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周铭,请你回去
    上午,在一条并不算宽敞的水泥路上,两辆奥迪车一前一后的行驶着,这条路就是通往东口纺织厂的路。

    周铭杜鹏和夏朗都坐在车上,周铭看着夏朗坐在那里紧紧抱着一个布口袋的样子,不免笑着对他说:“别那么紧张。”

    “不好意思周老板让你见笑了,我只是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的钱,我是真怕会出什么意外。”夏朗说。

    周铭摇头表示没关系,他们这一次去纺织厂就是交款的,经过这么多天的前期工作,夏朗已经从各个客户手上筹到了十五万的资金,这十多万就是放在月工资三四千的二十年后也是一笔不小的钱,更别说是现在了,就是把夏朗卖了也不可能还得起,所以他才会这么紧张。

    而说起打款这个事,要是在二十年后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各种转账交易方便的很,但是在现在却没那么容易,倒不是说银行不能办理汇款,而是很麻烦,想着反正钱都已经拿到手上了,直接送去纺织厂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周铭想着直接带着十五万现金放在面前,那种冲击肯定要比看账面上数字要大很多的,所以周铭还是建议他直接带着钱过来了。至于路上危险,这完全不在周铭的考虑之中,毕竟两辆车上跟着一个小组五位中南海保镖,除非部队出动,否则就算是一般的犯罪团伙都不在话下。

    一路疾驰,车子很快到了东口纺织厂,不过却并没有直接开进去,而是停在了大门口,这是因为在上次他们见过的吴主任正带着他销.售处的人,在门口摆出了一副迎接的架势。

    这唱的是哪出?

    周铭和杜鹏对视一眼,都感到很奇怪,不过夏朗却很理所当然,他兴奋的说:“周老板您实在是太厉害啦,这吴主任肯定是听说您要来,才会出门来迎接您的,这样的待遇,也就只有周老板您才能享受到呀!”

    周铭和杜鹏却并不这样认为,且不说周铭并不自负,就算自负周铭也不认为自己有让吴主任这么隆重迎接自己的必要,肯定是发生其他什么事了。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和杜鹏走下车子,那边吴主任马上走过来说:“我代表东口纺织厂热烈欢迎周顾问和杜少。”

    周铭点头恩了一声说:“感谢吴主任对我们的重视,夏朗同志他带了钱过来,希望吴主任能兑现承诺,让他享受贵厂的优惠政策。”

    “请周顾问放心,这个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还请周顾问和杜少先进去坐坐吧。”

    吴主任说着就向周铭和杜鹏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一点也没有去管夏朗,他的这副做派让周铭和杜鹏更疑惑了,肯定有什么事情了。

    不过周铭和杜鹏都没有把这个疑惑表现出来,因为反正也都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情看着就行了,并且隐隐之间,他们也不是不能猜到一点可能。

    走进纺织厂,吴主任直接带着他们走进了行政大楼,来到了厂接待室,来到了这里,周铭和杜鹏才恍然明白吴主任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因为他们在这里看到了几张非常熟悉的面孔,分别是岭南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陈云飞的秘书彭胜友,还有南江市的公安局长赵安民。

    此时彭胜友和赵安民正被纺织厂领导如众星拱月般捧在中间,这很正常,毕竟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只有手里握有权力的,才是真正的领导。而无论是彭胜友还是赵安民,哪怕在体制内都是很有话语权的人,就更别说出来了,那更是在南江跺跺脚能震三震的人物。纺织厂的干部要不捧着他们,万一惹到他们有什么地方不爽了,回头随便找点乐子,这些人就吃不消了。

    但这个时候,当他们见到周铭和杜鹏进来,却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主动走过去到周铭的面前和他握手说:“周顾问您可算来了,不枉我们在这里等您。”

    周铭和杜鹏都分别和他握了手,周铭微笑着问:“这真是很抱歉了,不过不知道彭主任专门在这里等我究竟是有什么事吗?”

    彭胜友点头说:“是陈书记吩咐我在这里等您,务必请您去市委,陈书记有要事找您。”

    一句话全场皆惊,所有纺织厂的干部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周铭,不过他们做出这个反应倒不是彭胜友的这句话有多么的出人意料,而是大家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来说,彭胜友作为南江市委书记的秘书,在很多时候他所代表的就是领导的脸面,他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来纺织厂玩,并且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说过是在等周铭过来了,可陈云飞作为岭南的常务副省长南江的市委书记,他怎么就会派秘书出来专门等着接周铭呢?这可是给予周铭一个非常高的待遇了。

    周铭不愧是南江的发展顾问,是一手创造南江股市,启动了楚岭高速的天才人物,在市领导心里的重要性就是不一样。

    相比其他人,周铭则显得很淡定了,他在听完了彭胜友的话以后,就只是点头说:“我明白了,我这里的事也忙完了,随时可以走。”

    得到了周铭的答案,彭胜友马上说:“好的,我马上带周顾问您回去。”

    彭胜友说着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周铭出门了,周铭和杜鹏也都是跟在他身后走出门去,只是在经过夏朗的身边,周铭对他说了一句“以后好好干,我看好你”的话,就离开了纺织厂。

    “我一定会努力的,不会辜负周老板您的期望!”

    夏朗赌咒一样的说,在他看来周铭绝对是天上一样的大人物,能得到他的鼓励,自己没有不努力的理由,只不过这个时候不管周铭还是夏朗都想不到未来的精彩。

    回到车上,杜鹏问周铭:“你说不会真出了什么大事吧?”

    周铭耸耸肩说:“这不用说,事肯定是有的,并且就从陈省长把彭秘书和赵局长都一起请出来找我的情况来看,估计这个事情小不了。”

    随后车子启动,周铭和杜鹏几十分钟后来到了南江市委,将车停好,他们在彭胜友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市委大楼的接待室里,在这里,也有很多人在等他们,其中就有周铭和杜鹏都认识的南江市委书记陈云飞。

    周铭和杜鹏走进房间,还来不及和陈云飞打招呼,陈云飞就马上站起来指着周铭大骂道:“周铭你可真是让人好找呀!打你传呼不回,手机也关机了,你这是要在南江玩人间蒸发吗?还是你要搞什么地下工作?你可是南江市的发展顾问,你这么做还有没有一点为党为民的责任心了?”

    面对陈云飞这一连串的斥责,周铭也有些遭不住,笑着问他:“所以陈省长您就特地派人去纺织厂找我了?”

    陈云飞那边恩了一声,脸上仍然写满了愤怒,不过也不怪陈云飞会真的这么恼火,也实在是周铭自己想休息一段时间,随便跟着夏朗到处转转,看能不能有点收获,所以就把呼机和手机全给关掉了,毕竟自己重生以来一直在忙于各种事情,也的确想休息一段时间了,却没想到会这样。

    不过政府要真的铁了心找什么人,只要这个人还存在,就没有什么找不到的,更别说之前周铭去纺织厂的时候还亮了身份,引起了纺织厂内一阵轰动的,市里就更容易掌握自己的行踪了,所以今天在得知夏朗要去交款的时候,才会派彭胜友在那里守株待兔的等着,等到周铭就马上带回去。

    现在陈云飞这样的做派,更是让周铭明白肯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了,周铭也就收起笑容问:“陈省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陈云飞很恼火周铭的突然失踪,但作为一位常务副省长,他心里也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更不会和小孩一样闹脾气,他叹了口气:“我还是先给你介绍一位人吧,这位是中办副主任姚兴国,他是特地从首都下来找你的,为的也是让你尽快返回燕京。”

    陈云飞说着就把一位一直坐在这里的人介绍给了周铭。

    周铭看过去,那人已经随着陈云飞的介绍站起来了,他约摸四五十岁的样子,人长的高瘦,但额头宽大,很有一副官貌,不过听陈云飞的介绍,他是中办的副主任,那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是直接面对最高领导人办公的地方,但凡能在里面任职的,无不是最高领导人的管家。

    那么现在这样一位最高领导人的管家离京下来南江找他,要说只是下来玩玩,那是打死都不信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还是自己怎么都脱不了干系的。

    可究竟出了什么事呢?

    周铭隐隐约约有点猜测,不过毕竟阶级层次差的太多,自己也没有那么高的成分,从报纸上能看到的东西又太少,让周铭根本没可能了解得太多。

    不过这个时候周铭根本没时间去揣测更多,因为姚兴国已经主动向他伸出了手:“周铭,我很高兴认识你。”

    周铭和他握手:“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

    姚兴国没有任何客套,直接对周铭说:“我是受了主席指派,专程请你回燕京的。”

    周铭深吸了一口气,心头一跳:果然是这样呀!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