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月十八
    (感谢"硕宝"妹子专门做的新封面!)

    一月十八,这一天在周铭的记忆里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因为在前世的时候,正是从这一天开始,中华大地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纪元,也正是从这天开始,整个国家开始了开挂一般的发展势头。当然在前世的时候,这个事情还要等三年,但现在,由于周铭的出现,生生让这一天提前了三年。

    这一天早上天还没亮,周铭就已经起床了,他开着车在整个工业园逛了一圈,在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以后才满意的去食堂吃早餐了,这个时候的天已经亮了。

    周铭早上开车在厂区闲逛的消息当然瞒不住厂里的干部,等到早上周铭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八宝粥厂长王辰和办公室主任孙杰等厂干部都已经等在了这里。

    他们见到周铭下车过来,忙迎上去问周铭:“周老板早,是厂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周铭并没有回答,只是招呼大家先吃饭,当他们都在食堂坐下以后,周铭才问:“孙主任,现在厂里的治安情况和大家的思想政治情况排查的怎么样了?”

    听到周铭的提问,办公室主任孙杰马上放下碗筷回答周铭:“周老板请放心,我们厂里的同志思想都很积极健康,偶尔有个别性格偏激或者有案底的人,我们都已经配合市公安局全部清理出去了,现在厂里的情况非常好。”

    周铭又对王辰说:“王厂长,那八宝粥厂那边呢?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任何问题!”王辰拍着胸脯回答周铭说。

    得到了王辰的答案,周铭这才点头说:“那就好,不过不管多好我们也绝对不能放松警惕,至少在今天明天,在我们的厂里和工业园里,绝对不允许出任何问题,如果谁分管的那一摊出了事情,就不要怪我不给情面了。”

    “请周老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所有人异口同声说,言语当中颇有些兴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事情可能今天就要发生了,是周铭所说的伟大时刻。

    九点钟,周铭结束这个早餐会议,当他带着一票厂干部要再在厂里转一圈的时候,一直跟着周铭的**拉了周铭一下,把周铭的手机给他了。

    周铭接过手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放在耳边,立即听到了市委书记陈达的声音:“周铭,快,熊省长亲自打电话过来,点名要我们两个马上去潭州,有一位大人物现在正在江夏市那边做短暂停留,马上要来我们荆楚省了。”

    “好的陈书记,我马上就动身来市里和你一起过去。”

    说完周铭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对周围的厂干部说:“我马上要去一趟潭州,厂里的各项工作一定要加紧开展起来,一点也不能拖沓!”

    随后周铭才和**上了车,**熟练的发动车子,然后载着周铭开向临阳市里。

    坐在车上,周铭的心情是很激动的,因为自己就要见证一个历史时刻的到来了,虽然说之前自己也拍卖过全国第一块地皮,搞起了南江股市,还见证了股疯和股崩,也随南江考察团去了港城,但那不管怎么样影响力都还很有限,并且和这一次自己要见证的历史时刻,都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92南巡,是历史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是每个人提起改革开放都不能不提的一个事情,这是在改革开放陷入迷茫的时候,一位国家领导人在南方的一系列讲话,把整个国家重新拉回正轨的重要历史事件,现在周铭将要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事情。

    不过更让周铭兴奋到浑身发抖的,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次南巡由于自己的存在,比前世整整提前了三年,更由于这个事情是自己提出来的。

    还记得当初自己被召进中南海的时候,面对杜中原主席关于全国局势的提问,自己就提出让杨老出来走走,这个走走的意思,就是指这一次南巡。

    当然或许在自己提出南巡提议之前,杨老和杜主席就已经讨论过这个事情了,但自己的话却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并且他们原来讨论的路线是只有岭南到滨海的,因为那边才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但是现在,这一次南巡却多出来了一个地方,那就是荆楚省临阳市南晖这个偏僻小县城的工业园了。

    这不是周铭提出来的,事实上周铭认为自己乡镇工业园的运作方式,本身就是高于时代的,根本不需要最高领导人来造势,可杨老和杜主席却不愧是中央最高领导人,一眼就看出了工业园的优势,要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来对这种优势的肯定,才主动提出南下到荆楚省的时候,来工业园看看。

    这个提议可不是路过哪里那么简单,要知道今天杨老的列车只是在江夏停了一个小时,杨老下来散步,只是在车站接待室和当地省领导谈了两句,就是对那省里工作的支持和肯定,更是为未来的工作指明方针了,那么现在杨老居然要离开车站来到工业园,这个做派绝对非同小可。

    也正是这个原因,周铭回来才敢带着干部职工公然上访,才会在见到梁安在拆八宝粥厂以后一点都不着急,因为周铭在回来之前就已经和省委书记蒋文省长熊清平通过了电话,为了迎接杨老的到来,他们会全力支持周铭把工业园搞好的一切做法。

    梁安想不通省里市里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快,为什么周铭第一天上访,当天他的问题就能解决了,就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消息,否则周铭的问题不解决才奇怪了。

    另外,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历史君就是这么任性,别的不说,单说南巡的这个日子,因为在前世的时候就是1月18,没想到现在提前三年,依然是在这一天,尽管这里面有在临阳停留和春节时间晚两天的因素,却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周铭的胡思乱想中,车子很快到了临阳市委,开到市委大楼门前,周铭老远就看到了市委书记陈达的车子停在楼下,他的秘书小赵正焦急的等在这里。

    看到周铭的车子开过来,也不等周铭下车,小赵就急忙跑过来对周铭说:“周老板你可算到了,领导可一直都在等你,我马上通知领导下来,领导说了要马上动身去潭州。”

    小赵说完就拿手机给陈达拨过去,不一会陈达就急急忙忙下楼,周铭主动上前去问好,陈达说:“我不是让小赵和你说了不要下车,我们赶时间,直接去潭州就好了吗?你看这多麻烦。”

    随后陈达回头又批评小赵,周铭则说:“不要紧,我出来透透气也好,否则要是路上晕车更麻烦。”

    陈达听周铭这么说这才作罢,周铭不知道陈达是不是真的说了要周铭不下车,但不论是不是这样,周铭都得下车等,这不是因为陈达的权势有多高,而是一个礼貌,陈达说你不用下车是客气,你要当真就真傻b了。

    周铭和陈达上车,为了方便路上说话,他们坐的是同一辆车。

    几个小时候以后,他们到了潭州,小赵直接将车子开到了省委,和临阳的待遇一样,省委书记的秘书在楼下等着,只是和临阳所不一样的,是周铭和陈达到了,就直接领着他们去火车站了。

    作为伟大领袖的故乡的省会,潭州火车站是很恢弘大气的,不过今天的潭州火车站却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不仅有一个月台被完全清空了,甚至每个进出车站的人,都要受到比平时更为严密的检查,甚至在地下通道和各个出口,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让每一个来车站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紧张的气息。

    不过这些都和周铭没有任何关系,他就只是跟着秘书的脚步一直来到了车站的贵宾室,省委书记蒋文和省长熊清平都在这里。

    周铭和陈达进来首先向两位封疆大吏问好,蒋文和熊清平也对他们点头微笑,蒋文向周铭招招手,示意他们坐过来,等到周铭和陈达坐过去以后,蒋文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对他们说:“再过不了一个小时,我们等的老人家就要到了,你们不要紧张。”

    周铭和陈达都说自己不紧张,蒋文接着说:“还有一点,我也要和你们说清楚,待会老人家到了,我们都先不忙出去,毕竟老人家这么长途跋涉也很累了,他需要更多的休息,我们不要贸然去打扰他。”

    周铭和陈达都点头说好,一切行动听指挥。

    对于蒋文的说法,周铭也算是有所耳闻的,一般在官场上级见下级的时候,下级必须是随传随到不传不到,或许这个说法放在蒋文身上是很奇怪的,怎么说他也是荆楚第一人了,可在杨老面前,他还就是下级。

    不过就像之前周铭和陈达那个事情一样,虽然规矩是这个规矩,不管杨老会不会在潭州停留会不会叫他们见一面,但蒋文和熊清平还是要做好被准备等在这里的,否则要是杨老找人不到,这就尴尬了,而以蒋文和熊清平的老练,自然不会让这种尴尬发生,才要等在这里的。

    这就是官场上的学问,很多人总以为升官就靠溜须拍马就行了的,其实不然,你要注意的东西很多,几乎每个细节每个领导的想法都必须要想到,凡事要做得滴水不漏,你才能得到领导赏识,才能更快的升官。

    周铭想到这里不觉有些头痛,看来自己幸好没进机关,否则这些官场上绕来绕去的规矩,还不把人折磨死,哪有商场上肆意纵横的快活。

    当周铭脑中胡乱想着这些的时候,蒋文的秘书走了进来说:“书记,刚刚铁道部那边传来消息,列车已经过了巴州,估计最多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站了。”

    听到这个消息,房间里的所有人呼吸都凝重起来。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