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你是关键
    “这……究竟是我眼睛出问题了?还是他疯了?”

    杜鹏愣愣的说,因为这条传呼消息也确实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那陶国令是什么人?过去曾是他们的对手,自从周铭使出手段让他家里出事以后他沉寂了一段时间,现在随着谭家报复周铭,他也跟着插了一手,现在更是和谭千军打得火热,一副比亲兄弟还亲的架势。

    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会是朋友,那他怎么就会突然打这么一个传呼过来了?他出事了要找周铭帮忙?你这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周铭对此却只是微微一笑:“陶国令疯没疯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杜鹏你的眼睛肯定没出问题,而且南江那边肯定也发生了什么我们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我们要不要杀回南江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居然能让我们鼎鼎大名的陶国令大公子放下尊严和面子,回头找我们这些对手求救来了。”杜鹏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唯恐天下不乱。

    “你觉得我们现在回去合适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杜鹏。

    “周铭你不会是怕陶国令他们是在耍什么花招吧?放心,我们还带着这么一组中南海警卫回去,有他们保护,除非整个岭南军区出动,否则以他们的本事保我们安全是没任何问题的。我在向老爷子手里借他们出来的时候老爷子就给了我全权指挥的权力,带出首都好像也是在这个范围内吧。”杜鹏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

    “而且我们现在还搞出了这样一摊子事情,如果杨老和杜主席那边知道了肯定又要大发雷霆,我们这个时候去南江也算是一个避风头了吧。”周铭帮杜鹏补充一句道。

    杜鹏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没错就是这样,我可不想被我家老爷子吊起来打。”

    看着杜鹏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让周铭不免感到有些好笑,天知道这孩子在燕京那个红色大院里度过了怎样一个悲惨童年,当然有一点他们是没说错的,就是杜中原那边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的确在大发雷霆。

    “简直无法无天!”

    在中南海偏西南方向的一处办公室里传出了杜中原愤怒的咆哮,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坐着另一位老人,对比杜中原的愤愤,这位老人面带微笑显得很安静,不是现在全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杨定国还能是谁?

    “杨老,这一次是我的疏忽大意,我原本借一个中央警卫小组给他们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可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钻这个空子,利用这些中央警卫做这些事情,简直是胆大妄为,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了!”杜中原说。

    这番话以后,杨定国才对杜中原说:“好了中原同志,你也不要过于苛责了,毕竟像周铭和杜鹏这些小同志,他们还年轻,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欠考虑,凭着头脑的冲动和自己的喜好在做事,会顾忌不到大局也是很正常的,更何况他们做这些事情也并不是错,而是对犯罪事实的一种正义的揭发,只是方式太激烈了一点。”

    杜中原在这里发火,一来是他真的生气,毕竟像这样当着那么多中外媒体的面公然揭发首都市委书记蓄意杀人,这对国家的影响实在太坏了,他不管怎么说现在也是国家主席,名义上的一号首长,是怎么也不允许的,要换成其他人,只怕当场行政命令就要发出去了,但关键就关键在当事人其中之一是他的孙子。

    这就很难办了,要爷爷下命令去抓孙子?大义灭亲这种事情杜中原不是做不出来,可在这种事情上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在心里还是很赞同杜鹏他们这种做法的。

    又错了又不能抓,杜中原这位国家主席就只要当着杨定国的面发一通火,痛骂周铭和杜鹏一顿了。

    作为老战友,杜中原很清楚杨定国的脾气,他的想法和自己一样,肯定也不想追究两个小家伙的罪责,就会劝自己算了,自己这时就能借坡下驴了,最后的结果也正如他所想的一样。

    有了杨定国的基调,杜中原也说:“没错呀!这年轻人就是没脑子,做事情从来不会多想一想的,就只会凭着一腔意气用事,结果让事情越来越大越来越糟。”

    杜中原说完见杨定国没有回话,他发问道:“杨老那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

    杨定国想了一下回答说:“先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压下来吧,不能让国外媒体把这个事情报道出去,另外让中纪委介入这个事情的调查吧。”

    “那谭里呢?”杜中原又问。

    “先暂停他的一切工作吧。”杨定国说,这一句话给这个事情定下了基调,也可以说是给谭家宣判了死刑。

    “万岁!谭家要玩完咯!”

    在燕京饭店的房间里,杜鹏在听到电话那边说出来的消息以后一下高兴的大喊出来,周铭在一旁没有杜鹏这么激动,也总算松了口气。

    “周铭你听到没有,这次是杨老亲自下的命令,不仅停止了谭书记的职务,还让中纪委介入调查这个事情了,有我们那个重要的证据,谭书记肯定要完蛋的,而一旦他失了势,谭家这颗大树就倒了一般咯!”

    杜鹏很激动的对周铭说,周铭则是赶苍蝇一般的摆手说:“我听到了,不仅听到了,还闻到了你嘴里的臭气。”

    周铭调侃着杜鹏,他心里当然也很高兴,而且他比杜鹏要更加高兴,原因无他,杜鹏不管怎么说都还有他爷爷,还有他的家族帮他撑腰,在现在这个老人政治盛行的年代,只要他爷爷还没有咽气,就没有人能动摇他家的地位,就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可周铭就不同了,孤身一人的他,那就是别人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的对象了,就像那天一个小小的秘书就敢带着人那样威胁自己一样。

    那种屈辱,有一次就够了!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的中南海保镖的眼神都动了一下,随后一阵敲门声响起,一位中南海保镖走过去开门。

    打开了门,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我是谭里,请问周铭和杜鹏在吗?”

    谭里?

    听到这个名字,周铭和杜鹏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他们没想到这位谭家的掌门人居然找上门来了?

    周铭想了一下,这才让门口的中南海保镖让开了门,让谭里进来了。

    谭里走进来,见到谭里的样子,让周铭和杜鹏又惊了一讶,因为相比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今天的谭里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周铭记得昨天他的头发还是黑色,但今天他的双鬓都已经一片苍白,并且在他身上有一股很重的烟味,他的眼睛也布满血丝,一张沧桑的脸上满是疲惫,天知道昨天晚上这位帝都府尹大人昨天晚上是怎么过的。

    周铭向他问了声好,谭里则苦笑一下说:“周铭你这小同志可真会开玩笑,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谭书记。”

    在这一点上,周铭也不坚持什么:“那好吧,按照年纪你是我们的长辈,我就叫你谭叔叔吧,那我想请问谭叔,你今天来这里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我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我知道之前我的秘书做了一些很过分的事情,我想向你们道歉。”谭里说着,还真站起来给周铭深鞠了一躬。

    这个情况让杜鹏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因为在他面前的这位昨天可还是风光无限的首都市委书记,进入了政治局的大人物,今天居然主动上门来找周铭道歉了,这不管杜鹏如何了解周铭的本事,也都是感觉很不可思议的。

    杜鹏转头看了周铭一眼,周铭的脸上还是一样的冷静,不过他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的,他也实在没想到这一点。

    因为谭里不管怎么说都是首都市委书记,一个红色家族的掌门人,自尊心无限高,就算一时风向不对,也不可能会放下身段到这种地步,尤其还是对自己这样一个什么身份都没有的人,周铭哪怕再自负,也感到难以置信,除此之外还有一点……

    “谭叔,你先别着急表态,我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找我道歉?你觉得和我道歉,就算我原谅你了就有用吗?”周铭问。

    周铭这个问题不是随意问的,更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周铭觉得自己不管做了什么,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撼动谭家这颗大树的,肯定需要其他势力的配合,比如就说那个纵容了**闯出军营在长安街上制造暴乱,又给自己找来闽台记者的那个势力。

    周铭不知道那个势力是哪个势力,但周铭可以肯定,身为谭家掌门人的谭里,他肯定知道。

    可这就不理解了,他明明知道对手是谁,为什么还主动上门来找自己道歉?难道自己的原谅就那么吃香吗?

    面对周铭不理解,谭里给了他一个更加震惊的答案:“我这个人看人很准的,如果不是周铭你的出现,就根本没有这些事情,你才是关键。”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