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发配的保镖
    在燕京北郊的山脚下,有一个被高高围墙围住,门口时刻都有荷枪实弹战士值守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挂牌,在任何地图上都找不到标识,旁边的居民只知道这里是军事禁地,由于在首都这种地方,有几个军事禁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以很多年来也没人在意,大家都习惯了这里。

    对于这样一个地方,也不是没有人想要试图探究一下,但最后都是了了收场的,久而久之就再没人过问这里了。

    实际上这里是一座保密性非常强的军事监狱,比秦城那种盛名在外的地方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能进入这里的大都是不便对外透露的军事要犯,包括一些抓获的国外高级间谍,以及军队当中犯了罪的军官士兵,或者是一些其他一般监狱难以管理的犯人。

    12月底的一天上午,两辆黑色的奥迪车一前一后的行驶在大路上,赶往这座军事监狱。

    周铭和杜鹏都在车上,而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位穿着花衣服抱着婴儿的农村女人,这个女人看着车窗外面雪地里白茫茫的一片,人烟稀少的样子,不免有些焦急的问:“还有多久才到呀?”

    周铭对她说:“应该快了吧,阿秀你别着急,你也知道**他是在秘密部队里的,那地方都是保密性很强的,我们也不知道,只能跟着前面那车子走。”

    她听到周铭这么解释,这才放心下来,低头对怀中的婴儿说:“建明,你再等一下,待会就能见到你爸爸了,你爸爸可厉害了,他可是部队里最厉害的战士,是我们国家保家卫国的大英雄,你以后也一定要像你爸爸一样知道吗?可不能淘气。”

    不过那婴儿似乎并不满母亲的话语,挣扎了两下,发出不满的哼声。

    周铭对她微笑一下,不过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所说的的确是真的,**也的确担得起她的这个评价,但可惜的是,世界上总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操蛋,有些人明明应该在祖国最需要他的地方抛头颅撒热血的,却由于一些原因,反而成了国家的罪人,兵王**就是这么一个人。

    原本**这位很有战场直觉,被国家花大力气培养出来的兵王,就应该在各种特种战场,和全世界的精英特种兵和雇佣兵争雄的,却因为和谭家结怨,最后被谭家搞的失去了理智,做出了很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情,这不能不说是他和时代的悲哀。

    **这种精锐特种兵,能关押他的,就只有这种守卫森严保密性非常强的军事监狱了,今天周铭就是带着**的妻子阿秀还有他那刚刚满月的孩子来这里看他的。

    当然,有些事情周铭自然是不能对阿秀说的,周铭也只是对她说**要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现在在一个秘密军营里,反正阿秀也知道**的本事,也就相信周铭了。

    不一会,一扇黑色的大门出现在了路的尽头,那钢铁的冰冷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一般。

    看到这扇大门,阿秀有些疑惑的问:“那个……周同志,这里真的是军营吗?我怎么感觉像监狱呢?”

    不能不说这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没道理,周铭只好给她解释:“这里当然是军营,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一些军事需要吧,你不相信我难道你还不相信那位杜鹏同志,不相信**吗?”

    听周铭这么说,阿秀才放下了心,因为别的不说杜鹏可是她和她孩子的救命恩人,那时她被计生办的官员殴打造成早产,要不是杜鹏及时赶到,她的孩子就要被强制流掉了,所以她相信杜鹏,而她丈夫**就更不用说了,那绝对是她们家的骄傲。

    在经过了门口岗哨的详细检查以后,这辆车才放行进入监狱,把车停在指定位置,周铭他们被带到了一个接待室,**正坐在这里,同时和他一起的,还有几位强壮的监狱警卫战士。

    “阿秀,由于**要执行机密任务,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有人在这里。”

    周铭对阿秀解释这里会有警卫的原因,不过他马上发现自己这么做根本是多余的,因为阿秀见到了**立即情绪很激动的跑了过去,把孩子抱到**面前对他说“**你快看这是你的孩子,他叫张建明,是爸给取的名字”,哪里会在乎这里的什么情况。

    **和阿秀见面的情况自然是温馨感人的,但监狱的规矩也是要遵守的,约摸一刻钟以后阿秀被带离了房间。

    **坐回到了位置上,警卫人员给他重新戴上了手.铐,**伸手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然后对周铭说:“周老板,非常感谢你,今天能再见到阿秀还有小建明,我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

    “可是你真的没有遗憾了吗?”周铭问。

    这个问题让**愣了一下,但也就只愣了一下,马上他就坚定说:“我是想陪着阿秀和孩子过一辈子的,但我已经犯了大错,我就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不管中央如何处置我,我都没有怨言。”

    周铭点点头,他能听出**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我今天来就是代表中央和你宣布一下对你的决定。”

    **感到有些意外,为什么中央的决定是让周铭这个毫无干系的人来宣布,但他也并没有去多想,对周铭说:“周老板你说吧,不管是开除军籍坐牢甚至是枪毙我,怎么样我都能接受。”

    “我相信**你是条铁铮铮的汉子,我也相信你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但是你不觉着你这样的人就这么倒在这里很可惜吗?你自己不会感到不甘心吗?你的孩子才刚刚出世,他还需要父亲。”周铭说。

    **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咬着牙说:“我不会可惜,但我不甘心,我也很想多亲手抱抱我的孩子,但我已经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那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是我到这里来对你宣布中央对你的决定吗?”周铭反问。

    **看着周铭心下一动,这个问题在周铭最开始说话的时候他就感到奇怪了,不过那时候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中央的安排和周铭的身份,他都不是很清楚,只能凭着杜鹏那边的身份来猜测,很有可能周铭也是某位首长的后人,并且还可能在机关工作,那么由他来给自己宣布这个消息就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现在听周铭这么问,让他突然感到事情或许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或许还有一定的转圜余地,否则为什么让周铭来呢?

    在这个想法下,**试探性的问道:“周老板,莫非中央打算赦免我吗?”

    周铭摇头回答说:“不,你犯了罪就是犯了罪,中央并不打算赦免你,现在在国家的部队名单里,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在心里叹息一声,但也能接受这个答案,毕竟不管原因是什么,犯了错就是犯了错,**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逃避自己的责任,至于刚才会有那么一问也不过是因为见着了自己的妻儿,心中难免会产生的那么一点希冀,可就当他准备认命了的时候,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他激动了起来。

    “中央对你的决定是希望你能戴罪立功,保护一个人,你能完成任务吗?”周铭问。

    **瞪着眼睛很惊讶的看着周铭:“保护谁?去哪里?”

    周铭微微一笑:“保护一个叫周铭家伙,因为这个家伙和一个叫**的家伙一样,都犯了错,还是不小的政治错误,所以中央为了小惩大诫,决定把他流放出国,但国外的情况复杂,这个家伙又非常怕死胆子很小,希望有人能保护自己,中央首长经过慎重考虑以后,决定把**也一同发配了,算是戴罪立功,如果你任务完成的漂亮,中央首长不是不会考虑你的事情,你认为怎么样?”

    周铭一番话说的轻松,但听在**的耳朵里却是一颗重磅炸.弹。

    如果说之前他考虑周铭来是一道希望曙光的话,那么周铭刚才一番话,则就是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希望的通途了。

    **被周铭的话惊的不轻,等他再回神过来的时候,就见周铭还在微笑着等着自己的回话,他马上回答说:“好的,这个任务我能接下,并且保证出色的完成任务,绝不辜负党和中央的期望!”

    “好的,我是个商人,不会说那些很有党性的话,我只能说我们成交,以后你**就是我的保镖了。”周铭说,“不过你要完成这个任务可要出国,你有段时间回不来,也见不着妻儿了。”

    “有段时间见不着总比以后再也见不着了要强。”**想了一下,转了话锋问周铭道,“只是我可是个在首都街头行凶的暴徒,你就不怕我吗?”

    “怕,我当然怕,我刚才就说过了,我是个怕死胆小的家伙,不过比起这个,我更相信我的眼光,我确信**你不是个恶人。”周铭说。

    周铭的信任打动了**,他马上站起来深深对周铭深鞠一躬道:“非常感谢!”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