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前世的老板
    (鞠躬感谢“千惜羽”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周铭你老大在搞什么?平白无故你和他这种人聊什么?别告诉我你真的慧眼识珠,能看出他是个什么非同寻常的人物。”

    陪着周铭去往咖啡厅的路上,杜鹏小声问他道,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在他看来,周铭的这些做法完全不能理解,一个人过来这么辱骂他甚至还真要打他,他不但不恼不怒,反而还要和他们好好聊聊,这什么情况?难不成周铭真的练成了佛家那种悲天悯人的绝世胸怀?或者他真的理解了老夫子那句以德报怨的深刻精髓,否则没道理呀!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逻辑,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叫夏朗的家伙是个惊世奇才,可就刚才他的一番表现来看,虽然在对待自己两人的态度上可圈可点,但也就那样了,全中国那么多人,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更能掌握火候的人大有人在,周铭怎么就会觉得他很了不起呢?还是有别的什么自己没注意到的地方?

    周铭看了杜鹏一眼,见他眉头紧锁的样子,周铭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他肯定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夏朗另眼相看。

    实际上这个夏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他的一切都很普通,如果说要有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就是他很有自知之明,很能接受别人的想法,不过单凭这一点,当然是不可能得到这样待遇的,而自己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另外一个没办法说明的原因:这个夏朗,他是自己前世的老板。

    周铭在心里苦笑,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会这么小,尽管在重生以后,周铭决定是要重新过一次不一样的人生,可每当见到前世熟悉的人或事,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之前见到苏涵是这样,现在见到夏朗也是一样。

    在重生前,周铭记得自己就是在夏朗的公司里上班,在一次陪客户喝醉了酒以后,不知怎么的就重生回到了87年了。

    现在见到前世的老板,周铭多少还是有点感慨的,因为周铭前世在公司里一直都是很受到夏朗照顾的,还经常带着自己出去一起谈生意见客户,一边谈还一边教自己做业务谈生意的手段,可以说自己能有后来的成就,和这位照顾自己的老板有很大关系。

    当然,现在的夏朗还不是什么大公司的老板,只是一个刚刚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想要下海经商捞钱的商人。

    不管在前世的时候周铭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至少经过了这次重生以后,周铭多少是会有些相信命运的,那么现在自己在这里碰到前世的老板,或许只是巧合,但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的。

    上一辈子是老板把自己带上的正轨,那么这一辈子就让自己把老板带上正轨,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就是周铭心里的盘算,但这话却是不能对任何人说的,因为就算在二十多年后那个重生文泛滥的年代,都没多少人相信重生这个事情,更别说现在了,那在几乎所有人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想到这里,周铭对杜鹏说:“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不知道杜鹏你注意到刚才他的眼神了没有,坚毅不屈,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所以我决定要和他聊聊,毕竟我可没有第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本质的特异功能,要想了解一个人,就必须要和他多接触多聊聊。”

    “好吧,反正周铭你这个家伙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杜鹏无奈的说,显然他并不相信周铭的话,但也只能相信。

    周铭杜鹏带着夏朗兄弟来到咖啡厅,周铭和杜鹏首先坐下,让夏朗兄弟坐在了对面。

    或许是没有来过咖啡厅这种地方,夏朗兄弟显得有些紧张,夏朗还好一些,他弟弟则完全没有了之前要和周铭同归于尽的疯狂,只是像小学生一样端正坐在那里。

    这对兄弟的样子周铭都看在眼里,不过周铭却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只是说:“说吧,我觉得如果只是你们的钱被套了,应该还不至于闹到要和我同归于尽这样吧?”

    “是的,这都是我弟弟太冲动了,一点也不会考虑问题!”夏朗说。

    “真的只是这样吗?”周铭提高了一个语调问道,显然并不相信夏朗给出的这个答案。

    夏朗尴尬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周老板,很不好意思的说,其实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之前金鹏公司突然停牌,让很多人的钱都被套在股市里一点也拿不出来,就有人说这是周老板您把钱全卷跑了,所以我弟弟才会这么恨你,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和你们没关系,只是有人在给我造谣罢了。”周铭笑着说。

    “那这么说不是周老板你把钱卷跑了?”

    夏朗弟弟这句话才问出口,夏朗那边就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怒斥他说:“你瞎说什么呢?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周老板是怎么样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你难道还看不清楚吗?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造谣,在恶意中伤周老板的!”

    周铭无谓的摆摆手说:“好了,这个也不用那么苛责,那我想问你们,你们被套在我的金鹏股票里面多少钱了?”

    “三万块钱,这可是我和我哥,辛辛苦苦两年赚回来的!”

    夏朗弟弟无不骄傲自豪的说,不过马上就被夏朗在下面踢了一脚,让他这才想起来,坐在面前的这位周铭,那才是整片中华大地上真正的传奇人物,别人一年赚至少几百上千万,自己那两三万块钱,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更没有在他面前显摆的资格。

    周铭笑了,当然这个笑并不是在嘲笑他们,事实上周铭觉得自己也并没有嘲笑他们的资格。

    因为在这个普遍月收入只有一两百的年代,三万块钱的确不是什么小数目,如果自己不是重生回来的话,要赚到这个数字,那至少也是要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三万块的确不是一笔小钱,我也能明白你们能拿出这笔钱也是很不容易的,这样吧,我可以帮你们想想办法。”周铭说。

    周铭这话让夏朗的弟弟眼睛猛的一亮,不过有了之前的事情,他不敢再随意发表言论了,只得等夏朗来说:“周老板您这话是准备把这笔钱退给我们吗?”

    周铭摇头说:“你们知道南江的股市是我一手创建的,里面的规矩也都是我定下来的,既然证监会要求某支股票停牌整顿,那就是一定要冻结全部的资金和账本,以便随时等待证监会相关部门来调查的,如果我给了你们钱,那就是坏了我自己定下的规矩,这不是我的作风。”

    这个答案让夏朗兄弟感到有些失望,尽管周铭说的合情合理,不过他们的失望也就是片刻,之后周铭的话又重新给了他们信心。

    “不过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我不能直接给你们钱,但我可以教你们赚钱的方法,这不是更好吗?”周铭说。

    “可是周老板您讲的课我都有去听的,我感觉并没有多大起色呀。”

    夏朗弟弟说,夏朗马上一个巴掌拍过去,训了他一句,然后才转头对周铭说:“周老板很抱歉,他这个人就是那么没大没小,能得到周老板的亲自指点,那是我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周铭又笑了,这一次是为夏朗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如果说之前周铭说看到夏朗就像是看到了以前自己的话,那么现在,他则是很认真的。

    夏朗的确很有以前自己的影子,只不过这个以前,是他在重生以前,年轻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在底层奋斗,都是一样的带着一颗谦卑但又坚韧不拔的心,能低头但却绝不弯腰。尤其还有夏朗身边的那个弟弟,性子很直,做事说话一点都不圆滑,简直是和自己那位从小到大的兄弟一样,那个时候自己不也是带着他做事,每当他说错了话或者做错了事的时候,自己就狠狠的拍他吗?现在夏朗和他弟弟也是这样。

    随着自己的重生,以前的那个自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今天突然又见到夏朗兄弟两个,谁能说不是天注定的呢?

    既然遇到了那就是命,不管是他们刻意在这里等自己还是怎么样,自己总是应该要做点什么的。

    想到这里,周铭对夏朗说:“好了,你也不用拍我马屁,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该说的我自然会说,不该说的,你再怎么拍马屁也没用。”

    “好的周老板,是我太冒失了。”

    夏朗说,同时还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就好像通过刚才的这句话,让夏朗对周铭的感官更上了一个境界一般。

    “你也不用这么拘束,”周铭说,“在我们正式聊天之前,我有个问题是要先问问你的,就是你们的厂子出了什么问题,因为如果只是钱被套了,你们肯定不至于这么激动,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都说来给我听听吧,好吗?”

    夏朗先是一愣,随后苦笑道:“周老板不愧是我们整个南江乃至全国生意人的偶像,就是聪明,也不瞒周老板您,我们的厂子确实是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所以我弟弟才会一时着急做这样的事。”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