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交给你的任务
    周铭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打了杨定国和杜中原两个人一个措手不及,饶是他们这样的人物也完全跟不上周铭的思维节奏了,明明刚才还是在说如何解决中央内部在解决了谭家以后,传统势力抬头的问题,怎么转眼周铭你就问起春节期间杨老有没有安排的事了?这两者怎么看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啊。

    不过像杨定国和杜中原这样的人物,他们的养气功夫是毋庸置疑的,纵然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上也不会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杨定国和杜中原都定眼看了周铭好一会,然后杨定国问他:“我春节期间的安排,你问这个做啥子?”

    “如果杨老您要是没有安排的话,我建议您可以出来走走,到全国各地去走走看看,这样您就能亲身体会改革开放对整个国家的重要意义,也能亲眼看到改革开放在全国各个地方的执行情况,这样既能坚定杨老您和整个中央改革开放的信心,也能让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暂时闭嘴。”周铭说。

    周铭一番话说的轻飘飘,但听在杨定国和杜中原的耳朵里却是决然不同的。

    杜中原当即拍桌子怒道:“胡闹!杨老是国家柱石,应该是要以稳定中央为第一要务,怎么能随便说出去就出去?而且杨老现在年纪也这么大了,哪里能经得起到全国各个地方去走走,你以为这是从中南海走到对面的大会堂那么简单吗?你以为杨老会和你一样会在这个时候谈什么纺织生意吗?简直说话不经过大脑!”

    面对杜中原一句接着一句的训斥,周铭却仍然坚持己见:“杜主席,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改革开放究竟对整个国家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对人民群众的生活产生了多大的影响,那些正在改革开放的城市有了怎样的变化,这些都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报告所能看到的,一定要亲自下去走走才能看到的。”

    “周铭你不要无理取闹!”杜中原突然站起来厉声对周铭说,“你这是在批评中央的工作作风,你这是在指责中央工作的官僚主义吗?”

    杜中原的话如同前军重锤一般砸在周铭身上,直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身边,杜鹏在一个劲的偷偷拉周铭的衣袖让他少说两句,可周铭却仿佛没感觉到一样,咬着牙说:“杜主席,我不是在批评中央的工作,我也不是在指责什么官僚主义,我只是就事论事,认为要想让改革开放继续下去,杨老必须要出来走走。”

    这一次杜中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一脸寒霜的盯着周铭,瞬间让周铭和杜鹏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下降到了冰点,浑身连带着牙齿都在打颤。

    饶是如此,周铭仍然昂首挺胸,硬挺着和这位名义上的国家主席对视着,这更是加剧了房间里的紧张氛围。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一直没有动静的杨定国那边突然动了,他仿佛没有受到房间内的氛围影响一般,很自然的拿出一根烟点燃,只听打火机啪的一声,周铭杜中原和杜鹏都转头朝他看去。

    杨定国笑着问杜中原:“中原同志,这回相信我了吧?”

    杜中原这才笑了起来,他无奈的摇摇头说:“看来还是杨老你对这小子的认识更深刻,能摸清他的脉络。”

    随着杨定国和杜中原的笑容,房间内刚才还刺骨的冰冷顿时溶解,不过周铭和杜鹏这时却来不及去感觉这个,他们都愣愣的看着杨定国和杜中原,不明白这两位主宰国家的老人这唱的是哪一出。

    杜中原坐回到了自己的沙发上,又对周铭说:“你也不用瞪这么老大一双牛眼看着我们,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和杨老就曾讨论过关于目前中央现状的处理工作,杨老自己的想法,也是出去走走看看,不以中央领导人的身份,就是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

    不管周铭心里做了多少准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不能不在心里惊叹一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周铭还记得在前世的时候,同样是由于中央的决策造成了保守势力抬头,企图否定改革开放的成果,把刚刚才有起色的国家重新拉回废墟里去,那时就是杨老挺身而出,自北向南来了一次震惊全国的南巡讲话,也正是这一系列的讲话,才给国家重新指明了改革开放的方向。

    也正是从这次南巡讲话开始,这片华夏大地开始了开挂一般的经济发展。

    如果说开始改革开放是历史的一个转折点的话,那么这次南巡讲话就是另一个转折点,但凡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没有人会忘记这么一个重大历史事件。

    周铭也不例外,他清晰的记得在这次南巡讲话以后,自己所属企业和当地情况的明显转变,所以在得知中央处理了谭家,保守势力借机兴风作浪以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杨老出来做南巡讲话。

    不过周铭说归说,却也没想到杨老居然已经和杜中原商量过了,因为在周铭的记忆里,那次南巡可是拖了足足三年。

    但话说回来这也正常,那杨老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怎么会想不到这些,前世拖了三年却并不代表三年前他没有这样想过。

    这一世,由于自己的出现,让很多事情都已经偏离了前世的轨迹,不仅一些阴谋没有得逞,江南集资诈骗案和**的事情都提前发生,谭家也在成型前被彻底处理了,现在没有了一些牵扯,杨老就更能放开手脚了,才会这么轻松的和杜中原商量。

    可周铭惊讶杨老和杜中原,但杨老和杜中原何曾不惊讶周铭呢?

    或许对于周铭来说,杨老南巡只是记忆当中的一个必然记住的大事,但对杨老和杜中原来说,这却是他们在研究了中央乃至全国的整体形势以后苦思冥想做出的决定,但现在周铭只是听说的问题,第一句话就道出了关键,这份政治敏感性和头脑,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惊讶和不可思议。

    相比周铭杨定国和杜中原,杜鹏恐怕是里面心情最为轻松的一个了,尽管他出身革命世家,从小也接受了不少革命的熏陶,也很有眼光,但这中央内部的弯弯道道他还是并不知情的,在缺少事情的前提下,很难让他明白这次南巡究竟是一次多么重大的历史事件。

    此时此刻,杜鹏只是感觉刚才一直背负在自己身上的压力终于消失了,他也才敢长出一口气。

    也是在这个时候,杜鹏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些黏黏的,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背上已经渗满了冷汗。

    杜鹏转头看了周铭一眼,看着他轻松自如的神情,不由在心里嘀咕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妖孽,自己刚才都有了一种要窒息的感觉,这个家伙居然还敢和老爷子顶着说话,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但话又说回来,周铭这家伙随口就能说出杨老和自家老爷子商量的打算,也算非同凡响了,要是这家伙没这个能耐,恐怕他也做不出这番惊天动地的成就。

    屋内的几个人,各有各的想法,周铭吐了口气,苦着一张脸说:“原来杨老和杜主席你们都已经有了打算了,还要来难为我做什么。”

    这话让杜中原又瞪起了眼睛:“怎么你给中央闯下了这么大祸,说你两句还不行了吗?”

    周铭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杜主席我可不敢这么说,只是我不明白,既然杨老和杜主席你们都已经有了打算,那还这么急着找我来做什么呢?”

    周铭这么问是有原因的,他再怎么自负也不会天真的以为杨老和杜主席是来征求自己意见的。

    首先这可是事关整个国家未来走向的大事情,一个二十出头年轻人的意见能有多重要?再者杨老和杜主席他们无论谁都是震天的大人物,他们无论是眼光手段还是决断能力,都是顶尖的,他们要做什么决定,就只自己商量就好了,哪里还需要问一个小屁孩的意见?这又不是过家家。

    可周铭并不知道的是,实际上他的意见在两位老人心中,还真的非常有分量。

    刚才杜中原之所以会做出那副姿态,实际上就是在逼问周铭心里最真的想法,就是要把他的想法全都逼出来。在此之前,南巡讲话这个事情,杨定国和杜中原他们就只是自己私底下的商量,就是刚刚周铭的话,才给他们心底压了很大一块砝码。

    所幸周铭不知道,要是知道饶是他再好的心理素质,也一定会高兴到天上去的,不过他并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更让他惊讶的事。

    听了周铭的问题,杜中原的脸色逐渐变凝重了,他对周铭说:“其实这一次来,是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的,我问你,你是不是在你老家那边搞了一个乡镇工业园?”

    周铭点头说是,杜中原接着又说:“我知道之前因为一些原因让你那个工业园暂停发展了,不过杨老和我都对你那个发展模式很感兴趣,所以我希望你回去以后马上把乡镇工业园的这项工作给捡起来,好好再发展一下,荆楚那边杨老和我都已经打好了招呼。”

    杜中原的这番话让周铭立即意识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