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你的房间一直留着
    “周铭对不起,刚才车子在路上出了点故障,所以才来晚了一点。”

    在林肯车上,林慕晴坐在那只癞蛤蟆哦不对是坐在周铭身边有些忐忑不安的对周铭道着歉,哪还有一点刚才下车时的那份自信和骄傲?完全就是一副害怕自己意中人生自己气的小女人样子。

    当时在南湖口岸的那两个内地年轻人就是周铭和**,曾经的兵王**现在已经通过杨老和杜中原的安排,被划归到一个特殊部门服役,成了周铭的私人保镖,周铭来港城,**必然要跟着。

    “慕晴姐没关系的,车子出故障这种事情是谁也预料不到的,而且我也没在口岸那边等多长时间。”周铭说。

    林慕晴却摇头说:“要是我不那么急着出门,在今天出门之前再给车子做一次全面检查,或许就能避过这次的故障了,还是我疏忽了。”

    周铭本想说就算检查了,要是真检查出问题了,不还是要耽误事吗?但最后想了一下,周铭还是放弃这句话,转而伸手指了一下前面的饮料柜说:“慕晴姐,我要你帮我拿一瓶汽水过来。”

    林慕晴马上拉过柜子来给周铭拿了一瓶汽水,打开递到周铭面前,周铭接过汽水对林慕晴微微一笑:“谢谢慕晴姐,我原谅你了。”

    听周铭这话,林慕晴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道:“你呀,真拿我当小女孩哄了。”

    说着林慕晴没好气的白了周铭一眼,周铭呵呵笑了,他当然明白自己这点小手段是瞒不过林慕晴的,因为林慕晴这样认错,自己直接原谅她不是不行,只是效果没那么好,而且会有点敷衍的样子,因此所幸周铭就指挥她做件事,借由这件事再来原谅她,相比之前,就好接受一些了。

    周铭和林慕晴的这一幕,让林慕晴的秘书阿敏目瞪口呆,阿敏是林慕晴的贴身秘书,一直都坐在车上的。

    虽然来说,阿敏一直都知道自己老板喜欢周铭的事,但由于林慕晴和周铭分隔港城和内地两地,再加上林慕晴在港城这边也的确忙,他们一年也难得有几次见面的机会,所以阿敏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个事情。

    而在这一年以来,随着金名基金公司和联合投资公司业务的开展,林慕晴在港城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后来在港城的上流社会,那么多成功人士和富家子弟各种追求林慕晴,她都一一拒绝,始终保持自己高傲典雅的样子,这也让阿敏一时之间忘记了还有周铭这个人了,直到前段时间林慕晴接到电话,就开始准备周铭回来的事情,包括今天的装扮还有这辆林肯,都是林慕晴安排好的。

    阿敏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位老板是真的心有所属,才会在港城这边始终孑然一身。

    只是让阿敏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是,这个周铭究竟有什么魔力,居然能让林慕晴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的。还有另外一点,之前在南湖口岸那里,她就听到了一地心碎的声音,要是让那些慕晴姐的爱慕者们知道了他们的女神居然这么对另一个男人,估计他们的怒火就能把周铭给烧成碎片了。

    不过可惜的是,那些人永远没这个知道的机会。

    “周铭,之前你让杨老南下走走这个事情是很成功的,当这个事情被曝出来的那几天,我们港城的股指都涨了好多,这是自那次金融危机以来港股股指涨幅最大的一次了。”林慕晴说。

    “不用说,慕晴姐你肯定又大赚了一笔吧?”周铭问。

    “那当然,如果周铭你给我提供这么好的消息,我要还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那不是太对不起你把港城这边事情全交给我的信任了吗?”林慕晴微笑着说。

    周铭轻轻摇头纠正说:“慕晴姐,你才是港城这边公司的领导。”

    林慕晴却倔强道:“不,从周铭你离开时我就说过,我只是在港城这里帮周铭你照看你的产业,只要你回来了,我肯定要还给你的。”

    “那如果我不要,或者我没那么时间管不过来呢?”周铭故意这么问。

    “那我就只能继续帮你这坏蛋打工了,只要你这老板不要克扣我工资才好。”林慕晴无奈的说。

    听着周铭和林慕晴的对话,让阿敏简直都感到这个世界都不对了,她都要晕过去了。

    因为要说林慕晴之前是在帮周铭打工,阿敏相信,但后来随着港城联合投资公司成立以后,那完全就是林慕晴自己的产业了,作为林慕晴的秘书,阿敏很清楚这个联合投资公司在港城的分量,可林慕晴居然还说是在帮周铭打工?这剧情要不要夸张到这个份上?简直都有点无脑了呀!

    周铭和林慕晴并听不到阿敏的心声,不过就算能听到他们也都不会当回事的,毕竟要管这么多,那岂不太累了?

    “周铭,我们待会先去酒店,把行李都放好,准备一下,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是关于你说的这次会议的。”林慕晴说。

    周铭点头说:“我知道了,这边就交给慕晴姐你安排就好。”

    林慕晴一颗心都是拴在周铭身上的不假,但她也还是能周全照顾全局的,她知道**是精锐战士,负责保护周铭安全的,也问他道:“**同志,我不懂你们那边的规矩,需要给你和周铭安排在一个房间吗?中央有没有给你下达什么特别的指示?”

    **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回答说:“首长没有下达特别的任务指示,就是要我保护好周老板的安全就好了,一个房间不用,一个套间或者隔壁都行,有什么事情周老板可以用手机通知我的。”

    周铭知道**这是误会自己和林慕晴有什么,需要一点私人空间了,他马上要开口说他两句,却没想林慕晴倒先答应下来了:“好的,既然**同志这么说了,那就安排一个套间吧。”

    周铭准备说话的嘴巴张在那里愣愣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惊讶的看着俏脸微微有些泛红的林慕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两个男的住在一起肯定有很多不习惯的;这样安排更合理,或者是有什么需要照顾的,你们男人做不好,需要有人帮忙……”

    林慕晴这么一句一句的解释,说到最后她自己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周铭不明白,事实上林慕晴自己也不明白,只是在刚才,当她听到**那么说以后,她下意识的就接了这么一句话,很鬼使神差,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而在另一边,阿敏已经不会思考了,她就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思维范畴。

    就在周铭的惊讶,林慕晴的越说越乱,**的不明所以和阿敏的凌乱中,这辆林肯开到了维多利亚酒店,林慕晴已经给周铭开好了房间,是位置最好的海景房。

    将行李搬进了房间,**主动说要在外面转转,是保镖的习惯,林慕晴的秘书阿敏听他这么说,就也跟着出去了。

    看着**和阿敏跑出去的背影,周铭和林慕晴都无奈的摇摇头。

    虽然在车上因为林慕晴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搞的气氛很尴尬,但他们两个毕竟都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周铭是重生的自不用说,林慕晴也经历了很多事情,成熟很多了,自然不会因为这么暧昧的一句话就不知所措,现在到了这里,他们也早就已经看开了。

    周铭看了一眼窗外,问林慕晴:“这是我们以前在港城住过的房间?”

    林慕晴点头说:“你的房间我一直留在这里。”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林慕晴蕴藏在话语背后的情意和思念都表露无遗,周铭伸出双手把林慕晴抱在怀里,柔声说:“慕晴姐对不起,我这么久都没有来。”

    林慕晴轻轻的摇头说:“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在内地那边很苦,比港城这边还要苦,我只是怕你来了这边没地方住。”

    这句话听起来是很幼稚的,但此刻在周铭听来,却是很暖心的。

    时间到了晚上六点,林慕晴帮周铭整理衣服,周铭看着林慕晴蹲下来帮自己整理裤腿的样子,突然感慨道:“慕晴姐,好像过去你也这么帮我整过裤腿。”

    林慕晴闻言抬起头来嫣然一笑:“我记得,那是你第一次去基金公司的时候,你不仅不听话,还总给我捣乱。”

    “可是那的确不舒服嘛!”周铭委屈说。

    林慕晴对周铭的委屈充耳不闻,她接着说:“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周铭你都是受到国家最高领导人重视的大人物了。”

    “那又怎么样?不还是只有慕晴姐你最知道怎么帮我整裤腿。”周铭说。

    林慕晴没好气的白了周铭一眼,周铭又说:“慕晴姐,别说我的着装了,那你呢?你这个美女董事长也要参加宴会吧?”

    “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这身晚礼服就是为了这个宴会穿的,车上还有一个披肩,我把披肩加上就可以了。”林慕晴说。

    听到林慕晴的这个答案周铭才明白她是早有预谋的,就是为了和自己多待片刻,哪怕只是换衣服的这个时间都不愿浪费。

    周铭这么想着,很真诚的对林慕晴说了一声谢谢。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