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我赢了你周铭
    陶国令要找周铭报仇,凭他自己肯定不行,就算他再有钱也不行,要不然当初在他还是权贵子弟的时候就不会被整得那么惨了。

    对于这一点,陶国令自己很清楚,否则他也不会一直在南江夜总会醉生梦死了,其实他在那里就是在等着一个能报复周铭的机会。要不是这样,如果他真的自暴自弃的话,后来当谭千军和姜春华来找他的时候,他们就不会那么臭味相投的一拍即合了,尽管过程有些矫情,但结果是不变的。

    周铭不光在股市上坑了谭千军上百万的资金,更是揭发了江南的巨额集资案,把一代巨骗给拉下马,在晋宁人为的制造反革命事件,借由这个事情搞掉了戴金山。

    这一刀一刀,可不止是都砍在了谭千军的身上,同样砍在了整个谭家身上,让整个谭家都对周铭恨之入骨的,也正因为这样,这一次谭千军要找周铭报仇,才很轻易就借到了整个谭家的力量,才能从各个方向,在南江在临阳追杀周铭,让杨老这样的人都不能不为大局考虑,让周铭想办法先出国去避风头算了。

    因为这些想法,陶国令才坐上了谭家的这艘大船,打着依靠谭家去报复周铭,当然这只是陶国令自己的一厢情愿,实际上谭千军是要报复周铭不假,但要帮陶国令什么却是扯淡的,他搭上陶国令的线,图的只是陶国令留在国外的钱,也正是这个原因,谭千军和姜春华才会不止一次的劝他。

    陶国令要找周铭报仇,但也还不至于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也防着谭千军一手,不管谭千军怎么生气发火,陶国令就是死不交出来,为此他们之间越闹越僵,最后这个事情终于像日积月累的活火山一般爆发了出来。

    说起来这个事情也是和周铭有很大关系的,之前谭千军对付周铭占着绝对优势,他尽管眼馋陶国令那笔放在国外的巨资,但也还不至于放下他京城一哥的架子,明摆明的去抢,可自从**的那件事发生,再到周铭公然举报燕京财政局长陈旭,谭家原本还大好的形势一下子就变得危如累卵。

    这一下就让谭千军再也坐不住了,这位京城一哥心里也明白,如果了谭家倒了,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正是明白这一点,他才必须抢在谭家正是垮掉之前,累积自己足够的资源,那么到时候不管是在岭南重新起家,还是出国,自己可选择的余地就多了。

    于是陶国令的悲惨时间就来了,就是在周铭举报陈旭的当天,谭千军就对陶国令下手了。

    “好家伙,那天我们的京城一哥给我准备了一百多人,还带了枪,前后左右的围攻我,是真的要对我下死手呀!不过恐怕谭哥他老人家做梦也想不到,我只用了一条腿的代价,就逃出来了。”陶国令说。

    听到这里,饶是对手,周铭也不能不为陶国令点个赞,要知道,一个人就算是被一百多头猪围住了,要出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不用说是这么多人了,尤其谭千军那边还惦记着他手上掌握的巨资,还会有一番布置。

    可饶是这样,还是给陶国令冲出来了,陶国令又不是周铭他们,还带了中南海保镖的,他只是一个人,只用了一条腿的代价,这如何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所以你怕被谭千军给找到,就躲在这里了?”周铭问。

    陶国令点头回答:“是的,这里流动人口很多,成分也复杂,就是这里的片警也没办法弄清楚这里究竟有多少人,我躲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的确,”周铭感慨道,“没想到我离开南江这么长时间,你陶国令居然有了这么多故事,所以你最后就打传呼给我向我求救了?”

    陶国令又点了头说:“没错,而且我一直在关注燕京那边的动静,我知道在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有闽台记者爆料了说是谭里指使他的秘书王剑去谋杀的陈旭,我就知道是周铭你的手笔,再算算从燕京过来的航班,我就知道周铭你一定会打我电话的。”

    “感情之前的电话打不通,这一次电话能打通原来是这么回事。”

    周铭无奈的说了一句,他没有问陶国令万一自己不打这个电话怎么办,因为这也有很多办法,比如他打过来之类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周铭觉得自己没办法去揣摩陶国令这么个疯子的想法。

    “所以你找到我,是想把你的钱全部给我,然后让我去帮你对付谭大少了?”周铭问。

    陶国令点头说是,周铭又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因为我还有三千万。”陶国令伸出三根手指说,“而且我也不是要拿这笔钱让周铭你帮我做事,我知道周铭你和谭千军的矛盾,是绝对没有中间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他亡,我给你这笔钱,只是让你以后能过得更好一点,反正只要你过的好,他就受不了,我就会很开心,哈哈!”

    哪怕周铭有前世今生两世为人的阅历,也根本读不懂他的逻辑,不明白他拿给自己这笔钱究竟是什么意思。

    除此之外,周铭也没想到陶国令居然还有三千万的巨资,要知道在当初自己揭开部队走私盖子的时候,陶家就已经经过一次洗劫了,后来谭千军对付他也是要拿钱,以谭千军的谨慎和布局,哪怕给陶国令跑掉了,他肯定也拿到了其中很大一笔钱。

    经过这么多次的损失,他居然还能拿出三千万出来,天知道这家伙在这段时间究竟走私到了怎样一个猖狂的地步,要不然哪能留下这么多钱?

    “那就你不怕我也像谭千军一样就图你的钱吗?要知道三千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努力了整整一年,也还赚不到这个数字。”周铭说。

    “如果是别人那我会怕,但是周铭你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了解周铭你,知道你这个人的心很大,这三千万还不能被你看在眼里。”陶国令说。

    周铭无奈的耸肩说:“被你这么一个敌人评价,我还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那边陶国令似乎是没有听到周铭的调侃一般,突然身子一动,就噗通一下给周铭跪了下来,只听咚咚咚三声,就给周铭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就那么匍匐在那里对周铭说道:“周铭我求求你帮帮我,我只要谭千军那个王八蛋不得好死,只要他还在外面逍遥,我就恨不能拿刀杀了他!”

    说完陶国令抬起了头,只见他的额头已经给他磕破,猩红的鲜血混合着泪水撒了一脸,他的双拳也紧紧握着,那包着纱布的手上红色似乎重了一些,那本就溃烂不堪的伤口又流出了不知道怎样的东西。

    但不管他身体情况怎么样,他的眼神却充满了坚定。

    周铭想了一下,然后对他伸出手说:“你把三千万给我吧,我想我的答案并不重要,因为我和谭千军的仇怨你都清楚。”

    陶国令这才咧嘴笑了,虽然他的这个笑比哭还可怕一万倍,他又磕头对周铭道了声谢才随手指了旁边桌子上的一个盒子说:“你要的东西就在那盒子里,所有银行的账户密码,我早就准备好了。”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说:“原来如此,看来今天我要做什么,会做什么决定,你都已经给我想好了,我终于在你手上输了一头。”

    “没错,我今天终于赢了,我赢了你周铭!”陶国令先大吼一声,随即又哭起来说,“可是我赢了又怎么样?我赢了今天却是哭到最后跪到终点的人,你周铭今天输了,你却是笑到最后的人,这他娘的是什么逻辑!”

    陶国令说完又恢复了平静淡淡道:“知道吗周铭,我到现在也终于了解了当初我父亲为什么会求你放我一马了。”

    周铭挑了一下眉头问:“为什么?”

    “因为周铭你是个注定要成就一番大事的人,所以你不会太过计较一些事情,你值得我去信任!”陶国令说,“只可惜我一开始并没有领悟到这点,否则我就好好做我的富家翁,随便开个公司跟着周铭你混,随便找个女孩结婚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算了,我报你妈b的仇!”

    周铭摇摇头,没兴趣在这里看陶国令这一会哭一会笑的表演,他让一位中南海保镖拿来那个盒子检查的确是陶国令说的那些东西就关好放进了包里。

    放好了东西,周铭就站起来对他说:“好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这些东西我也带走了,不管是真是假也就那样了,反正你现在也这个样子了,我没什么好和你计较的。不过就像刚才说的,我不会承诺你任何事情,至于谭大少那边,你看报纸就好了。”

    “谢谢。”陶国令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对了周铭,我可提醒你,那里面有一个联系方式,可比那三千万更重要哦,如果你有幸出国的话。”

    这话让周铭愣了一下,没明白这个意思,陶国令也没有多说,周铭摇摇头就离开了,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直到后来周铭才明白陶国令不愧是能疯癫到这个程度的人,有些事情的胆子还真大。

    走出陶国令的房间,杜鹏长出一口气说:“他娘的总算出来了,那里面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

    周铭笑了:“好了,有人白送我们三千万,在那里待一会就待一会了,怎么样都是划得来的。不过接下来,我们最要紧的,就是该找谭大少算账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