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我们都是厂子弟
    (很抱歉的说,年底年初这几天特别忙,根本抽不出时间,这两天就都只有一更了,小方片真的很抱歉!)

    出手拦住梁安的自然是那位兵王**了,他现在是周铭的保镖,当然会以周铭的安全为第一考虑,哪怕对方只是梁少这种人,他也会万分小心。

    对于**来说,他所在的部队是特种部队,执行的任务可能会多种多样,毕竟特种作战可不是拿着枪胡扫一通那么简单,要考虑很多政治因素的,有时候也未必不会去国外保护某位重要人物回国,因此在当保镖这一块,**或许比不上那些中南海警卫,但绝对比那些普通拳王保镖要靠谱很多。

    梁安被人挡住,下意识的就要骂娘,开玩笑,老子好歹也是省内一大霸主临楚机械公司,被周铭嘲讽两句就算了,怎么说他也是个能让谭家那么重视的人物,而且连他一手创建的八宝粥厂和乡镇工业园都要被自己抢走了,有牢骚要发也是很正常的,可这突然冒出来挡住自己的是什么鬼东西?

    但梁安的骂声在接触到**眼神的时候却戛然而止了,原因无他,**可是精锐部队的精锐战士,是真正开过枪见过血的,身上有一股常人绝对没有的杀气。

    **冷峻的目光看着梁安,那种冰冷直刺入梁安的灵魂深处,让他感到一种如临深渊般的恐惧,这让梁安打心底相信,只要自己这个时候敢乱动,这个人绝对敢也绝对有能力杀掉自己。

    这个时候周铭突然伸手出来拍了拍**说:“好了**,这种小角色不用管他,他翻不起什么浪的。”

    听到周铭这么说,**才松开了手退到了一边,不过却并没有退远,而是站在周铭侧后一步的位置,梁安也不是完全没有眼力劲的,他看到**站的位置就知道这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卫人员,就算是他曾经见过的省里那些武警保卫人员也就这样了。

    可问题来了,这样的人怎么会愿意跟着周铭当保镖呢?这不是小题大做,这周铭究竟是什么身份呀?

    在这些想法下,梁安有些害怕起来。

    可周铭却懒得理会梁安的想法,他把**叫回来以后对梁安说:“你赶紧滚吧,不要让我发脾气。”

    周铭这话又践踏了梁安高傲的自尊,让他一下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尖叫起来:“周铭!你这是什么语气?我告诉你,你就是一只要被谭家碾死的爬虫,你蹦跶不了几天了,你还敢在我面前嚣张?你能灰溜溜的滚出临阳一次,就会灰溜溜的滚出临阳第二次第三次,你永远就是一条丧家之犬!”

    啪!啪!

    这一次是两巴掌打在了梁安的脸上,动手的是苏涵和孔晓琳,她们就像是两只发怒的雌虎般怒视着梁安,异口同声道:“你嘴巴放干净点!”

    梁安这个时候简直要被气疯了,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在荆楚这块地盘上,什么时候自己被这样教训过?可是他又不敢有所动作,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狼一般让他头皮发麻的眼神一直死盯着他。

    “小涵,孔经理,你们都回来,这种人皮糙肉厚的,小心他的脸打疼了你们的手。”周铭对苏涵和孔晓琳说。

    这句话让梁安直欲暴走,不过最后梁安的理智或者说是害怕死死的压住了那份冲动,他紧咬着牙对周铭说:“好,你们都给我等着,我看你们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丢下这句话,梁安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现场,而看着他离开,所有跟着周铭过来的厂干部职工,都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就像是在庆祝革命的胜利。

    听着身边这些厂干部职工的欢呼,周铭马上跳上八宝粥厂前刚才被梁安他们搭起来的一个高台,打手势让下面安静了以后说:“各位八宝粥厂的同志们,我知道今天发生的这个事情是我们大家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为此,我这个老板负有很大的责任。”

    周铭的话才说到这里,下面立即有人喊话道:“周老板这不是你的责任!”

    有第一个就有其他的接着附和:“没错这不是周老板您的责任,要说责任也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是我们没有看好自己的厂子,是我们对不起周老板您对我们的信任!”

    “但我是老板,不管八宝粥厂还是这个乡镇工业园都是我提出来的,后面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因我产生的!”

    周铭突然提高语调说,这句话一下子结束了底下刚才还闹哄哄的场面,大家也都不争论究竟是谁的责任了,都只是抬头看着周铭,等着周铭接下来的话语。

    “我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厂里和工业园都发生了很多事情,省里市里下来了很多调查小组,我们厂里的很多项目被叫停,甚至还有人想趁火打劫,趁着这个时候来抢我们的项目。”

    周铭一字一句的说着,下面的人听的更是群情激奋,因为这段时间,这些人就在厂里,他们甚至比周铭对这些事情要更有深刻体会,尤其是看到了刚才梁安把八宝粥厂招牌给摘下来的那一幕,更是让他们感到空前的绝望,那种彷徨无助只经历一次就是难以忘怀的。

    “我也知道,对你们来说,这厂子和工业园就像是你们的家一样,对我来说同样也是。”

    周铭说:“大家都在这个厂子里,所以你们也应该知道,我周铭就是出生在这个厂里的,就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的灵魂就和这个厂子深深烙印在了一起,是谁也不能割裂和分离的!”

    上面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八宝粥厂的厂长王辰就马上接话道:“周老板,我虽然是西岭罐头厂的人,但从周老板您带我们走出困苦,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和760厂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不仅是我,我相信我们所有的西岭罐头厂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随着王辰的话,其他人也都大声道:“是的周老板,我们都是760的厂子弟!”

    听着下面这激情高亢的叫喊,周铭在心底也是很高兴的,厂子弟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称谓,由于以前特殊年代为了打造国家工业,一个厂的职工往往是从五湖四海迁过来的,大家相互之间很多老家都不是在同一个地方的,但是却为了一个崇高的理想紧紧团结在一起,才有了厂子弟这个称呼。

    那时候工人都是铁饭碗,都是厂子和国家的主人身份,是非常光荣的,收入也要高于同等地方的其他人,因此过去谁是厂子弟,说出来都是能让人羡慕嫉妒恨的。

    可随着老一辈人的退去,随着改革开放的兴起,随着经济体制的改变,很多国企单位都不能适应新的政策变化,思想永远还停留在老一套上,甚至还有些厂子的干部都只想着捞钱,根本不管厂子的好坏和厂里工人的死活,结果就导致厂里的效益变得越来越差。

    厂子的效益差了,工人的生活困难了,那么厂子弟自然也就不再是那么令人羡慕的称谓了。尤其在760厂被马建军和黄正这些人折腾到效益跌入谷底的那段时间,760厂人都羞于提起自己是什么厂子弟。

    但是现在,这个称呼又被王辰他们重新叫了出来,这如何不让周铭这个老厂子弟心生感慨呢?

    遥想前世的时候,760厂以极低的价格给马建军和黄正承包下来,然后瞎搞了几年,一点点的把厂里的东西都卖完了,肥了他们自己的腰包,却彻底搞垮了这个厂子,还没到全国下岗潮的时候,厂子弟就没有了。

    不过那也是过去了,现在自己回来了,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不仅干掉了马建军和黄正,更是让760厂的效益蒸蒸日上,还以760厂为中心建立起了乡镇工业园,这就是让760这个老厂焕发了第二春。再加上王辰他们这些从西岭罐头厂出来的职工,经历过了那种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自然更在乎厂子弟这个称谓了。

    想到这里,周铭也哽咽了:“没错,王厂长和大家说的都没错,我们都是厂子弟!”

    随后周铭调整了一下心情,接着说道:“那么各位760厂的厂子弟们,既然我们都是厂子弟,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保护我们的厂我们的家,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下面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是,周铭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厂里的确出了一些状况,有人要针对我们的厂子,不管是审批手续还是八宝粥厂的卫生条件,以及我们其他项目,都不应该存在这么多的问题。”

    “所以现在既然有人要这么针对我们的厂子,我们也必须做点我们厂子弟必须要做的事情!”

    周铭说,下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周铭交给他们的任务:“我们既然都是合理合法的事情,我们当然要用合理合法的方法去解决,我们的委屈必须要反应给上级领导知道,所以厂子弟们,我们共同携起手来一起去市里上访,把我们所受的委屈都说给市里的领导听,让市领导为我们做主,大家说好不好?”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个话,王辰和760厂的人一定都会嗤之以鼻,可说这话的是周铭,大家就都毫不犹豫的喊了好。

    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他们单纯的相信周铭,知道周铭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不论周铭说什么做什么,都一定会成功的。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