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潭州一面直取临阳
    巴州在潭州以北,是扼守潭州重镇的要道,从江夏过来潭州的每趟列车都必然要经过这里,正因如此,蒋文很早就给巴州车站那边下了死命令,让那边密切注意每趟列车的动向,现在才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这个消息无疑是很让人激动的,没见临阳的市委书记陈达都是握紧双拳,整个人坐在那里都在微微的颤抖吗?这也是正常的,毕竟陈达只是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还没有进省常委,目前来说还只是个正厅级干部,和中央最高领导人之间的差距那不是一点半点的。

    市委书记在临阳是最大的官,但放在全国就有成千上万,这么多厅级官员,这里面肯定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和中央最高领导人面对面机会的,陈达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每位官员都有着飞黄腾达的梦,陈达也不例外,他也会想着如果今天自己能在杨老面前表现好了,或许能得到什么提携也说不定,浑然不去想就算有机会见面,杨老会不会愿意和他说话。

    而相比陈达,蒋文熊清平和周铭就显得冷静很多,蒋文和熊清平不用说,他们作为省委大员,本身养气功夫就是很好的,更不用说还是在陈达这个下级面前,就更要保持自己的领导气度了。

    至于周铭,他尽管在过来的途中的确有点紧张,但那完全是由于即将面对这个由自己改变的历史大事件,对自己这么一个前世的小**丝所改变的历史感到激动和亢奋所造成的,怎么说周铭也是进过中南海和杨老面对面谈过很多次话,还接受过杨老亲自授勋表彰的人,接见杨老还不至于这样失态。

    蒋文摆摆手让秘书先出去接着探听消息然后说:“清平同志周铭同志还有陈达同志,老人家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虽然不确定老人家会不会见我们,但我认为我们仍然必须从现在开始做好一切准备,要用最好的精神面貌去迎接老人家可能的召见。”

    三人都表示没问题,半个小时很快过去,随着一声列车的呼啸,周铭他们从贵宾室的窗户就能看到一列绿皮火车缓缓停靠在预定的月台上。

    列车停稳以后车门打开,几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人快步走下列车,从他们的姿态来看,周铭就认出那些是曾经保护过自己的中南海保镖。

    这些中南海保镖在确认了没有危险以后,才向车厢打了个手势,过了没一会,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就在搀扶下慢慢走下火车,这位老人的面孔太熟悉了,他就是现在中央的最高领导人杨定国杨老。

    此刻杨老正在自家老伴和女儿,以及其他中办官员的陪同下在月台上散步,杨老散步有一个习惯,他喜欢把左手插入裤子口袋,右手作前后摆动,据周铭所知,这是他右耳多年失聪留下的一个习惯,听事的左耳让它安静,不听事的右耳让它喧闹。

    “那就是杨老,果然是杨老来了!”

    周铭听到了身旁的嘟囔,他转头看去,只见陈达正瞪着眼睛看着那边的月台,尽管他脸上表情还能绷得住,但他的眼神却已经非常激动了。再看蒋文和熊清平那边,这两位省级大员他们虽然没有像陈达那么激动,但他们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车站的月台,不愿意错过任何事情。

    周铭又把目光放回到那边的月台上,就见一位中办的秘书快步走到杨老的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看到这一幕周铭能明显感觉到在安静的贵宾室里,那边蒋文和熊清平的呼吸有了变化,显然这是有安排的。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蒋文的秘书就快步跑进贵宾室向蒋文汇报说:“书记,杨老有请。”

    短短一句话就让蒋文和熊清平两位省级大员一下站起来了,蒋文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和熊清平两人走出了贵宾室。

    周铭和陈达也跟着他们站起来走出去,不过在到门口的时候,蒋文的秘书过来对他们说:“待会见杨老的时候你们站在一边就好,中办的领导嘱咐过杨老现在年纪大了,他需要足够的安静和休息,到时候如果太多人跑到他面前闹哄哄的,这样不好。”

    陈达对此忙不迭的点头说好,周铭则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几人通过特别通道很快到了月台上,蒋文和熊清平快步走过去握住杨老的手说:“杨老非常欢迎您,党代会之后就再没见您了。”

    杨老微笑着说一样,之后杨老又和熊清平握了手,在一阵寒暄过后,杨老突然伸手指了一下车站说:“蒋文同志,咱们这个潭州车站是新建的吧?”

    蒋文点头说:“是的杨老,这个车站是为了纪念伟大领袖,同时也是为了缓解客流压力而建立的。”

    “这就很好嘛,所以我看这个车站就是比别的老车站要好很多嘛!我们的改革开放也就是要像你们这个潭州车站一样要创新要做大做强嘛!”

    杨定国说到这里目光慢慢严肃了起来,他接着说:“不过说到改革开放,蒋文同志我可就要批评你了。”

    蒋文马上低头说:“很抱歉杨老,我们荆楚省内有些同志确实在思想观念上没有放开,跟不上改革开放的步伐。”

    杨定国并没有点破什么,而是说:“既然是改革开放,那么胆子就要放开放大一些,但也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力争隔几年就能让荆楚的经济更上一个台阶,我的话还希望蒋文同志你能够听进去,我可不希望再在这个问题上批评你了。”

    杨定国尽管还面带着笑容,但蒋文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严肃,知道杨定国是认真的,他忙说:“请杨老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听蒋文这么回答,杨定国这才开心的笑了,他拍拍蒋文的肩膀说:“其实要说到改革开放,不管是岭南的同志还是滨海的同志,就是我们中央的同志,也都很羡慕你的,因为你们这里可有我们梦寐以求的人才呀!”

    杨定国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左右张望:“怎么他今天没来吗?”

    蒋文哪里会不知道杨定国说的是谁,马上回头找到了周铭,只见周铭正站在自己秘书身后,他甚至都来不及去招手喊周铭过来,都自己快步走过去亲自带周铭过来。

    “为什么不请周铭过去?”

    这是蒋文过来以后质问秘书的第一句话,他很明显的看出来是自己秘书不让周铭出来的,这个问题就一下子把他的秘书给问蒙了,因为这位秘书这么做是真的替他的领导考虑的,而且周铭是个什么玩意?见杨老这么重要的时刻,让他过去凑什么热闹?

    所以秘书始终是秘书,不管和蒋文多亲,有些事情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现在他就完全看不出来杨老来荆楚的真正原因。

    “好的书记,我马上请周铭同志过去。”

    秘书急急的说,然后请周铭过去,周铭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摆谱,事实上他也不需要跟着一个小秘书摆谱,哪怕他是省委书记的秘书,是荆楚一秘也一样。

    那秘书看着周铭过去杨老那边的背影,心里很不理解为毛杨老就要点名见这么一个人。

    这个时候,只怕这个秘书永远想不到,杨老点名要见周铭还只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更让他惊讶的事。

    周铭快步来到杨老身边向他问好,杨老点头说好:“上次在燕京一别,到现在已经有快一个月了吧?我可是知道你这小子回来省里以后仍然不安分,搞出了许多事情啊!”

    杨定国这一番话才说出口,就让很多人都跌碎了一地眼镜,其实这个问题咋听起来没什么,但结合前面蒋文和杨老的对话就很让人惊讶了,因为之前蒋文也是这么和杨老寒暄的,那么现在杨老居然对周铭这么个年轻人说这样的话,怎么能不让人惊讶呢?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杨老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这可都是秉承杨老您的指示在做的。”

    如果说杨老的寒暄让人惊讶,那么周铭的这个回答仍然吊炸天。

    要知道你面对的可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杨老呀!你怎么敢这么吊儿郎当的说话呢?

    不过杨老却并没有生气,只是伸手点着周铭说:“你这个小同志呀,就是不老实。”

    杨老和周铭这一老一小都有点吊儿郎当的,但蒋文他们可不敢让这个势头继续下去了,因为一旦出问题了,那中央的板子可是直接落到他身上的。

    于是蒋文急忙过来打断他们的话说:“杨老,我知道您从燕京一路南下,到我们潭州已经是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了,一定是旅途劳顿了,要不就在潭州住下休息?看看我们这里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情况,顺便也给我们潭州和荆楚的发展情况做些指示。”

    “你们这里的发展情况我是一定要看的,不是却不是在这里。”杨定国说。

    蒋文心头一跳问:“那杨老您是要看哪里?”

    “当然是临阳这位周铭小同志搞出来的乡镇工业园了。”杨定国说,“这里我就在月台上走走看看就可以了,然后直接去临阳。”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