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拆房子?请继续
    89年的第一天,这个年代还没有后世那种节假日的安排,元旦还不是小长假之一,周铭虽然已经给厂里搞了第一个双休日的规矩,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毕竟年代摆在这里,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太超前了好。

    正因为这样,所以元旦这天厂里照常上班,不过作为老板的周铭还是想在家里睡个懒觉的,但可惜有人却不愿意给周铭这个放松自己的机会,这天早上一大早,八宝粥的厂长王辰就来周铭这里敲响了他家的大门。

    “不好了周老板,临楚机械公司的梁总正带着人在破坏我们的新厂房!”

    王辰火急火燎的跑进周铭的房间,非常着急的对周铭说,周铭原本已经从床上坐起来准备穿衣服了,可听到王辰这句话,却又哦的一声,反而倒回被窝里面了。

    这一下就让王辰傻眼了,他忙对周铭说:“周老板您这是在干什么?我是在告诉您有人在破坏我们的八宝粥新厂房呀!”

    周铭被王辰吵的没办法,只好嘟囔着问:“好吧,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听周铭这么问,王辰忙回答说:“那临楚机械公司的梁总今天一早就带人来了,已经在门口开始拆门和围墙了,而且他还放话出来要把我们的新厂给拆成废墟呀!他肯定是知道了昨天我们去市里上访的消息,现在要先下手为强,要断我们的路啦!”

    “王厂长你不要急,”周铭说,“那这样吧,王厂长你先去召集咱八宝粥厂的干部职工,我们过去看看。”

    王辰答应了一声好嘞然后马上跑出门去召集八宝粥厂的干部职工了,周铭没办法,也只好起床,随后当他出门来到厂碑的时候,看到八宝粥厂四百多人已经等在了那里,他们见到周铭过来立即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他们欢呼,可周铭却有些傻眼了,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人数,周铭是知道八宝粥厂有这么多人的,他原本从西岭罐头厂带出来的就有一百多人,后来由于八宝粥厂的不断发展,陆陆续续加入进来了很多职工家属以及周围村子里的人进来打工,就有了这么多的人。

    所以对于这个人数,周铭并不意外,只是让周铭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有些都带着木棍之类的东西,还都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怎么看都是要去打群架的状态。

    周铭哭笑不得的问他们:“王厂长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厂房!”王辰理所应当的说。

    从这句话周铭明白了,这些家伙还真的是打算去打群架的,估计是自己早上叫王辰去集合厂里的人,让他会错意了,以为自己的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厂房,他们哪知道自己是另有打算的。

    想到这里,周铭对大家说:“大家都不要激动,暴力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请大家都相信我,我们不需要和那些人产生任何冲突,我们一样能够恢复生产,而且还能更好的恢复生产。”

    周铭这话说出来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不能和临楚机械公司的人起冲突这个很好理解,毕竟现在是个法制社会,如果真闹出什么事了,大家谁都逃不了干系,说不得反而会好心办了坏事,把局面弄得更糟。

    可让他们怎么也闹不明白的是,怎么不冲突就能恢复生产,还能更好的恢复生产了?

    见大家这个状态,周铭只好又补充了一句:“请大家相信我,我们的八宝粥厂是不会出事的,我们现在去八宝粥厂也不是去闹事的,而是去看戏的。”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大家疑惑的话,那么周铭现在的话则是让大家彻底凌乱了,他们打破脑袋也想不通八宝粥厂那边临楚机械公司的人正在搞破坏,他们这些人还能去看什么戏?

    不过这个时候周铭可没时间去解释那么多,而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周铭大手一挥,就带着这些人赶去八宝粥新厂那边了,而当几分钟以后他们到了的时候,八宝粥新厂门口正在进行破坏行动,只见一群穿着临楚机械公司工作服的工人正在一个干部的指挥下,拆掉厂子的大门和围墙。

    “拆掉,全都给我拆掉!这些东西简直太碍眼了,根本不符合以后的发展情况,必须把这些东西都拆掉!”

    一个年轻人在门口那里大喊大叫,手舞足蹈的指挥着那些工人的动作,他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才有一面之缘的临楚机械公司少掌柜梁安。

    周铭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梁安不可能看不到,他看到周铭过来,马上停下了指挥,转头很挑衅的对周铭说:“哟?周老板来啦?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一声,这个厂子的建设规划很不合理,和我们临楚机械公司的规划有根本的冲突,所以我决定把这个厂子推倒了重建,你觉得怎么样?”

    梁安这席话让所有八宝粥厂干部职工怒不可遏,都握紧了拳头,目光看向周铭,只要周铭一声令下,哪怕要被抓去坐牢,他们也都会先把这个嚣张的家伙给打残了再说。

    但周铭却只是点头梁安说:“应该的,每个厂子都有自己的建筑规划,这很正常。”

    周铭这句话说出口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这么说,包括那边嚣张的梁安都一下愣住了,根本不相信周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周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更想不通。

    周铭又说:“不过梁少我提醒你一个东西,咱们的国家是个法制国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故意破坏或指使他人故意破坏公私财物,可是要坐牢的。”

    听着这话,梁安一下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周铭说:“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话来呢?周铭我说你是不是去外面转了一圈,被谭家给搞傻了?你怎么还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呢?破坏别人的财物要赔偿坐牢谁不知道?可关键我这是在重建我自己的厂房。”

    梁安手指着后面的八宝粥新厂对周铭说:“这里现在就是我的厂房,我可是有政策的,所以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说到这里梁安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额头,又对周铭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听说昨天周老板你是去带着760厂和八宝粥厂的干部职工去市委闹事,说要求市委给你们放开权力,还想把这些厂房和其他项目都拿回去对吧?所以周老板你才会那么天真的说。”

    “那可真是太不巧了,我一下子没想起来这茬,毕竟这厂房改造是我们临楚机械公司早就计划好的事情。”梁安假心假意的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并不聪明,以后的事情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至少在今天,这个八宝粥的厂房还是我们临楚机械公司的,我想怎么改造就怎么改造,你都无权过问,你就等着接手一个废墟吧,哈哈!”

    梁安之前的话都还是遮遮掩掩的,但到了最后他就很直接的表露了他的想法。

    其实梁安会选择今天来动工拆除这个八宝粥厂的厂房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周铭去市里上访,他不确定这个厂房以后会不会还是他的,所以他就要当着周铭的面把厂子给拆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当面羞辱周铭。

    周铭对此当然也心知肚明,否则梁安也不会今天一大清早那么大张旗鼓的过来拆厂子,结果到现在连大门都还没拆掉了,这不也是为了等自己来,好在自己面前给自己一个难堪吗?

    周铭能想到的,他身后那些八宝粥厂的干部职工们自然也都能想到,这让他们怒不可遏,一个个看向梁安的目光都是恨不能把他扒皮抽筋了的。

    面对着一片仇视自己的目光,这一次梁安反而挺起了胸膛:“你们这些人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们是想动手暴力威胁我公司的人员不成?告诉你们,这可是违法的,我这一次是带了手机出来的,我随时可以报警!”

    听着梁安这一席话,周铭再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梁安看到了立即不安的问:“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天真,你想把八宝粥厂拆了,然后留个废墟给我和这些厂干部职工,可你凭什么就能确定现在这个八宝粥厂就是你的?还带了手机随时可以报警?你也太高看自己了,首先且不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会不会像你梁少一样做这种小孩脾气的事,就算放你在这拆,你认为你有多久的时间能把这个厂房给拆了?”

    周铭接着说:“另外你告诉我这么多事,那么我也告诉你一些事吧,今天早上市委已经下文件了,撤销之前那些错误的决定,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厂房已经回到我们760厂里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厂子我可是花了一百多万建起来的,你弄坏了不光要坐牢,还要赔偿760厂里一百万的损失。”

    梁安不屑道:“周铭你他娘的骗谁呢?”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反正你要拆就请继续,我就在这里看着,等市里的工作组下来,你该赔偿赔偿,该坐牢坐牢,一切听凭法律的判决。”周铭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