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周铭你有点神
    “啊哈!我杜鹏终于回来啦!”

    在南江机场出口,周铭和杜鹏还有一组五人的中南海保镖一行人背着行李包走出来,望着头顶蔚蓝的天空,杜鹏突然伸个懒腰大喊了一声,好在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人坐飞机,要不然就杜鹏这一嗓子绝对要引来无数人侧目,以为他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里偷跑出来的。

    周铭在背后踢了他一脚说:“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谁拿了你的都要给你送回来,吃了你的都要给你吐出来?”

    “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杜鹏愣愣的问。

    “因为这是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变成此时对白,不是我说你这家伙,你可真对不起杜主席的教导,居然成了地主恶霸!”

    周铭嘴上这么损着杜鹏,甚至还情不自禁的唱出来了,不过心里却也是很开心的,因为和一个月前离开南江的情况完全不同,尽管南晖的乡镇工业园和高速公路都还处于半停滞状态,南江的金鹏公司也还没有重新上市,但随着谭里被停职,掀翻谭家的大会战,已经进入了乘胜追击的阶段。

    连这么大的一个谭家都要完蛋了,小小的谭千军还怕他什么?

    或许谭千军这些年打着京城一哥的招牌经营了不少人脉,但这些人脉都是建立在谭家的基础上的,很多人会选择帮谭千军或者和他合伙,更多的是看中了谭家这块金字招牌,知道和谭千军合作就是和谭家合作,不管谭千军犯了什么错,只要谭家不倒都能摆平。

    但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谭家已经朝不保夕了,那些所谓的人脉立即就被打出了原型,在帝都那个纷纷攘攘皆为名利来的地方,这些人脉又有几个能当他的坚定铁杆,会雪中送炭呢?

    正是这个原因,让周铭根本不会把谭千军当回事,如果说当初他带着锐气来南江的时候是条金鲤鱼,那么现在,他顶多就是一条在烂泥里打滚的泥鳅了。

    不过在离开燕京的时候,谭里来找周铭对他说的那番话,周铭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他为什么会说自己才是关键,因为周铭记得很清楚,在前世的时候,没有自己的存在,但经过江南集资诈骗案和**事件两个事情以后,谭里依然逃不过受处分的命运,谭家也没有逃过轰然倒塌的命运。

    这说明这些事情和自己并没有关系呀!也正是和自己没关系,周铭才敢放心大胆的利用这些事情,可现在怎么情况完全不一样,居然自己成了关键呢?周铭不明白,但是谭里又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上门来对自己说这一通话,把自己捧起来又能怎么样呢?这是没道理的呀!

    还是在这里面有什么自己和外界所不知道的秘密?

    关于这一点,周铭没有办法去判定,毕竟那些政治家族内部的事情,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了解得到?就算是杜鹏,他在没有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也是看不到的,他爷爷杜中原纵然是国家主席,名义上的一号首长,也同样不会和他讲这些的,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不会说。

    周铭没有刻意去问,因为周铭知道,自己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谭里也上门和自己说了这个话,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离知道这个秘密的距离已经越来越短了。

    当然比起这个秘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陶国令的那条传呼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周铭走向一个电话亭前,杜鹏见状有些诧异的问:“周铭你不是还要打电话找陶国令吧?”

    杜鹏会这么问并不是在害怕什么,要知道在电影里一个中南海保镖就可以挡住一群人,那虽然有电影的夸张,但要说一个中南海保镖一招随便放倒一个壮汉,一个人在一群人围攻下保护安全还是能做到的。更别说他们现在是带着一个小组出来,只要没有部队出动,一般人想伤害他们还真是几乎没可能的。

    正是因为带着中南海保镖,他们并不害怕,杜鹏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们在接到了陶国令的传呼以后,在燕京的时候,就照着陶国令留下的号码打过很多次,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无法接通。

    当时他们得出的结论这个事情要么就是陶国令的无聊恶作剧,要么就是又出了什么意外,这部电话用不了了。

    不过不管哪个结论是对的,最终的结果都是这个号码还不如打110报警找他更靠谱,现在周铭过来了居然还要打那个号码,才让杜鹏感到惊讶了。

    周铭对此的解释倒是很简单:“既然来了,最后打一次又无妨,万一通了呢?”

    周铭说这句话完全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却没想当他拨出去以后,一直都无法打通的电话居然真的通了。

    听到电话接通的忙音,杜鹏一下惊讶得跳起来了,他对周铭说:“我靠!周铭你这家伙有点神呀!这都能让你猜到?”

    周铭的脸上带着苦笑,因为他自己也没想到这电话真能打通,不过周铭并来不及多想,电话很快被接通,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那边陶国令先说话了:“我在西区番桥这边,你们来了就能见到我。”

    说完陶国令就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周铭愣了一下,旁边杜鹏则跳脚叫骂起来:“我靠!这陶国令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就说这么一句话就挂电话了,有他这样求救的吗?他难道还以为他是原来的陶大少吗?还是这家伙在耍什么花样?我可记得西区番桥那一片可乱了!”

    周铭皱起了眉头,的确就像杜鹏说的那样,西区由于是新建的工业园,那边现在有很多工地和工厂,番桥那边就是最大的外来人口聚居区,由于人口流动性非常大,因此那边的一切情况都不好,要说在那边组织一批人围堵他们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周铭这边只是想想,杜鹏那厮居然就一本正经的问起中南海保镖来了:“那边是外来务工人员的集中地,情况非常复杂,你们有把握吗?”

    几人的小组长也居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才回答说:“只要对方没有武器,而且不是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我们五个人有至少八成以上的把握。”

    听着杜鹏这个活宝和认真负责的中南海保镖之间的对话,周铭感到有些无奈,不过周铭也没多说什么,他们打车去到一个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才开着去到了番桥。

    现在关于城市管理的规章制度还没有出台,关于城市规划管理都是一片混乱,哪怕在南江这样的改革开放前沿都市都不例外,番桥这里的情况让周铭一下子联想起了电影里三十年代魔都贫民区,放眼望去就一个字可以概括这里的情况,那就是“脏乱差”。

    这里原本是一个南江市郊的一个普通村子,自从这里被开发成为工业园以来,全国各地的打工者涌入这里,当有第一个人在这里要租房子住以后,这里的商机就被开发出来,大家就开始蜂拥的扩建自己的房子,好租给更多的人住收取更多的房租。

    当然也有付不起房租的人就在这里搭起了窝棚,或者好几个人租一个房子,具体情况和后世大城市的蚁族差不多,不过这个时候的条件更艰苦,别的不说,就看那以各种姿势耸立的木质电线杆就明白了。

    周铭他们将车开到了番桥门口停车,他们几个人走下车,看着面前纷乱的居民区,杜鹏皱眉问:“我靠!这才多久没来这里又乱了,我说我们该怎么找陶国令那家伙?”

    “我是人不是神仙,我哪能知道,”周铭说,“除非他会找人来接我们差不多。”

    周铭的话音才落,就有一个小孩朝他们跑过来,一位中南海保镖拦住了那个小孩对他说:“这边叔叔有事,你去其他地方玩好不好?”

    那小孩却摇头说:“我不,当然有一位叔叔给了我十块钱,让我来找一位叫周铭的叔叔,说是开小汽车来的,就是你们吧?”

    听到自己的名字,周铭马上走过去问:“小朋友你知道是谁叫你过来的吗?那个人有没有说他叫什么?”

    那小孩想了一下回答说:“陶国令,那个叔叔他说他叫陶国令!”

    尽管在来之前周铭就已经猜到会有什么答案了,但现在听这小孩说出的这个答案,还是让他感到一阵哑然。

    旁边的杜鹏却惊讶的跳了起来,惊奇的冲着周铭叫到:“我靠!没想到周铭你这家伙还有这特异功能呢?如果不是了解你,我还真以为你和陶国令是串通好了的呢!”

    随着杜鹏这句话,那五个中南海保镖也很惊讶的看着周铭,似乎也在想他是不是真有什么特异功能。周铭对此感到有些无奈,因为自己刚才还真是那么随口一说的,真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给说中了,为毛自己前世的时候买彩票号码就没那么容易中?简直没天理!

    不过不管怎么就会这么巧,说中了就是中了,就去看看这陶国令究竟在搞什么鬼吧。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带着杜鹏还有那五位中南海保镖就跟着那小孩朝里面走去。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