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直下工业园
    一列没有出厂车牌和出厂日期,也没有始发站和终点站站牌的绿皮列车在铁轨上轰隆隆的向南行驶着,这列火车就是国家第一领导人杨定国的专列。

    这列火车外观上和普通的客运列车没有任何区别,但里面的内容却很丰富,从卧室、卫生间、会客室、会议室、活动室、餐厅警卫室、随从室到行李仓一应俱全,就是专门为国家领导人设立的。列车的时速永远保持在120公里以下,燃料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柴油,以确保就是无论多冷,哪怕是在零下30度的条件下都不会冻结。

    此时此刻杨定国和周铭以及其他荆楚省的干部们,都坐在会议室内,只是情况却和一般国家领导人下地方要略微不同。

    一般国家领导人下地方,通常都是由省委书记陪同的,现在蒋文的确也坐在杨定国身边不假,可在这里,还有另一个人,他就是周铭。

    正是因为周铭的存在,让这幕原本是省委书记陪同国家领导人视察地方的戏码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旁边中办的随行官员以及省长熊清平和其他人员都坐在旁边,车厢里没有惯例随行的记者,只有三位宣传部的摄影师,这是因为杨老说过这次出来就只是随便走走看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巡”。

    不过不管当初的目的是什么,但现在这些人都已经愣在了那里,就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眼前这有些奇怪的一幕,就连那三位有幸上车的摄影师,一时之间也忘记了他们的职责。

    当然,如果只是这么奇怪的一幕,这些人当然不至于有这样的表现,真正让他们没有回神过来的是之前在潭州月台上的那一幕。

    这些人他们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周铭,哪怕周铭在燕京在南江做出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对体制内尤其是到了省级以上的高度来说,周铭不管再怎么跳,终究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商人,还并不被这些朝廷命官放在眼里,这不是他们自傲自大,而是事情本身就是如此。

    由于观念如此,所以在潭州月台上当杨老指名道姓的要见周铭时,大家才会惊讶,更不用说后来杨老又说不下车看潭州,直接下去临阳的决定了。

    这个决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不论怎么说潭州才是荆楚的省会,是荆楚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并且中央领导人一般下地方也都是从省会开始走起的,怎么到了荆楚这边却连省会看也不看,直接要去下面的地级市,这个套路就很迷幻让人看不懂了。

    难道就因为周铭,就因为周铭在临阳搞了一个乡镇工业园吗?难道这个人这个东西就是什么道术仙阵,有蛊惑人心的能力吗?

    对于其他人来说,杨老的这个决定只是单纯的让他们惊讶而已,但对蒋文的秘书而言,杨老的这个决定就很让他难堪了。当他回想起之前他让周铭不要上前的话,那根本就是在打自己的耳光嘛,还是打得噼里啪啦声声带响的那种,哪怕是以他的养气功夫都弥补不了的节奏。

    而在这所有人眼中那么不可思议的周铭,他此时却只是恭谨的坐在杨老面前,仿佛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给其他人带去了多大的震惊。

    以周铭的心思敏感度他当然感觉到了,但他却不会说,或许这样做是有点逼格过高,但周铭这也是没办法的,现在杨老就在对面坐着,他能怎么办?不就只能做出一副装b的做派了。

    从潭州到临阳并不远,放在三十年后高铁四十分钟就到了,可现在别说没有高铁,普通列车也还没有提速,哪怕是杨老的专列,也足足跑了将近四个小时,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才到临阳。

    “总算到了临阳,以前我可是路过这里好多次,也听说过这里的很多故事,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实地看一看咯,我们下车。”

    杨老这么说着随即起身下车,省委书记蒋文上来对他说:“临阳的确是个好地方,是荆楚南方的一个交通枢纽,很重要的,不过现在天色不早了,先让临阳的同志送您去住的地方吧,我们明天一早再下去工业园。”

    蒋文的这个安排是安置国家领导人的统一套路,可杨老却不同意:“我看现在天色还很早嘛,你们总是觉得我年纪大了,受不得苦累,其实我还是很能走的嘛,当年雪山草地都走过来了,现在在车上一点都不累,而且我这一次只是普通的下来走走,同志们住哪里我就跟着住哪里,不用特别安排什么,就住在工业园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尽管之前在潭州的时候,杨老特别钟爱临阳和乡镇工业园,就已经让大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这个时候当杨老又不住临阳,要直接下工业园的时候,这些人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感到凌乱。

    不过不管杨定国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但他作为国家领导人,既然说了这个话,下面的人就只有接旨一条路了。

    于是周铭蒋文陪着杨定国下车,熊清平和陈达落后了两步,熊清平吩咐陈达:“马上做好杨老去工业园的准备,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省长请放心,所有的部署我都事先做好了,尤其是760厂和工业园那边,从半个月前我就开始安排市公安局和宣传部在那里做人员的排查和思想工作,一定不会出任何差错的!”陈达很有信心的说。

    “没想到陈达同志的眼光倒是能看的很远,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事情你做的很不错。”

    熊清平夸了陈达一句,然后跟上了前面领导集体的脚步,而陈达看着熊清平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同时也敬佩起了周铭的眼光。

    因为陈达还清楚的记得在半个多月前周铭说过的话,当时他得到了省里的消息,和周铭商量方法,他当时的想法是把市里重新布置一下,但周铭却说市里根本不需要做过多的布置,只要安排好乡镇工业园就可以了,当时陈达还以为是周铭的自大,现在看来那根本是周铭早就预见了现在这个情况。

    陈达不明白周铭怎么就那么肯定杨老来了临阳就一定会直奔乡镇工业园,但周铭的这种眼光,绝对是妖孽至极的。

    杨老他们一行人走出临阳车站,在陈达事先的安排下,他们是从一个特别被清空的通道离开的车站,并没有在车站引起任何波动,在出口那里有一个车队在等着他们。

    按照杨老事先的要求,这个车队就只有两辆小轿车和两辆中巴车,杨老和蒋文熊清平等重要人物坐一辆车,剩下的随行人员坐另一辆车。

    上车以后杨老对周铭说:“总是听说这乡镇工业园的发展模式不一样,我今天倒是要看看怎么个不一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也就是仿照首都和南江那边的特区方式,集中政策和资金优势,先把这一块地方发展起来,以点带面,逐步的带动整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周铭说。

    听着周铭的解释,杨老笑了起来,他伸手指着周铭说:“这个小同志呀,人不大这野心可不小,还模仿首都和南江模式,你可知道不管是首都的高新技术开发区,还是南江的特区,可都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不是背靠着高等学府,就是靠着出口海港,那么不知道你这里有什么优势呢?”

    “杨老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我这里的优势可比他们都大。”周铭说。

    杨定国好奇的问:“优势大在哪里?”

    “因为走遍全国,也就只有一个周铭,和一个乡镇工业园,这独一无二的条件,就是最大的优势!”周铭说。

    听到周铭的答案,杨定国当即拍手叫好:“周铭同志说的太好了,我之前一直强调我们搞改革开放就是要敢为天下先,就是要胆子放大一些,就是要敢于试验的,毕竟发展才是硬道理嘛!如果我们不能牢牢抓住时机努力发展自己提高自身,那么我们制度的优越性又该怎么体现出来呢?”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不管姓什么,关键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在这一块,我认为周铭同志就做的非常好嘛!”

    杨定国说:“虽然周铭同志不是党员干部,但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用实际行动坚定的支持国家的改革开放战略,是相当要得的嘛!”

    杨定国的话引起现场一片热烈的掌声,随后中巴车平稳开动,驶向乡镇工业园。

    车子走的是新修好的柏油路,杨定国看着外面的景物,感受着车子的平稳行驶,感慨道:“如果不是亲自下来走走,真想不到在中部小城里,也能有这样的路,也能发展得这么好。”

    周铭这时对杨定国说:“杨老,我相信只要咱们国家坚持改革开放,发展就会越来越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会越来越高,总有一天村村都能通上这样的路的,我坚信!”

    “我也坚信。”杨定国说。

    当整个中巴车内气氛很好的时候,前面中办秘书的一句话突然让大家都惊呆了:“不好了杨老,前面路上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