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套白狼的关键
    “很大的难题?有多大?”周铭问。

    “是我们最近谈了一个客户,这是南江一个非常大也很有名的纺织厂,最近这个厂子在资金上出了问题,需要抛售自己的很多产品,这个时候可以拿到平时根本没法想象的低价格,不过这个低价是有前提条件的,他要求每个客户先打至少八万的款过去,我们现在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所以……”

    夏朗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有个问题,你说这个厂子要抛售自己的产品,要先打八万的款过去,才能拿到货对吗?首先你们能确保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吗?”

    “当然可以,我们有朋友在那个厂里,这样的消息他是不会骗我们的!”夏朗马上报以肯定的回答。

    周铭又说:“那么好了,既然这个消息是真的,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你们说要想拿到低价,就必须要打至少八万的款子,可是你们刚才说你们在股市里只投了三万,我想这三万就算不是你们的全部家当至少也是大半了对吧?这笔钱好像连一半的数字都达不到吧,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夏朗和他弟弟俩人在听到周铭这话以后,他们的脸色顿时都变得非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因为周铭猜的一点都没错,这三万块钱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那边要八万,你手上只有三万,问题的核心内容不在于这三万块钱是不是能从股市里拿出来,而是就算拿出来也无济于事。

    “不就是八万块钱嘛,只要拿出了这三万块钱,我们找亲戚朋友凑一凑,实在不行借点高利贷也行,怎么都是能凑出来的。”夏朗弟弟不服气的说,只不过他的强行解释无论怎么听都是很苍白无力的。

    这时杜鹏又突然问道:“我认为这个还是其次,关键你们自己不是有厂吗?为什么自己不去生产反而要去别人的厂子里去拿货呢?”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他们感到有些尴尬的话,那么现在杜鹏的这个问题,则是让他们彻底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口中的那个所谓的“厂子”,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他们的公司就是一个做两头生意的皮包公司。

    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市场才刚刚开放,很多东西并不健全,导致很多人在钻空子,这种没有真实注.册资金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的公司大把大把的存在。这些人就只是简单夹个皮包,把一种商品以很低的价格进货,再以高价卖出,说白了就是倒爷的高级进化形式,他们吃的就是中间的这个信息不对称所产生的差价。

    周铭是很清楚自己这位前世的老板是搞皮包公司起家的,不过就算不记得周铭也很容易做出这个判断,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真有厂的话,哪个老板不是把大多数资金都压到厂房和货物上面去了,有几个人身上能一下子拿出这么一笔巨款?不也就只有这些搞皮包公司,干投机生意的人了,对于他们来说,资金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周铭了解这个,所以才没说什么,而杜鹏这边由于出身不一样,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才会问出了这么个问题,让夏朗两兄弟颇为尴尬。

    “好了,这些都不是重点,”周铭很适时的说话,“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兄弟现在是怎么打算的,还是准备要回被套在股市里的钱,回去凑八万块钱吗?”

    夏朗马上摇头说:“不要了,我们要回来也没用,因为我们根本凑不出八万块钱的,这都是我弟在瞎胡闹,给周老板你们添麻烦了。”

    夏朗说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因为原本他就很不赞同弟弟那完全是发神经的行为,现在在听了周铭的一番说道以后就更觉无望了,除非周铭给自己一笔钱,否则自己根本不可能拿得出八万块钱去拿那个单子。

    可周铭和自己非亲非故的,现在能坐在这里和自己说这些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要知道,自己曾无意中了解到他讲座的出场费至少是五万往上走的,还不一定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现在是一针见血的点出了自己存在的问题。他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凭什么要求他平白无故再给自己八万块钱呢?就因为自己的股票在他的公司那里被套牢了吗?可这和周铭是没关系的,自己强加他头上是完全没道理的嘛!

    想到这里,夏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站起来对周铭深鞠一躬说:“非常感谢周老板您今天的指点,我会永远铭记在心的。”

    “感谢我什么指点?我现在可是什么都还没说那。”周铭很诧异的说。

    “周老板,您这是?”夏朗愣愣的问周铭,他完全不明白周铭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吗?你真要感谢我,等我教你怎么过去这道难关以后再谢我也不迟。”周铭说。

    “周老板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会帮我想办法?”

    夏朗说话时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眼神里充满了希冀,声音都因为自己情绪的激动而有些微微颤抖,他也不能不激动,周铭的话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他曾以为周铭说那话只是客气一下,却没想他竟然说的是真的。

    他周铭是谁?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大老板,一手创建了南江股市,主导筹资修了楚岭高速公路的传奇人物,将整个南江的发展带上了另一个新的高度,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居然真的会放下身份来帮自己这么一个皮包公司老板出主意,这要传出去,肯定是南江市的一大爆炸新闻!

    “你也不要这么激动,我既然说了会帮你想办法,就一定会帮你的想办法的。”

    周铭拍拍夏朗的肩膀微笑着对他说,随后又问他:“不过在帮你想办法之前,我还想向你确定一些事情。”

    “周老板您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夏朗说,同时心里也打定了主意不管周铭问了什么,他都一定会掏心掏肺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就是想问你目前有多少客户?”周铭问,他想了一会又补充说道,“我指的是经常来往能稳定打钱做生意的那种,你可以写出来给我看看,包括他们的生意情况和他们的资金能力。”

    夏朗点头说好,然后就拿出一个笔记本和钢笔出来,他一边想一边写,很快就写好了,然后很放心的把笔记本交给周铭。

    不过这也完全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不管怎么说,周铭的身份和地位都比夏朗要高太多了,这是夏朗拍马也赶不上的,当然周铭的客户也都很大,夏朗的这些手上只有几千上万资金的客户周铭根本就看不上眼。

    可让夏朗想不到的是,周铭根本看也没看他认真写出来的这些客户明细,只是问他:“你现在明白该怎么做了吗?”

    夏朗一脸茫然的摇头,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那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也算是一个问你的问题,”周铭说,“两百年前在岭南有个十三行,那是当时全国富商的集中地,当时有一个穷小子,他无父无母,只靠给别人打工为生,虽说三餐都饿不着,但也肯定没什么出息,可他有一个梦想,就是要当一个商行掌柜,还要娶当地最漂亮的知县女儿为妻,你说他该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他根本就是在妄想嘛!”夏朗弟弟脱口而出说。

    夏朗则是皱起了眉头,很谦虚的问周铭:“我想不到,还请周老板明示。”

    “这个穷小子很聪明,他先跑到商行去说要当掌柜,别人问他你凭什么?他就说他是知县的女婿,然后他又去找知县说要娶他女儿,知县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是商行的掌柜,有很多钱可以帮他打开官路。”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结果他成功了,两边听到他这么说,就都同意了,就这样他既成了商行的掌柜,又娶了知县的女儿。”

    “这样也他娘的可以呀?那商行和知县不傻b吗?”夏朗弟弟说。

    夏朗则问:“周老板您的意思是我也可以这样做?”

    周铭赞了一句“孺子可教”,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夏朗肯定是嗤之以鼻,他娘的你才多大,就敢说这么老气横秋的话了?可说这话的是周铭,夏朗就觉得他完全有这个资格,别的不说,就单说他刚才的这个故事,以及他接下来借这个故事要给他讲的方法。

    “有句老话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凡事只要你愿意去琢磨,总会想到办法的,”周铭说,“就像你们现在没钱,却想以低价拿到必须打一笔大钱的价格,也有办法。”

    夏朗这一次终于忍不住的问:“那周老板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还是用你们搞皮包公司的办法,空手套白狼。”周铭说着伸手点了点夏朗的笔记本,“而这套白狼的关键,就在你的这些客户身上。”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