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这笔费用有人报销
    89年阳历第四天上午,周铭驱车来到了八宝粥的新厂门口,此刻厂门口已经搭起了脚手架,几个泥水工正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的作业着。

    周铭走下车,八宝粥的厂长王辰就急忙跑过来,不等周铭说话,主动向周铭汇报了情况:“周老板,经过这两天加班加点的工作,我们八宝粥厂门口已经基本修复好了,接下来就只要把上面贴好瓷片再挂上招牌就行了,我们的八宝粥厂就能完全恢复如初了!”

    王辰的语气是很兴奋的,他不能不兴奋,作为一位曾经眼睁睁看着一个单位在自己领导下效益越来越差,单位职工一个个都要饿死样子的领导,他的心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和其他从西岭罐头厂出来的干部职工一样,他也是把八宝粥厂当成是自己家的,当初知道八宝粥新厂给了别人,他的心头就像是被挖掉了一块肉一般,非常痛苦,现在随着新厂的失而复得,那种喜悦对他来说就和中了五百万彩票一样,欣喜若狂,同时知道失去的感觉也才让他倍加珍惜。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八宝粥新厂还给了760厂以后,由于厂大门在一号被梁安拆掉了一部分,现在要重新维修回去,王辰这位厂长就经常能在门口看着修缮情况,所以当周铭过来,他才第一时间看到,才能赶出来了。

    “这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好都是王厂长你天天亲自在这里督促的功劳呀!”周铭微笑着对王辰说。

    王辰忙摇手说:“周老板这个功劳我可不敢当,我身为八宝粥厂的厂长,厂大门的建设工作本来就归我所管,这是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不是周老板想办法把新厂要回来,我恐怕连督促的机会都没有,要说功劳还是周老板您最大。”

    周铭对此笑笑没有说话,随后王辰又说:“对了周老板,这次修缮厂大门总共花费了五万多块钱。”

    “五万多吗?”周铭问。

    王辰马上说:“是的周老板,因为我考虑到这是厂大门,而且根据周老板您的规划,咱们八宝粥厂未来也是要称霸全国的,这一次给破坏的情况也比较严重,所以就干脆重新请人设计了一下,我之前也已经向周老板您汇报过,设计图也给周老板您看过,周老板您也批准了重新设计方案的。”

    周铭笑着摆摆手说:“王厂长你误会了,我不是嫌你花的钱多了,而是觉得你太节省了,这个大门,怎么样都得花个两三百万才是嘛!”

    “啥?”

    王辰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周铭,他第一反应都已经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直到他看到周铭那么认真的表情才知道他确实是认真的。

    可这又让王辰凌乱了,因为大家不管做什么事都只会担心钱花多了,怎么还有人会觉得钱花少了呢?更别说是生意人了,那更是精打细算,要为企业做成本核算的。周铭是全国最成功的企业家,这是谁都同意的,那么他也应该懂这么基本的成本算法,那么他为什么还会说这样的话呢?难不成这位周老板真的像传言中那样,有钱任性,真是钱多了没处花,到处找花钱的地方吗?

    看着王辰那副呆愣的表情,周铭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周铭对他说:“王厂长你不用瞎想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是因为我们这个修缮费用有人报销,我们这是花别人家的钱,那不就是不用白不用了,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在厂门口建一个纯金打造的金牛嘛,象征着我们八宝粥厂未来会牛气冲天嘛!”

    尽管周铭最后那句只是玩笑话,但仍然给王辰吓了一跳,他急忙摇头说:“周老板这可不行,这可是过去资本主义**堕落的做法,我们可不能做呀!”

    “这有什么不能做的?以后搞不好农村都能这样搞呢!”周铭说。

    如果说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让他惊讶到说不出话来,那么周铭这句话就是让他再没有想法了,因为原本搞一个纯金打造的金牛就是很**很不可思议的,农村还能这样搞?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要换成其他人王辰肯定就嗤之以鼻了,就算眼前的人是周铭,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铭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对现在的人来说,农村就是贫穷和落后的代名词,谁能想到那些日后富甲天下的村子,谁能想到农村的农民都能住上别墅,开上豪车,让那些城里的漂亮姑娘一个个都争着抢着要嫁到乡下去,哪怕结婚对象只是个缺胳膊断腿的农民呢?

    王辰摇摇头,把多余的想法甩出脑海,他问周铭:“周老板您说有人会报销厂大门的修缮费用,是指临楚机械公司那边的赔偿吗?”

    周铭点头说是,然后随手指向一边:“王厂长你看,有人给我们送钱来了。”

    王辰顺着周铭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辆挂着省会潭州车牌的车子,正在朝这边疾驰过来,最后停在了厂门口,一大一小俩人走下车。

    年轻一点的那个人周铭和王辰都很熟悉了,是临楚机械公司的少掌柜梁安少爷,只不过此时的梁安再没有过去那种嚣张和趾高气昂,只是一副斗败了公鸡一样的颓废模样;而那年纪大一些,又和梁安很像的显然就是临楚机械公司的董事长梁天了。

    王辰先是一愣,因为他记得梁安不是一号才被抓起来了吗?不过想想梁家的能量就明白了,并且他们这边也并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事,这么快给搞出来并不奇怪。

    梁天带着梁安过来周铭面前:“周老板真的很抱歉,这小子太不懂事,给周老板你添麻烦了。”

    “梁董言重了,梁少这也是年轻气盛闯下的祸,我可以理解,只是有些事情我希望梁董事先还是要给梁少多说说的,这一次幸好市委赵主任及时赶到了,否则令郎可就真的麻烦大啦!”周铭语重心长的说。

    不能不说,周铭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当面这么教训一位五六十岁的人,这画面原本应该是相当违和的,可现在不论在梁安还是王辰眼里都没有任何问题,仿佛周铭就应该说这个话一样。

    “周老板说的是,这点我以后一定注意。”梁天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周铭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不过梁董,现在的事情就很麻烦呀!”

    听到周铭这么说,可以明显看到那边梁天的脸色很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然后他问周铭怎么了,周铭说:“还不是厂里这摊子事,有些事情恐怕梁董也知道,我的760厂还有整个乡镇工业园,都出过事,现在虽然还回来了,但很多事情耽搁下来,要再想搞起来,就是个很花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了。”

    周铭说到这里摆摆手又说:“我是不应该和梁董唠叨这些的,不过有个事情我却不能和梁董说呀!”

    “周老板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梁天说。

    “就是我们八宝粥厂这个大门的修缮费用问题,”周铭指着身后正在维修的厂大门对梁天说,“梁董你也知道,这个八宝粥厂是我们760厂改革的重要方向,可是现在却出了这一摊子事,虽然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但仍然让我们760厂本就拮据的场面变得更加难以为继了。”

    “原来是这个事情,请周老板放心,既然这个事情是因我们临楚机械公司而起的,那自然要由我们单位负起这个责任!”

    梁天表面上拍着胸脯满满的答应着周铭,但心里却是感到了一种蛋蛋的忧伤,因为梁天很清楚,自己这句话一说出去,基本就等于是伸头出去等着周铭来宰了,可更忧伤的问题在于自己还不能不伸这个头。

    “那太感谢梁董了,梁董你这真是雪中送炭的行为,我会代表我们八宝粥厂的全体同志感谢梁董您的。”周铭很激动的握着梁天的手。

    看着周铭脸上的笑容,梁天不自觉的感到了一阵蛋疼菊紧,因为他能感觉得到,那绝不是什么感激的笑容,绝对是大灰狼磨刀霍霍准备宰了小白兔的恶魔微笑。

    “周老板先不要那么激动,先说说周老板你这边修大门要多少钱吧,毕竟我们临楚机械公司也并不富裕。”梁天说。

    周铭这才一拍脑袋:“对呀梁董你看我这么一激动就给忘记了,梁董我们这个大门恐怕还需要两百万的修缮费用?”

    “啥?两百万?”梁天瞪大了一双眼睛说。

    “是呀,就是两百万。”周铭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对梁天说,“梁董这也是没办法的嘛,恐怕梁董你也知道这大门就是一个地方的招牌,而我们这八宝粥厂又是乡镇工业园的招牌,等于这个大门就是这里招牌中的招牌,既然这么重要,当然就是要弄到最好了,梁董你说是不是?”

    是你妈b!

    梁天在心里忍不住的骂娘,但表面上却还是小心翼翼的说:“周老板,这两百万怎么都太多了吧?你知道……”

    周铭却根本懒得听梁天啰嗦,接着说:“当然,梁董也可以不给这么多钱,其实这个大门坏了也就坏了,反正不影响八宝粥厂的正常运作,难看就难看一点了。”

    “好了周老板你不用再说了,我出,这笔钱我出还不行吗?”梁天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说。

    “那就太感谢梁董的慷慨解囊了!”周铭激动的握着梁天的手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