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什么叫做生意
    搞错了方法?

    夏朗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刚才自己和钱老板孙老板谈的,都是自己常用的生意手段,尤其是在对孙老板的时候,自己都已经尽可能的用出了所有方法,难道还不对吗?

    周铭看出了夏朗心中的疑惑,不能不在心中摇头,自己这位前世的老板现在还真是嫩的可以,要是换做前世的那个夏朗,遇到了这种情况即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至少也能想个暂时补救的方法,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全是一头雾水,只等着自己帮他解答。

    算了,既然遇到了前世的老板,也算是个缘分,就好人做到底吧,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对夏朗说:“这样吧,下一个客户我来谈,你随便选一个里面你认为最没有把握的客户给我吧。”

    “最没把握吗?”夏朗愣愣的看着周铭问,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铭笑着回答:“当然是最没把握的,有把握的你自己去谈不就好了吗?难啃的骨头我帮你剃掉,而且连最没有把握的我都能摆平,有把握的不是把握更大了吗?”

    “没错就是这样,非常感谢周老板!”夏朗说。

    周铭无谓的摆摆手,然后几个人一同上车来到了东门商场这里,夏朗带周铭来到了一家服装批发商城,下了车,周铭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批发商城,笑着问夏朗:“你不会给我挑了一个最容易的吧?这样你也太瞧不起我了。”

    “不是的,这真的是最难的。”夏朗有些尴尬的说,“因为这里的老板是东门这里的大批发商之一,他都有自己固定的货源,我的生意基本没办法做进去。”

    “越是大老板,其实生意反而才会越好做,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像小商小贩那样和你斤斤计较。”

    周铭说完就抬脚朝批发商城走去,而在他身后,夏朗在反复念叨了几遍刚才周铭的话以后,默默的拿出钢笔和笔记本,把周铭刚才的话都记下来了。这个情况让周铭心里不免有些小窃喜,因为在前世的时候都只有他去记老板话的份,什么时候能让老板给自己记经典语录了,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不过周铭对此并没有说什么,毕竟重生了一次,逼格提升了很多,自己不说是要当海贼王的男人,至少也要成就一番大事业吧,总在这么点小事上得瑟肯定不是那么回事。

    走进批发商城,在这里周铭和夏朗就没有之前店子里的那些待遇了,这里的服务员都是招募商场里的,还带有原来计划时代的傲慢,尤其在听到他们是来找老板的以后,像审犯人似的盘问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告诉他们老板在哪里,也就是随手指了一下,连带路的工夫都欠奉。

    周铭也不生气,就带着夏朗按照服务员指的方向走过去,敲开老板的大门走进去。

    屋内坐着一位约摸三十来岁的大叔,他正在看报纸,见到周铭和夏朗走进来感到有些诧异:“你们找谁?”

    “李老板你好,我是小夏呀。”夏朗主动为他介绍道。

    “原来是小夏呀,你好,随便坐吧。”李老板哦了一声说,就是请他们坐下,也不放下手中的报纸,就坐在那里,显然比之前的那两位小老板要有派头多了。

    “小夏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李老板问。

    这一次夏朗没有回答,周铭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李老板,我们今天过来是给你带了一个能赚钱的消息过来,不知道李老板有没有兴趣听?”

    李老板惊讶的又哦了一声,马上放下手中的报纸问夏朗:“这位是?”

    “李老板叫我小周就可以了,我现在是夏朗的合伙人。”周铭回答说。

    李老板点点头,然后问周铭:“什么样的赚钱消息,你说来听听。”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特别厉害的赚钱消息,只不过是需要有一定经济实力的老板才能做就是了,就是要求老板手上要握有一笔不大不小的流动资金。”周铭说。

    “资金这个东西好说,你也看到我这个批发商城了,生意做的是很大的,就连很多单位要买统一服装也都是来我这里订制或者是直接买走的,我没有任何资金压力。”李老板很随意的挥手说。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还有一点,我想确认李老板你现在的经营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很严重的货物积压现象?”周铭又问。

    “小周呀,我说了你说的那些都是小买卖场子,在我这里都不存在,你只要把你的消息告诉我,能不能做我自有判断。”李老板说。

    周铭笑了一下:“我想李老板你一定是搞错了,这个判断不是由你来做的,而是由我来做的,因为赚钱的买卖谁都想做,我今天来找李老板你也是看着你是做的批发,你的场子铺开很大,不会有任何问题,否则我找其他人不也一样,我认为大家做生意的,不会有人拒绝赚钱,李老板你说呢?”

    “小周同志倒是很有信心嘛!”李老板说,“我不知道是谁教你这么说话的,但我只能说是那个人太教条了,根本不懂结合实际,我这么大的批发商城,难道还不能赚钱?”

    周铭摇头说:“不好说,或许现在李老板你是赚钱的,但谁有能保证自己永远赚钱呢?而且就我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李老板你这里好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李老板马上问。

    “首先是你这里的售货员,她们那个态度简直不能让人恭维,要是一些脾气不好的客户,我想他们会直接掉头就走都不会在这里多待一分钟,这样可不是流失一两个客户那么简单,久而久之,随着一个传两个,传开来的话,你这里还会有什么生意吗?”周铭说。

    李老板说:“是这样的,我们这里的售货员都是商场分配的,态度上是有些不好,不过我正在教她们改。”

    周铭摆摆手说:“李老板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吧,不过我认为这都是次要的,因为售货员不行换了就是,难道南江市这么多人我们还找不到售货员不成吗?但后面我要说的才是重点。”

    “什么重点?”李老板问。

    “这个重点就在李老板你自己身上了,你现在就是搞了一个商场,雇了几个售货员在外面卖就完了,根本不去做规划,只是坐在这里等着顾客上门,你觉得这就叫做生意了?”

    周铭这个问题完全把李老板给问蒙住了,李老板愣在那里说:“这不是做生意怎么样才叫做生意?”

    周铭并不回答他,只是接着问:“那么李老板我再问你,做生意的人是不是有的做很好有的做很差,为什么做同一种生意的人还会有个三六九等?”

    如果是在过去,李老板会很肯定的回答,但是现在,他只是很心虚的不确定说:“是因为每个人的背.景和关系人脉不一样吗?”

    “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还是看人的本身。”周铭说,“有人做生意做的好有人很差,更重要的是因为好的人他懂得如何规划,而差的人并不懂。就像是李老板你一样,你每天只在这里看报喝茶,等着顾客上门就叫生意了?说句不好听的,那不是摆头猪放在这里都行吗?那还要人干什么呢?”

    李老板听着这话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随后周铭接着说:“生意最重要的,是需要你去规划,该做什么客户,该接什么单子,都要你去琢磨的,还有你这个老板该做的,是出去找客户,而不是坐在家里傻等着客户找你上门。”

    听着周铭这话,李老板一下恍然大悟,他兴奋的拍手道:“对呀,我应该出去找客户的,不能坐在家里!”

    “这就对了,那么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一个客户。”周铭说。

    “什么客户?”李老板想也没想的马上问。

    “一个关于你货源的客户,我不知道东口那边的纺织厂你有没有听说过?”

    周铭问李老板,后者点头说知道,周铭才接着说:“现在我有一个那个厂的内部指标,可以给你一批比其他人低五个点的货,你要不要?”

    “要,我当然要,有这么便宜的货我为什么不要?”李老板说。

    “我相信李老板你是想要的,那么李老板你要真这么想要,你就必须听我的,可以吗?”周铭说。

    李老板说可以,对于他来说,现在周铭说什么都是真理了。

    “是这样的,我要搞出这批货,并不那么简单,是需要资金来运作的,也就是说,你首先得给我四万块钱,没有这笔钱,你拿不到这批少五个点的货。”周铭强调说,“当然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以夏朗公司为名义和你签一份合同,有任何问题,公司负责。”

    李老板摇头说:“不是这个问题,我当然是信得过小周还有小夏你们的,只是这四万块钱,实在有点太多了,能不能少一点?”

    “不行,四万块一分钱都不能少,否则我没有办法帮李老板你运作。”周铭说。

    “那能不能晚一点呢?四万块不是一个小数目,我需要一定时间来凑。”李老板退而求次说。

    “可以,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我希望李老板你能想清楚。”周铭说。

    李老板坐在那里皱着眉头咬着手指,过了好一会以后,才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说:“好,我答应你。”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