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郑建成的心机
    (鞠躬感谢“硕宝l”妹子的捧场和月票支持!话说这么好的一个妹子在群里,咋就没人加群呢?)

    “那边有些人你也认识?还找老朋友叙叙旧?你确定你不是在给我讲故事吗?”

    郑建成很惊讶的问,周铭则很认真的点头,郑建成呵呵笑了起来:“对不起我没有任何嘲笑你的意思,不过我现在实在忍不住了,我真的不想说你这个人有多天真。”

    面对郑建成这样的讥讽,林慕晴很厌恶的皱起了秀眉,不过她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相信周铭肯定有应对的能力,所以她决定完全把主动权交给周铭。

    周铭很无辜的对郑建成耸了耸肩说:“我真不明白郑先生你为什么要笑我,还有说我天真是什么意思,虽然我来港城的时间并不多,但好歹也是能认识几个熟人的,至少现在那边我肯定能有熟人。”

    郑建成怜悯的看着周铭,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在吃这个内地佬的醋简直是没有天理。

    尽管郑建成能看的出来,林慕晴是对那个内地佬有好感的,但也仅仅是有好感罢了,那不过就是因为他们认识在先罢了,而且林慕晴又是那种很重感情的女人,才让这个内地佬讨了好。但这并不重要,现在到了港城,这内地佬显然还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还以为他在内地呢?还强撑着那张脸皮,想在林慕晴面前表现一下。

    其实对于内地佬的这个表现,郑建成是很能理解的,毕竟他才从内地那种穷山村里走出来,到了港城这种花花世界里,看到林慕晴在港城这边发展的这么好,又看到了在林慕晴身边有自己这么优秀的男人,他不想这么轻易认输,放弃林慕晴这么优秀的女人,肯定想维持住自己男人的尊严,这是人之常情。

    至于周铭在内地是什么身份,那不重要,反正整个内地不都是穷山村吗?

    想到这里,郑建成露出了骄傲的微笑:但是很可惜,你这男人的尊严根本不堪一击。

    “那好吧,我就带林董和你一起过去,看在林董的面子上。”

    郑建成故意加了后面这句,为了就是提醒周铭你是靠女人的,然后才接着说:“不过有句话我可说在前面,万一那边的人要是不认识你,或者你的出现让那边很反感了,为了林董和我们联合投资公司的大局,我一定会喊酒店的保安把你请出去的。”

    周铭点头说:“好的,不过我觉得郑先生你应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知道为什么,郑建成听着周铭这句话就感到一阵火大,这个内地佬,真不明白他哪里来的勇气这么淡定,难道他真以为这也能蒙混过关吗?既然你要出丑,那我要不给你这机会还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在这个想法下,郑建成带着周铭和林慕晴朝楼上走去,郑建成故意带着他们穿过宴会大厅。

    站在宴会厅的一侧,郑建成指着整个大厅给周铭介绍说:“这里就是待会我们的宴会大厅,或许这里的布置和你们内地不一样,我们这里是一种自助餐模式,所有吃食和酒水都放在一起,到时候想吃什么都可以自己去拿,当然你不要拿多了,虽然这里的东西都是顶级厨师做的,非常好吃,也是内地都吃不到的,但拿多了吃不完的话,是很不礼貌的,这点你需要注意一下。”

    郑建成想了想补充一句说:“当然,如果你真的很想吃这里的东西,我可以和酒店方面联系一下,让你打包带回去一些。”

    “对了有个事情还得提醒你一下,在这里的服务员按照惯例是需要给小费的,当然并不是强制性的非给不可,不过我建议你如果不愿意给这个小费,还是不要叫服务的好。”郑建成说到这里还故意问了周铭一句,“内地那边我没去过,不过你既然能来港城,那也应该知道小费是什么吧?”

    “还有,”郑建成接着说,“这里名义上是宴会,但实际上也是一个交际的舞台,因为大家都会在那里拿吃的,那么彼此之间的交谈就是再正常不过了,到时候我和林董可能也要为了公司做一些交际,还望你能理解和支持。”

    听着郑建成这一句接一句的话,林慕晴终于忍不住了:“郑建成,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林董你这么说就很让我不明白了,因为我可真没什么意思,”郑建成做出一脸很无辜的样子说,“我只是怕你朋友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给他讲解一下这里的规矩而已,万一出了丑,那不光是林董你没面子,我们联合投资公司也很没面子的。”

    “我谢谢你,不用!”林慕晴很生硬的说。

    周铭用力握了一下林慕晴的手,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然后才对郑建成说:“那我就多谢郑先生费心了,不过我想我还不至于出这个洋相。”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都会陪着你们,这点你们倒不用担心。”郑建成微笑说。

    郑建成这番话让周铭高看了他一眼,这富家子弟的泡妞天赋果然就是比普通人要高很多,他的心理素质什么的不用说,就单说他今天在自己面前玩的这一手,就基本可以当成是富二代横刀夺爱的教科书了。

    像电视和言情小说里面那样,富家子弟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逼迫男女分手,或者一个劲的拿钱砸,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有效,有多下作没品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这样的做法就算拆散了对方,也会让女人非常恨他,这样得来的女人勉强在一起也没意思,拿钱砸的就更不用说了,还不如包养个情人。

    对于像郑建成这种世界富豪级别的少公子而言,他们要征服一个女人,那就一定会是全身心的征服,对于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让他自己滚蛋。

    郑建成就是这么做的,他先是故意叫林慕晴叫的那么亲热,还摆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架势,这是为了让自己知道他在发出挑战。然后在带自己和林慕晴上楼的时候故意走的宴会大厅,为的就是给自己展示港城上流社会的生活,这表示的并不是纸醉金迷的奢华,而是一种属于不同阶层的品位和文化。

    郑建成给自己介绍宴会那些规矩,还说自助餐形式以及叮嘱周铭不要多拿多吃这些,无非就是要借机羞辱一下自己,不过更重要的,他是要通过这些话这些规矩展现他的实力,让自己感觉到一种无法与之抗衡的压力,他要让这些话变成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一刀一刀的割破自己的防线,让自己知难而退。

    不能不说郑建成这一手玩的的确是漂亮,在他这样的压力打击下,一般男人就算再坚强也难以保证心态的平和,不管是绝望还是有别的什么心思,只要心态不对,那就输了,更别说他还准备了最后一击,就是去那边见他父亲那位世界船王,还有其他港城富豪政要了,绝对是要一败涂地的。

    但他很可惜的是碰到了自己,这些心机他就要白费了。

    此刻周铭的脑子正在飞快的转着,虽然从刚才郑建成那一席介绍当中,周铭知道那边自己确实是有熟人的,别的不论,至少那位颇受船王看重的李成就是一位,以他经营人情的本事,不可能会让自己难堪的。

    可周铭要的却不是这个,周铭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上的打算,因此这位船王之子造的这个局自己必须亲手破掉。

    因此周铭不断回想着关于船王的一切,他在今年将会有一项重大的决策,但由于这个决策上的重大失误,才导致寰宇船业公司的巨大亏损,以至于这位叱咤全球的船王郁郁而终,将华人首富的位置拱手让给了李成,或许这个事情可以拿来做一下文章。

    在这么个想法中,周铭和林慕晴已经被郑建成带到了宴会厅旁边的休息室,郑建成并不急着推开大门,而是站在门口饶有意味的问周铭:“怎么样?确定真的要进去吗?”

    周铭点头说:“那当然,还请郑先生帮我开门吧,不好意思了,你们港城的门我不太知道怎么开。”

    林慕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因为周铭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坏了,虽然表面上听着没有任何问题,但要细细品来,这不就是在拿郑建成当服务员来帮他开门的意思吗?

    郑建成也是一脸恼火,但却偏偏没法发作出来,只能暗暗的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周铭:该死的内地佬,你也只能逞逞嘴上功夫了,待会进了休息室看你还怎么狂。

    周铭哪里会不明白郑建成在想什么,只不过要让这些船王之子失望了,他的目标只怕很难达成了。

    在周铭和郑建成各自不同的想法中,郑建成伸手为周铭打开了房门,里面果然有十来个老人在房间里,这些人或坐或站着,有人在看报纸,还有人端着茶水在喝茶聊天,都在这里等着宴会的开始。

    看到这些人周铭第一时间愣住了,不是因为他看到了李成和那位世界船王郑浩龙,而是他看到了另一个更重量级的人物。

    这让周铭不由感觉到这个世界真是太小太巧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