就像当初的刘邦和项羽,同样见到了秦始皇,项羽说我会取而代之,刘邦却说大丈夫就该是这个样子,项羽很霸气,刘邦很认同,所以楚汉争霸的结果是刘邦赢了天下,项羽在乌江悲情一幕霸王别姬。

    的确,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谁能说谁真的聪明谁真的蠢呢?老板再没本事他也始终是老板,为什么你当不了呢?领导再没能耐他也是领导,你为什么当不了呢?

    人要认识别人很简单,但要去摆正自己肯定别人,就很困难了。

    不管在任何时代,从来都不缺人才甚至是让人惊艳的天才,可这些人从来都很难成就王图霸业,最后成功的,都是那种能善于用人的人,现在周铭这句话听起来普通,但细细想来就是这个意思。

    尼玛!周铭这家伙原本自己就聪明,思维超前胆子又大,什么事情都敢想都敢做,还都是对的,都能成功;现在还能这么清楚的摆正自己的位置,能肯定别人的能耐,这全天下的能力都让他一个人占了,有没有这么妖孽,这还给不给其他人一条活路了?临阳那里又不是什么特别的风水宝地龙兴之地,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杜鹏在心里这么想着,完全搞不懂这紫薇帝星偏到哪里去了,不觉有些郁闷:“你到底想说什么?是他们利用了我们,还是你利用了他们?”

    “谈不上是谁利用谁,只能说是一个相互合作。”周铭说。

    杜鹏两手一摊说:“好吧合作,可我们和那边一个招呼都没打过,到现在连面都没有见过,怎么合作?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怎么会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我说了,他们那边也有大智慧的人,而且很多事情也未必真需要面对面的沟通,很多时候我们所在的位置,就会决定我们的做法。”

    周铭想了想接着说:“其实这也并不复杂,首先我们知道那边搞出了**的事情,可以肯定他们是和谭家有过节的,而我们被谭大少一路追杀,也是对谭家恨之入骨的。那么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定理,我们都没有互相搞恶作剧的必要,联手一起对付谭家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来说,他们或许并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但是却可以猜出来。”周铭说。

    “怎么猜?”杜鹏急忙问。

    “很简单,”周铭反问杜鹏说,“今天我们跟在身边保护我们的有一个小组五个人的警卫,昨天只有几个?剩下的人到哪里去了?”

    周铭的这个问题根本不用回答,不是太简单了,杜鹏完全知道答案,而是通过周铭的这番反问,让他一下子明白了。

    昨天剩下的警卫都跑哪去了?当然是受周铭的指派,晚上去燕京市纪委的宾馆把谭里逼死陈旭的罪证给录下来,这个活一般是高级特工的技能,但这些中南海保镖是在保护国家领导,是需要应付一切可能的情况的,所以在特工这方面也有所涉猎,也点过天赋的,所以没问题。

    当然要录罪证,光凭几个中南海保镖还不行,必须要有情报部门的特殊道具。

    这种道具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出借肯定是要留底的,尽管这个都是保密的,但有心人要想查也不是查不到的,别人不说,那个要掀翻谭家的势力,肯定是有这个办法的。

    既然查到了自己这边借了这个道具,就算猜不到自己是要去录谋杀现场,也能猜到是要去录点对谭家非常不利的事情。但在这里光录了还不行,还要发表,可自己这边没有这个资源,那边查到了这个情况,要想帮助自己给谭家找麻烦,就会主动送上这个资源了。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杜鹏无奈的摇头了:“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能搞出这么些弯弯绕来,真是把脑袋都想炸了要。”

    “这就不行了?那这个消息你不更看不懂了?”

    周铭说着拿出自己的呼机递给杜鹏,杜鹏接过呼机一看,顿时把眼睛就瞪成了一双铜铃,因为上面写着:周铭求求你救救我,署名是陶国令。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