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找周铭报仇
    (最近风吹的大,违禁字很多,是字不是词,请大家见谅。)

    对于背后包厢里谭千军的呐喊,周铭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本一个能让谭家更好延续下去的国手布局,结果在自己这么一搅合之下从活局生生转成了死局,这谭千军要能这么坦然的接受那才有鬼了。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谭千军出身在谭家,尽管相比京城里的其世勋贵戚还稍显不足,但相比全国几亿人,他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了。

    后来他看到了改革kai放的机会,胆子很大的下海经商,不仅做成了京城里第一批倒爷,还带着其他很多红色子弟一起发财致富,带起了一个遍布全国,实力让中央都不能不重视的新兴公司,借助公司和他所经营人脉的影响,还帮助他父亲坐上了燕京市委书记的宝座。

    当然,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事情的影响,但这个新兴公司,绝对是最重要的一环,以至于现在谭家要放弃,都是选择弃政从商,不能不说是对谭千军多大的信任。

    不难想象当初谭千军在得知家里的这个决定时他的心情是怎样的,肯定是雄心壮志激情满满想要大刀阔斧做一番大事业的,可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随着周铭的出现,一招接一招的打出来,直接把他的雄心壮志给摁死在摇篮里了,除非是那种心志异常坚韧的人,否则一般人还真是很难接受的。

    虽然周铭一向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很不错,但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产业全部付诸流水的话,自己恐怕也接受不了,要知道现在自己才只努力了一年,其中还有很多是借助了自己重生的优势的来了,而谭千军却已经努力了十年,都是他凭着自己的眼光和努力得来的,这其中的差别可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这也是谭千军自己造的孽,周铭会对谭千军有一些同情和感慨,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谁让他就碰上了自己,还要和自己作对呢?就该他倒霉,而且给他成功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一个遍布全国的大官倒集团,他们的思维都是过去那种官商套路,很容易滋生**,自己这么做也算是为国除害了。

    “想不到还真给周铭你猜对了,燕京那边的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旁边杜鹏的声音响起,把周铭的思维给拉回来了。

    周铭笑了一下说:“那是肯定的,别的不说,就说这些倒谭的事情一件一件的都进行的这么顺利,可谭家那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直接缴械投降了,这也太梦幻了一点,怎么可能会没问题,只是kai始我也没想到还有这么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了。”

    杜鹏也点头无不感慨的说:“是呀!当初听周铭你说要这样做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现在想想,这里面真是有很多事情实在太巧了,巧到就像是有人一步步安排好的一样,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周铭拍拍杜鹏的肩膀:“好了,别这么多愁善感了,谭千军这边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接下来的事情……”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对面走廊传来一声喊:“周铭,你就是那个周铭,我要杀了你!”

    这一声叫喊让周铭和杜鹏都愣住了,随即就见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挥舞着啤酒瓶朝这边跑来,气势汹汹。周铭和杜鹏都没有动,不是他们被吓呆了,而是他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动作,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一位中南海保镖马上出手,只是一拳,那人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在那人失去行动能力以后,中南海保镖才把他带到周铭面前,那人抬起头看着周铭,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依然谩骂道:“周铭你不得好死!”

    这让周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你说要我不得好死这可以,可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要不然我不太冤了吗?如果我没记错,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你还敢问,都是你搞出来的那个股市,害得我所有的钱都被套进去了,现在我一毛钱都取不出来,你还敢说这不都是你害的?你可以不认识我,但我会一辈子记得你!”那人恶狠狠的说,哪怕他此时的双手捂着肚子,额头上疼的直冒冷汗,还有一位中南海保镖的手像铁钳一般夹着他的脖子,他那一双眼睛仍然死死盯着周铭,并不屈服。

    “股市?”杜鹏听到这话以后笑了,“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自己要mai股票结果被套牢拿不出来,还来找我们的麻烦,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

    “无耻?我看你们才是这世界上最无耻的人!”那人破口大骂,“如果不是你们搞出这个股市,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倾家荡产,都是你们搞出来的事情,我要代表人民代表所有被你们坑骗的人祝你不得好死!”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这人只怕已经走火入魔了,在股市里被套了很多钱,自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就只能把责任一股脑的推到别人身上,然后找别人来进行打击报复,最后可能会发展到报复社会,说白了就是没种,有胆子做事没肩膀去担责任。

    这样的人在现实当中比比皆是,最常见的就是很多人生了小孩自己不带丢给老婆带,然后小孩不小心摔了碰了哪里,他不检讨自己不带小孩,反而一个劲骂老婆的,不都是这样的男人吗?

    今天过来的这位显然也是如此,周铭没空去教他做人,不想理他直接带着杜鹏要走,可谁知那人却像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般,在被中南海保镖甩kai以后又冲了上来,当然有中南海保镖在这里,他根本不可能碰到周铭的一根毫毛,可他仍然在中南海保镖的手中挣扎着:“我要弄死你们,你们不得好死!”

    杜鹏皱起眉头有些火了:“娘的,你这人有毛病是吧?你要再闹当心老子弄死你!”

    杜鹏这么说着,当他准备给中南海保镖下命令的时候,旁边突然又传来一个急急的声音:“周老板请助手!”

    周铭和杜鹏回头,只见又一个年轻人赶了过来,粗看过去,他们长的倒是很像。

    见到这人过来,那人很不满的叫道:“哥你来干什么?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赶紧给我滚蛋!”

    不过他并不在乎,只是来到周铭和杜鹏面前,鞠躬向他们道歉道:“很抱歉两位老板,我弟弟太冲动太不懂事了,骚扰到两位老板了,很不好意思。”

    “知道你弟弟冲动就好好看着他,拿链子拴着也行,总之就别让他到处跑,今天好在是遇到了我们,要遇到别人你看他是不是要断个胳膊断个腿。”杜鹏很不爽的说。

    好歹是个现在身份地位不比谭千军差的首都权贵子弟,杜鹏现在的这个表现已经是很克制了,要换成其他人肯定手段会更激烈。那人连忙又给杜鹏说了一堆道歉道谢的好话,杜鹏颇为不耐的摆摆手让他滚蛋,可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铭突然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周铭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好一会以后才回答:“周老板您问我吗?我叫夏朗,夏天的夏,朗朗乾坤的朗。”

    周铭在嘴里念叨了几下这个名字,然后又指着那个被中南海保镖像拎小鸡一般拎着的年轻人问他:“这个人是你弟弟?”

    夏朗点头说是,周铭接着问:“你们现在是不是在做一个纺织企业?”

    “在周老板面前不敢说什么企业,我们就是享了特区的政策福利,搞了一个小厂,能赚一点钱就是了。”夏朗回答说。

    “哥你和这家伙说什么?他就是害我们的凶手,一定要他……”

    夏朗弟弟的声音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指着对他说了一句闭嘴,周铭的眼神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战栗,就好像他要是再说话,这个人真会要他命一样,他才不敢再说话了。

    随后周铭又问夏朗:“那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夏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说出来也不怕周老板您笑话,也没什么大事情,就只是我们ban厂赚了点钱,他见别人搞股票都赚了钱,又听了周老板您关于股票的讲座,就把厂子抵押出去炒股了,可谁知道才炒没多久那支股票就停牌了,我们的钱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停牌?”周铭看着夏朗问,“你mai的是哪支股票?”

    “是……是金鹏公司的股票。”夏朗有些尴尬的说。

    果然是这个答案,周铭心说,他也无奈的笑了,随后他又问夏朗:“所以这就是你弟弟仇恨我的另一个原因了?”

    夏朗忙摇头说:“不是的,周老板您误会了,这都是我弟弟他年纪小不懂事,这个事情其实和周老板您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周铭却叹了口气说:“说有关系吧,其实是没什么关系,但要说没关系吧,多少也是和我有点关系的。”

    这一句非常绕口的话让夏朗听蒙了,他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周铭也没有和他解释什么,只是最后说:“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好好聊聊这个事情,你看好吗?”

    夏朗愣愣的点头说好。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