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关司长
    (鞠躬感谢“治文习武”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周铭你太厉害了,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在港城居然认识这么多人呀?还有那位诺德里曼先生,如果不是周铭你告诉我你们只见过一面,我真会以为你们曾经在一个研究所共事过,或者你们曾经是相互敬仰的知名人士呢!”

    在周铭身边,林慕晴非常高兴的说,不过相比苏涵或者唐然,作为成熟女人的林慕晴表现并不会像那些小女孩一样激动,她就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不过那双丹凤眼中情绪满满的全是为周铭的骄傲和自豪。

    此时此刻,他们刚参加完船王郑浩龙举办的宴会,从半岛酒店出来,由于他们在宴会结束后被诺德里曼和郑浩龙李成留下来谈了一会话,因此他们并不是跟着宴会大部队一起离场,而是最后离开的,现在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整个宴会就只是普通的富豪交流宴会,和周铭前世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形式差不多,周铭凭着自己进过几次中南海被强行提高的逼格,再加上林慕晴一直在这里提醒自己,不说自己能游刃有余,但至少没有出任何岔子。

    这点是让郑建成很失望的,当然前提是这位船王之子还有脸皮一直跟着周铭缠着林慕晴的话。

    之前郑建成不断的在周铭面前炫耀示威,想让周铭知难而退,可结果到了郑浩龙和诺德里曼面前,剧情就完全转了一个弯,尽管在开始的时候还是郑浩龙他们先和郑建成打的招呼,但那更多的只是给老船王面子罢了,但到了后来随着诺德里曼出来,重心就转移到了周铭那边。

    这些人都和周铭攀谈,把郑建成丢在了一边,这样的丢人打击,怎么还能让他有勇气继续纠缠下去呢?别说周铭没出岔子,就算是出了岔子他都未必敢来。毕竟现实不是韩剧,男人真正痴情会为了心爱女人坚持付出一切的就没几个,更别说是郑建成这种有自己强烈尊严的贵公子了。

    不过虽然林慕晴并不会表现的多激动,但那种被一位成熟高雅女人崇拜的感觉要比好几个小女孩崇拜都要好。

    只是周铭可不是郑建成,不需要在林慕晴面前做那么些无用的炫耀,他不好意思的说:“慕晴姐,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因为其实我真的只在南江的时候和诺德里曼见过一面。”

    “这才说明周铭你是真有本事嘛!”林慕晴说,“周铭忘了刚才诺德里曼先生的话了吗?他之所以去年能拿到那枚总统自由勋章,很大程度上都是受到了周铭你的启发。”

    “那照慕晴姐你的说法,他的这枚自由勋章有他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咯?”周铭笑道。

    “那当然,周铭你是最厉害的,我在港城这两年见到很多人,他们都没你厉害,之前是因为你在内地,现在你出国了,肯定比谁都优秀!”林慕晴说。

    面对林慕晴那认真的表情,周铭突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他之前的话是有点半开玩笑的,却没想林慕晴就真的这么说了,他只好说:“慕晴姐,我相信你的判断。”

    林慕晴微笑着点头,然后又问周铭:“那对于周末的那个会议,周铭你有什么想法?”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这个现在说不好,因为今天来参加宴会的只是港城的一部分人,或许他们在港城有不少的影响力,但却远不能代表整个港城,恐怕到了会议开始的时候还有头痛的。”

    说到这里,周铭摆了摆手说:“好了慕晴姐先不说这个了,反正这个会议我只是来参与,中央还会派官员过来的,这个问题就让他们去头疼好了。”

    “内地那些官员?”林慕晴轻叹一口气说,“只怕是一帮胆小怕事又没什么主见的懦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周铭撇撇嘴,周铭心里其实也很同意林慕晴的话,从自己两辈子的接触来看,在机关内并不是没有有识之士,但在一年年的宦海生涯中,再高的雄心壮志也都会被磨平了棱角,成为一怂到底的官僚,才会在面对国外一切不平事件的时候只懂得忍气吞声。

    其实这些官员并不是不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只是他们为了自己屁股底下的位置,害怕擅自做决定以后受到上级责怪,才不敢去说去做罢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中央派过来的官员后天就到了。”

    周铭这句话结束了这一次的对话,然后和林慕晴一起上车回去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林慕晴非常珍惜和周铭在一起的时间,特意放下一天的工作陪了周铭一整天,这一天林慕晴的秘书阿敏没有跟着,**也是很识趣的,他有任务要保护周铭,但也不会破坏这个气氛,就只是一路上给周铭当司机,保持一定距离跟着就好。

    第二天,周铭和林慕晴驱车来到了南湖口岸,在他们后面还有另一辆车跟着,因为今天有一位中央派过来的官员,他们是过来迎接的。

    周铭和林慕晴在口岸门口等了一会就看到一位约摸三十多岁的官员,带着他拎着大包小包的秘书走出了边境站。周铭是不记得那官员是啥模样了,不过一直跟着他的兵王**可是有过目不忘本事的,他看过官员的照片,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官员。

    周铭朝他招手,那官员走过来先是问了周铭的身份,在得到答案以后才说:“周铭同志你好,我是国务院外贸部的关生,是来参加港城会议的。”

    周铭看了他两眼,不能不在心里感慨这些官员就是会说话,别的不说,就刚才这句话,周铭知道他明明就只是个司长,在报身份的时候却偏偏报了国务院和外贸部出来,这样听在别人耳朵里,无形中就能将自己的身份拔高,还不是吹嘘,不能不说是这些当官的说话小细节。

    周铭可没兴趣和这些当官的绕这些没任何实际意义的弯弯,直接说:“关司长你好,非常欢迎你来港城参加这次的会议,请问你定好酒店了吗?”

    “咦?不应该是你这边负责一切接待安排工作吗?”关生反问。

    林慕晴疑惑道:“关司长,可是我们这边并没有收到通知。”

    “是吗?那这就是你们工作上的疏忽了,怎么连这么重要的通知都没收到呢?这也太不应该了。”关生批评着说,同时一双眼睛不断在林慕晴穿着紧身职业套装的窈窕身子上来回扫视着,直让林慕晴感到恶心。

    林慕晴想说什么,这时周铭先说道:“好吧,既然关司长这边没安排,就我们来安排吧,关司长这边请。”

    说着周铭就请关生上了车,周铭和林慕晴也回到了车上,林慕晴对周铭表示疑惑,周铭的解释是不想和这些官员啰嗦这些,没必要。

    一路向南,周铭和林慕晴带着关生俩人来到了维多利亚酒店,关生下车以后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然后问周铭:“这里就是你们为我准备下榻的酒店?看上去还不错,不过就是不知道里面的设施如何。”

    “这间维多利亚酒店是港城的五星级酒店,不论设施还是服务都是港城一流的,这点请关司长放心。”林慕晴给他解释说。

    关生哦了一声,随后又问:“可是我好像听说港城这里还有一家半岛酒店,好像也挺好的,不知道是不是?”

    周铭和林慕晴并不是体制内的官员,但关生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们哪里还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显然这位关司长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半岛酒店,觉得那才是港城最好的酒店,他要住那里才符合身份。或者还可以更恶意的揣测,他之前之所以不订酒店,就是不想自己掏这笔钱,要知道,半岛酒店作为港城历史最悠久也是最知名的酒店,在价格方面肯定要比其他酒店高出不少。

    林慕晴当时就不高兴了,周铭则对他说:“关司长,半岛酒店的确是港城这里最好的酒店,不过酒店的位置是在尖沙咀那边,这次的会议召开会是在中环这边,中环是港城的政治和商业中心,港城的富豪政要都在这边活动,不管是到时候去参加会议还是有其他的活动,住在这边都是要比那边方便的。”

    “你们不是有车吗?我看港城这边的交通都挺方便的,我想周铭同志在临阳那边搞的乡镇工业园,也是受到了港城这边的启发吧?”

    关生对周铭说,在提到乡镇工业园的时候特意加了重音,林慕晴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她拧起秀眉问:“关司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正巧想起来了。”关生不慌不忙的微笑说。

    “好吧,如果关司长你执意要住半岛酒店我可以帮你安排。”周铭说,他当然也明白关生故意提到乡镇工业园的威胁意味,周铭倒是不认为他一个破司长能真正威胁到什么,但有些事情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要不然他咬不死人没事恶心你一下也很烦人的。

    不过关生那边听到周铭妥协了,他的尾巴就马上翘起来了:“周铭同志,不是我执意要住,而是你应该这么安排。”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