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天真到可爱
    第二天一大早,周铭和杜鹏开车来到了东门商业广场的茶楼,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在门口等着他们,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谭千军。

    这位谭大少一席青灰色中山装,搭配他在豪门世家三十多年所养出来的气度,就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太子,见到周铭和杜鹏下车过来,他马上过去微笑着向他们问好。

    见面谭千军摆出这么一副姿态还是很让周铭和杜鹏感到意外的,毕竟现在谭家的情况非常糟糕,昨天晚上被他视作左右手的姜春华也被南江市公安局给抓起来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周铭对他的报复正在一步一步展开,他现在的情况岌岌可危。

    这要换成正常人肯定头发都不知道要愁掉多少头发,可谭千军却还能这么轻松自如的微笑,不管是他真的有这份苦中作乐的心境,还是他的养气功夫很好,都足以说明谭千军这个人很不简单。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谭千军摆出这么一副姿态,周铭和杜鹏也肯定要还礼向他问好的。

    就这样,三个人在门口寒暄了一阵,谭千军很适时的请周铭和杜鹏进入茶楼,来到了他早就开好的一个包厢。

    他们都坐下来,服务员也都上好了粥和茶点以后,谭千军才端起茶杯说:“我来到岭南这边才听说他们都有叹早茶的习惯,那么今天我这个北方人也就入乡随俗,借着这边的习惯和两位以茶代酒喝一杯。”

    说完谭千军马上先喝了一口茶,周铭和杜鹏也都喝了一口,周铭笑着说:“没想到谭少这个习惯倒是学的挺快,至少比我和杜鹏要强。”

    “周铭你这句话可就是在骂我了,因为这叹早茶虽然是个好习惯,但也要有一段闲暇时间才行,周铭你这样说,岂不就在变相的说我整天在岭南这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吗?”谭千军说。

    “谭少怎么可能无所事事,从南江夜总会的封禁到陶国令的事情,如果说谭少这还是游手好闲,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叫做事了。”杜鹏没好气的讥讽了谭千军一句,谭千军并没有回应。

    周铭不像杜鹏一样,他则是哈哈一笑:“我倒是没这样想过,看来还是谭少在这方面比我要讲究。”

    “这可不是什么讲究,只是我这个人天生比较敏感吧。”谭千军感慨说,“想想我和周铭杜鹏你们俩也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其实我也早就想约你们出来我们一起叹一次早茶了,大家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多开心,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吧,也直到今天才能有这个机会。”

    “非常难得,毕竟这个机会也的确是要碰运气的,谭少你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我也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要想让我们的时间碰在一起,也就只有这个机会了。”周铭说。

    谭千军的脸色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显然他作为京城一哥,被人这么讥讽让他心里很不好受。

    不过谭千军却没发作,只是对周铭说:“周铭你就不要讽刺我了,我知道我这次的事情做的实在是太蠢了,想必你们也都已经猜到我请你们来的目的了吧?”

    这个目的并不难猜,谭千军是昨天晚上打电话约他们今天一起叹早茶的,而昨天晚上正是周铭带着警察去金碧辉煌夜总会抓捕的姜春华,这么大的事情谭千军这位京城一哥不可能不知道,再加上之前在首都燕京发生的那些事情,就连他那当燕京市委书记的谭里也都要下台了,他这个时候找周铭,他的目的不是用脚都能想到吗?

    打不赢就只能割地赔款了咯!

    如果事情只是从表面上来看,就是这样,但周铭却很清楚,今天谭千军来并是讲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而交出了一份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答卷。

    “有一点想法,不过具体还要看谭少你的意思。”周铭说了一句很平常的套话。

    谭千军听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夹了一个虾饺放进自己的嘴里,靠在椅子上看着周铭说:“你是不是以为你已经赢了,今天我是来找你摇尾乞怜的?告诉你,你大错特错了,我今天来就是要来正式的警告你,玩了点花招占了便宜就行了,有些事情你再继续折腾下去只会让你自己倒霉!”

    周铭笑了:“谭少,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这样说。”

    “你当然不会这样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谭千军很轻蔑的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现在我依然还会那么说,周铭你就是那只沐猴而冠的猴子,你以为你穿上了人的衣服你就是个人了?但实际上你根本还差的远,你也永远只是一只光屁股的猴子而已!”

    “就像现在,你耍点阴谋诡计给我爸抹黑,还抓了小花,你就以为你赢了,就可以把我赶尽杀绝,我就要来向你摇尾乞怜的求饶吗?告诉你,做梦!”

    谭千军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又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粥,才接着对周铭说:“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对周铭你这个人还是很佩服的,我是真没想到我发动了自己还有家里几乎所有的资源,都已经把你逼到了绝路上,就连杨老都看出风向要劝你出国了,这样的局面都能给你生生翻过来,高,实在是高!”

    谭千军对周铭高高竖起大拇指:“你的头脑非常灵活,对每件事情的把控能力也都是超强,你可以做到把你所有能用到的资源发挥到极致,甚至连很多细节都能注意得到,这一切,都让人不能不服。”

    说到这里,谭千军突然话锋一转,问周铭道:“你的这些都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完美,但你有一处致命伤,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周铭问。

    “就是你对大局的掌控,说白了,就是你的战术非常具有创造力,你的执行也非常完美,但是你在战略上,却存在最致命的问题,也就是这个问题会让你永远赢不了我。”谭千军说,“那就是你的出身,你的身份。”

    周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愿闻其详。”

    “既然你这么诚恳的请教了我,虽然咱们是对手,我也可以告诉你,由于你的出身很低微,所以很多诸如局和势这样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看不懂,你永远只会凭着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在做,当然你做的很好,也取得很大的突破和收获,但由于你没有那么高的身份,很多中央层面的局势你根本看不到,也看不明白。”

    谭千军说到这里不屑的笑了一下:“我知道这么说你会像听天书一样,那么我说的简单一点好了,就是你胜则小胜败则溃败,你永远没有办法对我造成根本威胁。”

    “就因为没有中央的支持吗?”周铭问。

    “这只是一方面,没有中央的支持,没有政治家族在背后真正做推手,你再高明的想法都只不过是不入流的小把戏,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永远不可能了解中央的真正想法是什么,不怕告诉你,其实这一次我们谭家会遭这一难,根本就是我们自己安排的。”谭千军说。

    “你们自己安排的?”周铭和杜鹏都惊讶出声。

    谭千军胸有成竹的冷哼一声,他拿出一包烟点上一根,很悠然自得的吐了口烟圈才接着说道:“没错,就是我们自己安排的,因为我们谭家的势力太大了,已经大到让中央都忌惮的地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因为树大招风,为了消灾避祸,我们就主动卖了一个破绽,让中央来处理。”

    “听起来是不是很玄幻?但事实就是如此,”谭千军说,“我想你们肯定不明白中央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周铭和杜鹏都没有说话,谭千军见到他们这个样子他笑的更开心了:“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明白,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在我们谭家势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中央会要削弱我们,但却绝对不会下死手,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手上掌握着的那个新兴公司。”

    “我的新兴公司是在改革开放以来继承中央政策最先走出来的公司,一直都是中央进行改革开放的标杆,要是处理了我们,就等于是在推翻整个改革开放十年的成果,现在正是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中央是绝不可能干这种事情的。”谭千军最后说出结论,“所以就简单了,不管你们怎么不甘还是怎么样,事情都必须到此为止了!”

    听完谭千军的话,周铭和杜鹏那边陷入了沉默,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谭千军也不着急,只是抽着烟冷笑的看着他们。

    过了好一会,周铭才幽幽吐出一口气说:“原来如此,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事情,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呀!”

    “没错,事实往往是不以你们的想法为转移的。”

    谭千军嘴上这样说着,但他的心里实际在听到周铭那句话的时候却突然升起一种很不详的预感,因为周铭的语气太奇怪了,完全听不出任何挫败感。

    周铭那边摇摇头又说:“不过我还是想对谭少你说一句,你太天真了,天真到可爱!”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