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陶国令的祸根
    穿过各种杂物横行的街道,周铭他们跟着那个小孩左拐右绕的来到了巷子深处,最后停在了一户房子前面,那小孩对周铭说就是这里,然后就跑开了。

    周铭打量着这没有任何标记和旁边其他地方没有多少差别的房子,天知道这小孩是怎么记住这里的。

    一位中南海保镖主动上前去敲门,其实这个事情谁做都可以,但他们为了尽可能的把潜在的危险降到最低,就必须由他们来做,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一旦真的发生了什么,以他们的反应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也绝对会比周铭和杜鹏要安全很多。

    除了他以外,其他四人则在四处打量着,应该是他们的警惕性促使他们要时刻记住周围的环境,好在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能够更快的选好退路。

    就是从这种细微处入手,才能感觉到这些传说中中南海保镖的认真负责以及强大。

    随着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里面一个被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是谁?”

    周铭能听出这就是陶国令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现在充满了警惕,周铭来不及多想怎么回事,先回答道:“我是周铭,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周铭才说完,就听见里面一阵铁链子响动,门被打开了,一张很邋遢的脸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他蓬头垢面,身上衣服虽然不是破破烂烂但也是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简直就是一副标准的乞丐做派,尽管这样,周铭和杜鹏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陶国令。

    他的手掌上还有以前周铭留下的枪伤,伤口上还包着纱布,不过从纱布发灰泛黄又透着血丝的样子来看,显然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换过,里面的伤口肯定触目惊心,只怕已经流脓溃烂到不成样子了。

    认出了他的身份,杜鹏第一个跳出来说:“我靠!陶国令你这家伙在搞什么鬼?这么神神秘秘的,把我们骗到这地方来做什么?还有你多久没洗澡了?身上这一股什么味道,熏死我了!”

    杜鹏一边说一边捂住了鼻子,周铭那边没有杜鹏这么夸张,也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只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五位中南海保镖还是神色如常。

    陶国令见到几位中南海保镖愣了一下,然后对周铭和杜鹏说:“有什么话先进来说吧,我知道我这里的味道不太好,但也只能委屈你们一下了,也算是体验了一把穷苦人家的生活。”

    说完,陶国令就转身回了屋内,脚步一瘸一拐的,周铭和杜鹏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不过他们谁也没说什么,毕竟从接到陶国令的那条传呼开始,关于这个事情的猜测就没停止过,现在已经见到了正主,相信谜题马上就要解开了,还急个什么劲?就只是抬脚跟着进去了。

    “很抱歉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几位就请随便坐吧,招待不周还请见谅。”陶国令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对周铭和杜鹏说。

    “我本来就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比这里条件好不了多少,无所谓,只是我很好奇,你陶国令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境地?”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和杜鹏一起坐在了陶国令对面的长凳子上。

    周铭看到了旁边桌子上被拆掉电池的一部手机,想来这就是自己之前一直打不通他电话的原因所在。

    “怎么会这样?还不都是你们这些王八蛋害的!”

    陶国令突然怒吼一声,眼里迸射出了仇恨的目光,如果此刻他手上有一把ak,他肯定毫不介意会打周铭给打成马蜂窝。

    不过他的仇恨也就是瞬间,随后就变成了悲哀,他又说:“我这样也算是自己咎由自取,谁让我这双眼睛吃了屎呢?哈哈!”

    陶国令哈哈大笑着,他的笑声充满了自嘲和悲凉的意味,从他这前后瞬间转变的情绪,就可以看出他现在的精神状况恐怕有点问题,不过这也从第一眼见他就能猜出来了,他一个大军区参谋长的儿子,现在搞的和乞丐一样,这种天差地别的落差,他要能那么坚强的承受才有鬼了,也就不会落到今天这副田地了。

    杜鹏看了周铭一眼,却见周铭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过,只是静静等着陶国令自己接下去说。

    陶国令那边笑了一阵以后又突然流出了眼泪嚎啕大哭起来:“周铭周老板,我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我根本没有在你眼前说这个话的资格,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我现在也只能求你了!”

    陶国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周铭说,这种情绪毫无征兆的转换只怕是连最优秀的演员都要叹为观止,也就只有陶国令这种精神状况下才行。

    周铭沉吟了一会对他说:“要我帮你可以,不过你总得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要我怎么帮你吧。”

    “帮我很简单,就是弄死谭千军那个***!”陶国令咬牙切齿的说。

    这话让周铭和杜鹏都挑了一下眉头,并不是特别惊讶,因为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猜到了这边肯定是闹了矛盾,否则杜鹏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不去找谭千军,而舍近求远的去找周铭。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当陶国令接下来道出的实情,远比他们设想得还要精彩。

    “我和谭千军认识的很早,几乎是同一批出来闯荡做倒爷的,一南一北,他比我做的大,也成立了新兴公司,才几年时间就渗透进了全国各个阶层,成了一个横跨政治和经济两界庞然大物,我没有他做的那么大,但我的主要业务都在国外,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冲突。”

    陶国令说的这些东西周铭和杜鹏都是知道的,由于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切经济体制都处在摸索阶段,各种法规制度很不完善,很多人就利用各种经济体制中商品价格的不完善进行投机倒把的活动,就有了毁誉参半的倒爷名头,这些人从鸡蛋火车票到铁路飞机几乎无所不倒,尤其以谭千军他们这种官倒为最。

    他们由于家庭的关系,人脉和各种资源都最为丰富,也更容易走后门批条子,搞到所有别人绞尽脑汁都搞不到的紧俏物资,哪怕是军火和核原料,想当初杜鹏来南江,不也是为了走倒爷这条成功的老路吗?只是后来碰到了周铭,才在周铭的引导下,走上了半实业半金融的这条路。

    谭千军成立了新兴公司,利用家庭关系加上自己的经营,做成了全国最大的官倒集团,才因此被人称为是京城一哥。

    不过谭千军的全国倒爷业务在岭南这里却并不好开展,哪怕有姜春华这个地头蛇也不行,不仅是因为曹家牢牢把控着整个岭南,更因为陶国令已经在这里先行了一步。

    岭南是改革开放对外的先行窗口,紧靠港城这个自由港,陶国令出手就是对外贸易。

    在这个年代,由于国内穷苦了太久,以至于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些自卑,这里面就包括谭千军这些红色后代,而陶国令能和外国人打交道做生意赚外国人的钱,这在其他红色子弟的眼里都是很了不起的,哪怕是谭千军这样的京城一哥,也都会给陶国令很大面子,也正是这样,当初姜春华才会自觉矮了陶国令一头。

    陶国令最开始是小心翼翼的投机倒把,只是赚取差价,但人的心是非常贪婪的,陶国令通过一次港城行知道有些商品免税可以有超过百分之两百的暴利以后,他就开始了他的走私生涯。

    当然最开始他是通过一些南江的走私贩子一起走私,后来在几次他的走私船被边防部队给捣毁,让他损失几万块的货物以后,他觉得这样风险太大,他就想有没有更安全的方式,他这才想到了可以通过父亲的关系利用部队搞走私,在军事任务的大牌子下,他的走私非常安全,根本不会有人敢查。

    由于这个念头,才让整个陶家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因为人民军队是神圣的,职责是保卫人民,并不是谁家的私兵,更别说利用部队搞走私了,这是绝对要严厉打击的,谁都不能放过的。

    可陶国令这个时候已经利欲熏心哪里还会管这么多,所以后来,周铭在帮助曹建宁的时候,就抓住了这一点,让武警捣毁陶国令的一个窝点,把这个部队走私的事情揭发出来,中央震怒。

    面对这种违反国家的事情,中央是不会有任何转圜余地的,哪怕是陶年生这样的将军参谋长,也是说拿下就一定要拿下的。

    不过由于陶国令一直是在和外国人做生意,因此他有半数以上的钱都是放在国外银行里的,这个就算中央也没什么好办法,就轻轻放过了,陶国令也拿着这笔钱天天在周铭的南江夜总会里醉生梦死。

    这笔钱究竟有多少?恐怕除了陶国令自己没人知道,但这几年的走私下来肯定不少。

    要是平常人,只要不出那种特别作死的败家子,拿着这笔钱保家里几代富贵是没问题的,但陶国令不是普通人,他是从红色子弟位置上跌下来的贵人,平白无故从权贵子弟变成普通老百姓,这让他很不甘心,他要找周铭报仇,这就给自己今天的惨状埋下了祸根。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