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我成功了,太棒啦!我终于自己独自说服了第一个客户!”

    在西区一家批发商场外面的停车场上,两辆轿车停在这里,几个年轻人围成了一圈,一个年轻人在中间兴奋得手舞足蹈,毫无疑问,这群人就是周铭他们,而这个兴奋成这副样子的人就是夏朗了。

    他刚从这家批发商场出来,他成功的说服了这家商场的老板,对方同意拿出一万块钱出来,虽然比起周铭那四万块还是差了很多,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款子了,更重要的是这笔钱完全是由他一个人独自谈下来的,那种骄傲和自豪不是多少钱可以代替的,也让他看到了自己成功的希望。

    周铭也微笑着为他鼓掌:“夏朗好样的,这就是你成功开始的第一步,只要跨出了这第一步,以后的路就好走了。”

    听到周铭的鼓励,夏朗略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转身对他说:“周老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我今天能谈出这么好的成绩,都是和周老板您的教导完全分不开的,如果不是您,我恐怕一个客户都拿不下来,就像之前在三园那边一样。”

    周铭摇头说:“你这未免有些太妄自菲薄了,其实我所能教你的东西很少,你是做生意的我想你也明白,这商场如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具体情况还是要靠你自己去把握的,我最多只能帮你确定一下大方向。”

    “这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夏朗很诚挚的说,“很多事情就是缺少大方向才最可怕。”

    “行了你也别这么拍我马屁了,比起这个你还是多规划规划下面的路子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的这些客户可以凑出超过八万的款子,如果能超过这个数字的话,能不能和厂里商量看能要点更优惠的政策,这样我们所能操作的空间就更大了。”周铭说。

    夏朗拼命的点头说是:“周老板您的话真的是有如醍醐灌顶一般,每一句都让人惊叹!明天我就会抽空跑一趟厂里问下情况。”

    “什么时候?”周铭问。

    “难道周老板您(周铭你)也要去吗?”

    夏朗惊讶的问,不过这句话是有重音的,另一个说话的人是杜鹏,他也是很惊讶的看着周铭。

    “我是有点想法先去看看再说,怎么夏老板怕我偷了你的商业机密?”周铭半调侃的说。

    夏朗马上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没想到周老板您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会跟着我去厂里,让我实在感觉太受宠若惊了。”

    夏朗这么说是真心实意的,他尽管还年轻,但也不是不懂事的,就从刚才周铭灌输给自己的那点理念来看,夏朗就觉得自己和他差了很大一个阶级。

    在夏朗的眼里,周铭的眼光和能力都是无可挑剔的,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很忙,忙那些震惊全国大事的才对,比如之前的南江股市,以及后来的楚岭高速公路项目,这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的?可就是这么一个大人物,现在居然要陪自己去看厂,只为了自己那么一些降点,这都不能是杀鸡用牛刀了,简直都是在用尚方宝剑了。

    至于抢生意偷商业机密什么的,这根本不在夏朗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自己这笔生意顶天就是个十万八万的生意,能赚的钱满打满算也就几千块钱,而周铭出手就是几百上千万的收益,这种云泥之别,自己就算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个砸死了都没可能啊。

    周铭却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对夏朗说:“好了,只要你不是怕我抢你生意就行了,你有呼机号吧?明天我找你。”

    夏朗点头说好,然后周铭和他互相都留了好吗,只不过夏朗留的是周铭的手机号,周铭留的是夏朗的呼机号,毕竟这个年代手机还是很高端洋气的东西,这年代能那个手机出门,绝对比后世拿什么爱疯6要拉风的,什么样的土豪金在他面前都是渣渣,夏朗只是个小皮包公司的老板,哪有买得起手机这种高端玩意。

    送走了夏朗,杜鹏再也忍不住的问周铭道:“我靠我说周铭你老大这是唱的哪一出?康熙微服私访记吗?”

    周铭愣了一下,不是为杜鹏的激动,而是杜鹏说出了很后世的一个词,但周铭的愣神也就是瞬间的,因为有了自己的存在,或许自己什么时候不自觉的讲过这话,才让杜鹏学过去了吧,并且这显然也不是重点。

    “杜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去厂里看看有些大材小用了?”看了一眼夏朗离开的方向,周铭问杜鹏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杜鹏说,“其实大材小用这个都无所谓,只是我不明白你做这个事情的意义何在,只为了好玩吗?而且那夏朗也和你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帮他?”

    “你说好玩,就证明你没有真正看明白这个事情。”周铭说。

    听到周铭这话杜鹏一下愣住了,他瞪着一双眼睛不断在周铭的脸上扫视着,企图看出点什么端倪,不过最后都失败了。

    杜鹏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简直想不通周铭这话的意思,什么叫没有真正看明白这个事情?难道这个事情背后还有什么蹊跷吗?还是那个叫夏朗的家伙背后站着什么大势力,或者是东口那个纺织厂又是什么事情的源头,可以从这里下手揪出很多东西来?

    周铭看着杜鹏脸上不断变换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想的岔了,周铭对他说:“你别想了,还是我来问你吧,你觉得像夏朗他的这种皮包公司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皮包公司是只存在在纺织产业这么一个行业里面,还是在其他所有的行业里面都有这个事情?”

    “因为在厂家和市场中间有利益存在,从这个情况来看,没可能是只有纺织产业有的,肯定渗透到了其他行业的方方面面。”杜鹏回答说,他挑了一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你不是要消灭这种中间商吧?”

    周铭笑着点点头说:“我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因为这种皮包公司的存在,他们在中间上下其手,会吃掉很多的利润,平白无故会增加产品到市场上的价格,如果能消灭掉这种中间商,让我们直接和消费者对接,我们就能把价格压下去很多,也会让我们的产品变得更有竞争力,你说呢?”

    面对周铭的提问,杜鹏已经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好一会他才郁闷的一拍额头说:“我的天那,我他娘的后悔了,真不该问那个那么愚蠢的问题,我早该猜到周铭你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妖孽,是从哪里都能看出商机看出问题的,你这种大资本家是绝对不会做无用功的。”

    “杜鹏你这家伙这么说兄弟我就太不够意思了,我这可是在给你想问题呀!”周铭说。

    “这怎么还和我有关了?”杜鹏反问。

    “很简单呀!这一次我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不管中央最后会怎么处置谭家,反正我肯定是在国内待不下去了的,你说国内这个我好不容易铺出来的摊子怎么办?不只能丢给兄弟你了?”

    周铭接着说:“可是现在我们的国内情况太复杂了,别的不说,就说我们的八宝粥和沙琪玛这些产品,虽然有一定的势,但销.售情况还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乐观,就是因为这种中间商从中盘剥了太多。”

    “那我们也不能把这些中间商一下子全打死呀,毕竟他们都是地头蛇,没了他们的帮忙,我们的东西很难说进入全部的供销社的。”杜鹏说。

    “说是这样说没错,不过我们还可以从旁边再多想点办法,”周铭问杜鹏,“你说如果我们有办法把像夏朗这样的中间商全部招募成我们公司的人,取消中间商,转而让他们推销拿提成,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呢?”

    杜鹏对周铭高高竖起了大拇指:“我还能说什么呢?高,周铭你老大是真的高!”

    周铭得意的笑了对杜鹏说:“别那么客气。”

    周铭说的这一通,心里则是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周铭是很了解自己真正想法的,最开始的时候,周铭只是因为认出了夏朗是自己前世老板的身份,才会有无聊的恶趣味发作,想去帮帮他的,不过后来帮着帮着,尤其是在亲自上阵,帮夏朗说服了那位李老板以后,周铭才发现了中间商存在的问题。

    在这个一切秩序都还在摸索的阶段,无论是倒爷还是夏朗这种皮包公司,都是做的信息不对称的生意,也正是有这个原因,一年后的直.销模式进入国内才会疯了一样的火爆。

    尽管直.销也带来了传销,但不管怎么样,也就是直.销模式的进入,才最终打掉了皮包公司生存的土壤,让整个国内的经济秩序逐步走上了正轨。

    现在周铭觉得自己要做的,就是赶在直.销模式真正进来之前,推出属于自己的直.销模式,拒绝传销。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